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客专访厉以宁:创新金融模式,挖掘更多的民间资本

发表于  2016/10/27 11:15   约6分钟

  10月26日,2016中国企业投资协会创新发展研讨会在杭州西子宾馆举行,全国政协副主席、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在研讨会结束后接受思客专访。本文根据专访实录整理。

图为厉以宁接受思客专访

图为厉以宁接受思客专访

 

金融改革需要与金融监管并重

 

思客:

  进一步推进金融体制改革的实现路径是什么?

厉以宁:

  金融需要改革,金融改革的目的是让市场经济能够真正地在金融中起主导作用,因为根据我们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议,就应该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金融又是特殊的专业,光靠市场化不行,必须监管,而且要有很严谨的法律作为根据。我们都知道金融是不能自由化的,所谓金融自由化实际上是把政府的监管撤掉,好像看起来是更加市场化了,实际金融领域会紊乱、出问题,最大的一个教训就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在西方国家发生的三十年的大危机,后来所有的经济学家在总结这段过程的时候都认为,就是金融缺乏监管,最后演变成金融不受政府管理,利率全放开,资本市场全放开,投机者横行,结果造成了大危机。后来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东南亚金融危机,也有这个情况,再有2008年由美国开始的金融危机也是这样。

  所以我们金融要改革,要市场起主导作用,但政府的监管是不可少的。金融怎么搞呢,一靠体制,通过改革建立这种体制,二靠监管,没有监管就会乱,没有持续市场是需要所有的参与者有合理预期的,预期如果都紊乱了,人都不讲信用了,一会儿这个银行倒闭了,一会儿那个银行倒闭了,这怎么行?所以金融改革和金融监管是并重的。

 

主动的金融能够挖掘更多的民间资本

 

思客:

  浙江民营经济比较发达,小微金融也相对发达,但民间借贷、地下金融其实也是存在的,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并存的现象?

厉以宁:

  这里边提到三个层面的问题。一个是地下金融,地下金融为什么不能扶到面上,因为有顾虑,当初起家的时候,可能走过私、可能放过高利贷,可能价格上进行过操纵,因为各种原因,做地下金融业务的人怕过去的有些尾巴被抓出来,他宁肯在地下放钱,照样有收入。

  第二个是没有专门给小微企业贷款的机构,全世界都一样,大银行对大企业,中等银行对中等企业,小银行对小企业。小微企业找不到人,它连正式的小企业还够不上,是从个体户转过来的,所以这种情况下,还需要做一些健全的工作。什么是健全的工作,比如说,信用的记录要齐全,账目的记录要齐全,这样才行。

  第三,实际上金融不是被动的,是主动的,创新金融模式,金融就能够从社会民间资本挖掘更多的资金出来。能把地下金融转为阳光下的金融,那钱的问题就解决很多。

  浙江人一般都是这样,他讲信用,做生意知道没有信用活不下去,没有信用义乌小商品市场能发展这么好吗?所以说他懂这个道理,所以民间借贷和地下金融才在这里有发展空间。如果小额贷款公司、更小的银行,能够建立起来,能进一步推动浙江经济的发展。

 

货币流通量也需考虑经济活力的兑现

 

思客:

  经济调控目标增加了经济结构调整、经济活力动力,为什么增加这两个目标后,货币流通量要增加?

厉以宁:

  货币流通量如果偏少,对经济一样有害,甚至有时候比稍微多一点的害处还大一些,因为经济是需要运转的如果是一种过分紧缩,偏小了以后,会带来不利影响。另外,经济中光有四个宏观的目标不够,因为这四个目标是近期的调节,就是充分就业、物价基本稳定、经济持续增长、国际收支基本平衡,这个当然是需要的,但还不够。第五个目标提出,叫中期调整目标,就是结构调整。结构调整需要一段时间,包括去产能、补短板,都不是很快能完成的工作,需要金融的支持。所以金融应该把帮助结构调整放在重要位置,这对经济有好处。

  还有,货币流通量之所以需要有一定多余,因为它能够有利于把人们的积极性、活力调动起来,形成新的动力。如果是没有钱,你什么都干不成,有钱就能够干,它能够把经济搞活,而这个是长期目标,这跟人的生活质量有关,跟收入差别缩小有关,这才能调动人的积极性。所以货币量的多少不能仅仅看经济增量多少,也不能仅仅看物价稳定到什么程度,而应该除了四个宏观的近期目标以外,加上结构调整,再加上经济活力、动力的兑现。

  中国目前的货币流通量多了点,因为信贷过猛、过大,但是不要紧,因为我们的经济只要保持在6%-7%之间,还是中高速增长,没有大问题。

1027厉以宁接受思客专访_副本

厉以宁在专访中提到,货币流通量如果偏少,对经济一样有害。

思客:

  金融领域出现了一些新概念和技术,如新金融、科技金融、区块链、神经网络,他们的出现将对金融格局产生什么影响?

厉以宁:

  第一,他们跟网络都有关系,网络带来了经济运转速度的加快,经济运转速度加快对每个人都有影响,现在的经济变化之大、变化之快,也是前几年都想象不到的。第二,会制造一些新的平台,新平台对促进经济的发展又是一件好事。第三,可能法律还跟不上,法律跟不上就形成法律滞后的状态,法律滞后的状态需要我们根据情况及时记录下来,法律也不是轻易能改的,它一改就有一套程序,但是法律跟不上还是可能带来一系列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2016-10-1163

13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51981 次阅读    8 次回应

专家

厉以宁

著名经济学家 /  13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财经

更加轻松、好看、有用、时尚的财经资讯及全球金融市场行情。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或者匿名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互联网金融思客会]互联网金融的监管、规范与革新

思客 新华网传播思想力的高端智库平台 2016/08/19 19:28 发表于  热点

思客与新华网上海分公司联合举办了一场精彩的互联网金融思客会,吴晓波、萧国亮、吴弘等多位业界专家接受了思客的独家专访,从自律、监管、规则等角度深入分析互联网金融的现状与未来,并畅谈大数据、区块链等技术为互联网金融带来的革新之机与潜在风险。

稍后阅读 时长:1分钟

思客

思客专访厉以宁:创新金融模式,挖掘更多的民间资本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思客专访厉以宁:创新金融模式,挖掘更多的民间资本

我们金融要改革,要市场起主导作用,但政府的监管是不可少的。金融怎么搞呢,一靠体制,通过改革建立这种体制,二靠监管,没有监管就会乱,没有持续。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08516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