2017:欧洲经济严冬将至

发表于  2016/11/28 06:30   约8分钟

  2017年,欧洲政治经济格局将开始漫长而痛苦地重构。“区域分裂+社会割裂”的双重分化趋势将愈演愈烈,民粹主义、保守主义和孤岛主义加速崛起。欧元区市场的相对优势和吸引力将逐渐下降,欧元的贬值空间将逐步扩大。

2017年,欧洲将迎来一体化真实倒退之元年,欧洲经济凛冬将至。

2017年,欧洲将迎来一体化真实倒退之元年,欧洲经济凛冬将至。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2017年,欧洲将迎来一体化真实倒退之元年,欧洲经济凛冬将至。

  增长方面,区域一体化的倒退将严重拖累欧洲的全要素生产率和内生增长动力;风险方面,分裂主义和民粹主义将加剧政治风险,并激化经济失速风险、债务通缩风险和银行业风险,从而全面恶化欧洲经济的复苏环境。之于英国,退出欧盟将带来密集的短期阵痛;之于欧洲,一体化倒退则将造成绵延的长期困局。2017年,欧洲经济将面临严峻挑战。由于凝聚力衰退、经济基本面疲弱且地缘政治震荡,欧洲市场的吸引力将渐次下降,欧元的没落也将延续。

 

英国之痛:短期冲击扰动英国经济

 

  英国退欧,对于欧洲和英国的影响机理截然不同。就英国而言,短期内,渐次展开的退欧进程必然造成密集的经济调整和市场重估。但是长期来看,退欧对单一国家造成的连锁反应相对有限。一旦退欧程序完结,相比于欧盟,英国将更迅速地形成新的政治稳态和经济均衡。因此,在未来数年,英国将主要面对剧烈而短暂的“阵痛”,在经济增长和市场风险两端一次性地支付退欧的沉重代价。

  经济增长方面,剧烈的负面冲击将削弱英国的短期增长动能。今年10月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宣布,英国将选择极端的“硬退欧”模式,即同时退出欧盟和欧盟市场特惠准入条款。正如我们之前报告所强调的,相比于“挪威模式”和“瑞士模式”,“硬退欧”模式短期内将造成更加高昂的经济成本,动摇市场信心,抑制投资与消费,进而造成经济增长的大幅放缓。这一负面效应将在2017年充分展现。根据今年10月IMF的预测,2017年英国经济增速为1.05%,较2016年4月的预测值下降1.1个百分点,较2016年增速下降0.79个百分点,并大幅低于历史均值2.16%。从更详细的高频数据来看,英国经济的诸多先行指标也陷入阶段性低谷。2016年前9个月,英国制造业和服务业PMI月均值分别为51.5和52.6,较2015年月均值分别下滑1.1和4.1。2016年前9个月,英国消费者信心指数月均值为-2.33,大幅低于2015年月均值3.08。

  市场风险方面,频繁的市场重估将推升英国的金融市场风险。

  其一,英镑的货币风险居高不下。从英国退欧公投至今,英镑名义有效汇率累计下降17.90%,且屡创1996年以来的历史新低,英镑对美元双边市场汇率也累计下降3.92%(见图1)。随着英国“硬脱欧”的推进,英镑汇率面临着惯性下跌与踩踏性做空的双重压力,极易再度出现大幅币值波动。

1  其二,英国资本市场泡沫风险逐渐显现。据我们测算,2016年10月,英国股票市场的宏观市盈率(股市表现相对于经济增长的强弱)为0.80,远高于德国和法国的0.32和0.33。其宏观市盈率的同比增幅高达0.49。即使是今年股市一路走强的美国,其宏观市盈率同比增幅也仅为0.40。这表明,相对于疲弱的实体经济,英国资本市场已趋于过热。一旦退欧进程中出现市场情绪和资本流向的突变(图2),宏观市盈率缩水将与实体经济盈利恶化相互加强,大概率导致资产价格的骤然下落,进而引发系统性风险。

2

 

欧洲之困:长期困境重构欧洲格局

 

  英国退欧对于英国将带来短期阵痛,而对于欧洲则将造成绵延的长期困局。2017年,欧洲将真正开启一体化倒退的进程。在民粹主义、保守主义和孤岛主义的驱动下,“区域分裂+社会割裂”的双重分化趋势将愈演愈烈,并逐步颠覆和重构欧洲的政治经济格局。在漫长的重构过程中,欧洲将整体趋于没落,欧元的国际市场地位也将逐步下降。

  从区域层面看,欧洲区域分裂势力将迅速崛起,保护主义和孤岛主义日益泛滥。不同于此前的历次退欧风波,本次英国退欧不仅首次造成了欧洲一体化的真实倒退,还将通过两个渠道持续瓦解欧洲的凝聚力。

  第一,由于英国退欧的示范效应,各国积累已久的反一体化情绪集中爆发,通过公投方式退欧的呼声普遍高涨。英国退欧公投结果发布伊始,就得到了法国国民阵线、丹麦人民党、德国选择党、荷兰自由党、捷克曙光党等多国退欧派政党的热烈响应。针对陆续来临的大选,法国、德国等多国极端政党均提出了反一体化纲领,以广泛博取选民支持。2016年5月,反对欧盟的奥地利自由党仅以49.7%对50.3%的微弱劣势输掉奥地利大选,标志着欧洲各国的退欧风险已逼近临界点。

  第二,受英国退欧的冲击,欧洲经济增量收缩,欧盟内部的存量调整必将困难重重,并不断产生新的利益冲突。即使各国暂不退欧,欧洲的区域合作、政策协同和利益协调也将逐步衰弱。例如,2016年前8个月,对于以区域内部贸易为主的欧元区,其商品贸易进出口总额月均同比增速降至-1.71%,较2015年下降5.71个百分点,为2000年以来历史第二低位(图3)。而2016年意大利银行业危机中,意大利与欧盟就是否进行政府救助争论不休,凸显了区域金融监管与各国自身利益的内生矛盾。

3  从国家层面看,各国社会割裂将持续加剧,民粹主义力量逐渐占据主流地位。2016年,“经济降速-民粹崛起”的弱势循环机制已经在欧元区形成,将在未来持续割裂各国的社会体系。第一步,全球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以来,欧洲各国经济增长乏力,高福利体系难以维系,失业率尤其是青年失业率高企(图4)。这激化了社会矛盾,为民粹力量提供了滋生土壤。第二步,民粹政党崛起,并推动反一体化、反移民的政策落地。这将加速市场活力的丧失和劳动力结构的老化,降低全要素生产率,进而加剧欧洲长期内生增长动力的疲弱。第三,长期内生增长动力的疲弱,则将持续催生经济问题和社会矛盾,继而进一步刺激民粹力量的扩张。更为重要的是,当前欧元区缺少阻断这一弱势循环的有效措施,难以摆脱民粹主义的泥淖。例如,欧央行虽然可以加码货币宽松,以刺激短期经济增长,但是泛滥的流动性将推高资本利得,使其进一步高于劳动回报,社会收入分配更加失衡,最终依然会提振民粹主义情绪。

4

 

2017:欧洲经济凛冬将至

 

  2017年,欧洲将真正开启一体化倒退的进程。基于我们对经济基本面和地缘政治的长期研究,结合高频数据和IMF等权威机构的预测,我们判断,2017年欧洲经济增长将进入减速通道,复苏势头继续放缓,经济增长率预估值为1.4%,债务通缩改善有限,通胀率预计在0.9%左右。

  在英国退欧的影响下,2017年欧洲政治风险高企,并可能加剧经济失速风险、债务通缩风险和银行业风险等多重风险。因此,欧洲央行的货币宽松将进一步延续,存款便利利率将大概率进一步下调。对于英国而言,退欧的负面冲击将在2017年集中显现,英格兰银行的货币政策也将更趋宽松。

  2017年,欧洲政治经济格局将开始漫长而痛苦的重构。“区域分裂+社会割裂”的双重分化趋势将愈演愈烈,民粹主义、保守主义和孤岛主义加速崛起。欧元区的凝聚力将持续衰退,经济基本面也将趋于恶化,地缘政治的动荡成为常态。因此,我们认为,欧元区市场的相对优势和吸引力将逐渐下降,欧元的贬值空间将逐步扩大。

不代表新华网立场

32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11485 次阅读    0 次回应

专家

程实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研究部主管 /  75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国际

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在这里任您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思客

2017:欧洲经济严冬将至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2017:欧洲经济严冬将至

2017年,欧洲政治经济格局将开始漫长而痛苦地重构。“区域分裂+社会割裂”的双重分化趋势将愈演愈烈,民粹主义、保守主义和孤岛主义加速崛起。欧洲经济严冬将至。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10002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