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客讲堂|刘尚希:社会因素对经济实现稳增长的影响越来越大

发表于  2016/10/27 17:42   约7分钟

1027日,以“宏观经济形势与金融改革创新”为主题的新华网思客讲堂在上海举行。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做客思客讲堂,并发表了题为“社会化改革与稳增长”的演讲,观点独到,解读深入。以下根据演讲实录整理:

图为刘尚希正在发表演讲 董博越摄02

刘尚希所长在思客讲堂发表主旨演讲 董博越/摄

  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来参加思客讲堂,我今天演讲的主题是“社会化改革与稳增长”。

  今天思客讲堂的主题是“宏观经济形势与金融改革创新”。宏观经济形势最重要的就是增长问题,增长问题最关注的是稳增长。那怎么才能实现稳增长呢?按照传统思路,就是财政货币政策。我们的财政货币政策现在也不错,是有效果的,但是现在有媒体说,货币效应正在不断递减,应该发挥财政政策更大的作用,言下之意就是积极的财政政策还要更加积极。我想如果我们稳增长仅仅是在财政政策、货币政策这两大政策之间进行选择,那么稳增长可能只是短期的效果。怎么才能长期稳增长呢?中国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要从整体上进行判断。

  整体判断,现在影响积极增长或者说稳增长的恐怕不仅仅是经济因素,而且还有社会因素,社会因素对经济增长产生的影响在我们这个阶段越来越大。大家知道,最近国务院也发了一个新的文件,就是基于重点人群,怎么调动他们的积极性,这个文件实际上是一个社会视角。重点人群是什么概念?就是一个社会学的概念。从重点人群这个角度入手,调动各个层面的积极性,这个思路跟以往相比发生了大的变化,已经跳出了稳增长要么依靠货币政策、要么依靠财政政策这个思路。其实当前影响我们增长因素的,更多的是社会层面的问题,那么是哪些问题呢?

  首先就是社会流动问题。我们社会的流动是不畅通的,劳动力作为生产要素是可以流动的,你有打工的自由,可以跨区域、跨城乡流动,但是作为社会成员,你的流动是困难的。比如说你作为社会成员,享受公共服务的权利是不能够流动的,往往这些权利你要回到你老家去找,在你打工、在你生活的地方是不能享受的,也就是说没有同城待遇。从这点来看,我们局限于某一个地方,这个问题其实就是一个社会问题。我们说的户籍制度,背后就是一种社会身份,这种社会身份带来很多排斥性的问题,比如说就业或者同工不同酬,这是社会排斥。社会排斥和社会包容是对立的,这种情况下,怎么指望我们实现包容性的增长呢?所以社会问题现在变得更加重要。

刘尚希:没有身份的社会化改革,会导致整个经济运行成本上升。 董博越/摄

刘尚希:没有身份的社会化改革,会导致整个经济运行成本上升。 董博越/摄

  我只能说社会化改革要从几个方面来推进:一是身份的社会化。我们的身份现在不是社会化的,是地域化的,是单位化的,没有变成真正的社会人。从这点来看,这项改革至关重要。没有身份的社会化改革,劳动力自由的真正流动就很难实现,而且会导致整个经济运行成本上升。大家很容易理解这一点,企业如果要不断的去招工,你看它的成本会不会上升呢?假如农民工不能在城里定居下来,处于漂泊状态,他怎么成为技术工人和熟练工人呢?从这点来看,身份的社会化改革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组织的社会化改革。过去经济组织市场化,经济组织就是企业,企业成为社会的主体,实际上它也是市场的主体。广义上讲,组织上的社会化是从企业的市场化起步的,但是我们的社会不仅仅有经济组织,还有很多公益性组织和非经济的组织,比如说现在大量的事业单位、科研院所,这些不是经济组织,但是它社会化了吗?没有,现在是行政化,它们不是一个社会的主体,而是依附于政府的各个部门。我们现在说创新驱动发展,那怎么调动这些科研人员的积极性呢?在国务院的文件里,创新的群体其实是科研人员,科研人员有相当一部分就是在科研院所、事业单位里,而事业单位就是社会组织,不是经济组织。我们的经济组织市场化了,那这些社会组织没有社会化,因为它不是真正的、独立的社会主体 ,它是依附于政府的各个部门,就像上个世纪80年代的国营企业一样,所以那个时候国营企业没有福利。现在这些大量的社会组织,尤其是官办的事业单位,我觉得要进行社会化改革,没有社会化的改革,就没有社会主体的活力,我们要实现创新驱动是非常困难的。我知道这样的改革也在推进,但是我们没有从社会化改革这个政策考虑,我们出台了各种各样的政策,但是这些政策能不能落地取决于这些社会组织、事业单位是不是真正自治的,是不是真正是独立的,如果它是偏向于政府的各个部门,就会像当年的国营企业一样,很难有活力。如果这些社会组织没有活力,经济的活力就缺少源头活水。所以社会组织一定要社会化改革,这里所讲的是社会组织,包括事业单位,我觉得这是我们当前改革的一个短板,应该加快推进。

董博越摄影-29

思客讲堂现场座无虚席 董博越/摄

  第三,管理的社会化改革。我所说的管理不是企业管理,而是整个社会的管理,比如说每个人作为社会人,要有自我管理和自我约束的能力,讲诚信,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那说明这个社会出了大问题,而这种社会自我管理的能力对我们经济运行的成本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在一个不讲诚信的社会,我们的交易成本会居高,如果大家都着眼于眼前,都是一个物质人,而不是一个社会人,那整个社会的行为就会紊乱,会使整个经济运行的环境变得很差,运行的成本变得很高。现在我们降成本都是从微观、财务会计的角度来看,我觉得更要从整体、从宏观来看,社会化改革才能真正降低我们国民经济运行的成本。成本降低了,大家创新创业的积极性上来了,经济也就有活力了,稳增长自然就能实现了。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2016-10-1163

27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23985 次阅读    5 次回应

专家

刘尚希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 /  7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思客

思客讲堂|刘尚希:社会因素对经济实现稳增长的影响越来越大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思客讲堂|刘尚希:社会因素对经济实现稳增长的影响越来越大

没有身份的社会化改革,劳动力自由的真正流动就很难实现,而且会导致整个经济运行成本上升。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08538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