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刘胜军:解决融资问题更多要靠市场力量

发表于  2016/11/09 06:30   约10分钟

上海数字化与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胜军接受专访。祝立铭 摄

上海数字化与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胜军接受专访。祝立铭 摄

  11月4日~6日,2016第二届中国(杭州)互联网金融博览会暨供给侧改革下的互联网金融发展高峰论坛在杭州举行。论坛期间,上海数字化与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胜军接受新华网思客专访,畅谈金融创新与监管、互联网金融等议题。

效率是金融创新待解决的问题

 

  思客:业界对于金融创新和金融监管的讨论很多,您怎么看两者之间的关系?

  刘胜军:金融的创新和监管,实际上是一对矛盾的博弈双方,不光中国是这样,美国也这样。2008年金融危机,我们可以总结出很多教训。其中一个教训就是金融衍生产品走得太远了,金融监管缺位了,就出现了巨大的黑洞。

  所以,对金融监管和创新的关系,一定要有辩证的思考。一方面,从大的方面来讲,中国的金融创新远远不够。这么多年,金融市场在规模上已经有了很大的成长,但金融产品的丰富程度,我们金融创新的能力和伦敦、纽约、香港等金融中心之间还有非常大的差距。所以,金融创新还是中国需要去补的一个课。

  为什么需要金融创新?金融创新解决的是一个效率的问题。金融本质上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的。金融实际上是一个中介,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过程中,能否提供更好的产品、更好的服务,或者说用更好的方法来提供产品和服务,实际上是金融创新应有的含义。为什么现在我们出现很多互联网金融,就是因为原来很多传统金融无法满足企业的需求,实际上是市场倒逼的结果,才有了金融创新。金融创新的本质是不断创新来提高效率的过程。

  金融又有特殊性,金融行业和其他行业不一样,金融有显著的外部性,特别是涉众性。金融有两种,一种是PE,有很高的准入门槛,监管意义不大,因为这些人有很高的资本实力和金融知识,不需要太多金融监管介入。涉众的金融,比如P2P就不一样了,很多涉及的投资人,资金实力比较弱,专业知识比较差,这时候如果没有有效监管,可能会演变为社会事件,很多人养老钱、生活钱都可能输光了,就会成为社会问题。

  在金融创新的过程中,监管不能一直在缺位,监管一定要保持一个动态的更新。你不能把很多创新全部都扼杀掉,但是对创新风险的评估一定是动态的、事实的,并且能及时跟进。但是中国目前的金融监管体制、框架,有很多局限性。所以目前还不能做到这一点。

 

评估企业风险对中国至关重要

 

  思客:现在互联网金融企业的金融创新,更多服务的是消费者、理财者,在服务小微企业方面,做得还没那么多,您怎么看?

  刘胜军:互联网金融发展对缓解融资难已经起到了比较大的作用。现在无论是BAT还是P2P,他们的客户,很多都是银行不愿意做的。他们和银行体系有很大的互补性,但是互联网金融到目前为止没有解决一个问题,就是融资贵的问题。很多企业虽然可以从P2P借到钱,但借款利率太高,很多要20%的利率,目前的经济形势下很少有行业有这么高的回报率。借了钱,可能没有钱去还。这是金融创新当前要解决的重点。

  中国经济在经历特别大的转变,原来中国是靠投资驱动的经济,在这种经济中,最活跃的是我们的大型企业、国有企业,比如钢铁造船等。这类企业,银行发放贷款,相对是比较容易的。第一企业规模大,第二是有抵押和担保。但是中国经济的现状是,推动经济增长主要依靠两股力量,一股是消费,一股是创新企业。特别是创新企业,没有什么资产,也没有土地,可能就是办公室,这里边没有按传统的办法来做信用评估,那么银行就不敢去发放贷款。银行的传统风险评估体系,就是建立在这种模式之上的。对创新企业,有没有一种方法来评估其风险,对中国经济能否顺利转型是非常关键的。

  从美国经验来看,对这类企业,首先,可能要更多地采用风险投资。很多企业的风险确实比较大,再融资可能是不太现实的。第二要创新风险评估的方法,比如你看到很多企业,其实他有很清晰的商业模式,也有很多的客户群,因为是互联网企业,没有资产,传统的方法没法评估他的资产,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有一套新的基于创新的或者基于互联网的风险评估体系,不光对企业,其实对很多个人也是这样。

  比如说,我作为个人,没有太多资产,但是我可能有很好的微信微博的社交影响力,这本身也是一种无形资产,我们要用创新的方法来解决所谓的融资难,融资贵,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这种现象就会得到缓解。

  当然,融资难、融资贵,也是因为有的企业融资太便宜、融资太多,它们一点都不贵,一点都不难。比如中国的国有企业,创造了25%的GDP,借的债务占55%。很显然,国有企业借得太多了,民营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就借不到钱了,钱都被国有企业借走了,这是体制性问题。解决这个问题,更多地要靠市场的力量,比如我们要发展更多的民营银行,我们已经在做,但速度还不够快。

  同时,利率市场化必须打破刚性兑付。如果说很多国有企业借了很多债,负债率90%,还一样不破产,那利率市场化就无法运转下去,今天面临的难题就是这样,社会上存在很多僵尸企业,就像黑洞一样,不断吞噬我们的金融资源,没有钱就活不下去,但政府和银行又要去养着它们。如果我们不去打破这种体制性的束缚,融资难、融资贵很难从根本上打破。

 

未来互联网金融和银行会融为一体

 

  思客:目前是很多互联网企业在做金融创新的事情,不少传统金融创新上却是不足的,如果一直是互联网企业占据主导做金融创新,长此以往,是否会积聚风险?

  刘胜军:对于这个问题,我觉得一方面,监管要介入,特别是对P2P,中央已经出台了规则,对互联网金融企业的风险,会有明显的改善。另一方面对于银行的创新,不是说呼吁和口号就能喊出来的,更多的还是要有压力。比如说,这些年,我们的银行已经有进步,比如说网上银行的服务。为什么有进步?并不是说银行愿意去做,而是因为不做,它们的客户都流失到余额宝去了。市场竞争的压力,迫使银行进步。所以技术的创新、产品的创新,甚至商业模式的创新,都是表面的,最深层的实际上是竞争是否充分的问题。如果我们有了充分的竞争,比如我们现在有了5家民营银行,如果能增加到50家,500家,工农中建的压力跟现在又不一样,创新的深度又不一样。实际上,这还是个竞争的问题。

  因为互联网本身独特的优势,特别是智能终端的发展,未来的银行网点可能会大量消亡。所以未来互联网金融和银行之间其实会融为一体。我们今天说互联网金融首先想到的还是BAT 、P2P,未来也许不是这样。未来也许不会单独存在互联网金融的概念,未来银行也许也会高度互联网化,BAT也会银行化。阿里现在实际上已经有银行牌照了,未来可能还会有保险牌照、证券牌照,也会走向正规化。这也是双向融合的过程。这个过程一定会发生,一方面是技术驱动,另一方面是金融混业趋势已经开始。这种金融混业趋势,包括接下来的金融体制改革,都会推动这样一个过程。所以我想,银行的变革,也是迟早的,一定会到来的。

  思客:浙江的互联网金融发展走在全国前列,体制也相对灵活,您认为浙江在发展互联网金融方面有什么优势?浙江政府如何促进互联网金融更好地发展?

  刘胜军:浙江的互联网能不能更好地发展,需要市场去解决。就像十年前没有人会预料到阿里今天的样子。浙江确实有比较好的基础。

  第一个基础,阿里事实上已成为电商核心,而且电商在整个互联网金融里是基础性的东西。大家为什么用支付宝,因为要买东西,如果没有买东西这样一个原生的需求,支付宝可能就发展不起来。所以杭州乃至整个浙江在电商方面,不只在中国,可能在整个世界已经占据了一个非常中心的舞台。这是一个非常独到的优势。

  第二个基础,浙江有大量的民营企业。刚才讲到所有制歧视,浙江的国有经济的比重是比较低的。很显然,浙江的金融怎么来满足民营企业创新企业的金融服务的需求,这本身就是巨大的市场。如果你能把服务需求满足了,你的金融业就能得到很好的发展。这是自然而然的道理。

  至于政府要做什么,首先金融是全国性的。中央有统一的规则,而不是每个省去制定一个规则。对地方来讲,更重要的是要把握几点:

  一是政府对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更多地还是要采取比较宽容的态度,我们当然也要有底线,所谓的红线、底线我们一定要有,但是我们更多地还是要从改革和开放的大局、从长远的角度去看这个问题。就像我刚才讲的,我们面临的不仅仅是技术问题,更多的是金融改革等宏观层面的问题。所以要站在大局来看问题。

  二是对于怎样形成一个很好的生态圈,政府可以做一些基础性的工作,比如我们现在看到支付宝在做的芝麻信用。但是我们都知道,阿里要把芝麻信用做好,肯定是离不开政府支持的,为什么?因为中国最多的数据掌握在政府手里,如果政府的数据不开放,对芝麻信用来讲就会打很大折扣,可能意味着利用片面数据做信用报告,而不是完全的信息。

  对政府来说,不是要去建一个征信数据库,而是要把数据对公众开放。21世纪是大数据时代,首先政府要开放数据,要解决安全问题、隐私问题,可以要求互联网企业在保护用户隐私的情况下来获取数据,这完全是可能的。如果没有诚意,就拿来做挡箭牌,对不起,担心安全。这是心态的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作者观点不代表新华网立场

2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刘胜军

上海数字化与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  1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财经

更加轻松、好看、有用、时尚的财经资讯及全球金融市场行情。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思客

专访刘胜军:解决融资问题更多要靠市场力量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专访刘胜军:解决融资问题更多要靠市场力量

2016第二届中国(杭州)互联网金融博览会暨供给侧改革下的互联网金融发展高峰论坛在杭州举行。上海数字化与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胜军接受新华网思客专访。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09121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