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族裔问题上,特朗普和希拉里都不占便宜

发表于  2016/10/25 06:30   约9分钟

一些分析人士敏锐地看出特朗普著名的“让美国重新伟大起来”的选战口号可能对少数族裔并无太多感召力。

一些分析人士看出,特朗普著名的“让美国重新伟大起来”的选战口号可能对少数族裔并无太多感召力。

  今年的美国大选很有可能是选民人种、族裔最多元化的一年,而六月份的一项民调曾指出,每四位少数族裔选民中,就有三人非常不喜欢特朗普。《华盛顿邮报》九月中更曾刊发评论,认为大约一半的特朗普支持者都是种族主义者。特朗普的前期选战,尤其是在正式获得共和党提名之前,风格被人称为M&M式(即标靶定格穆斯林与墨西哥),动辄拿人的肤色或族裔说事,拿特定族群当靶子,言辞夸张,攻击性强,戾气甚重,与美国社会,尤其是受过高等教育的阶层中人普遍希望的“不论肤色族裔,一视同仁”,多元共生、一同繁荣的理想取向,相差甚远。

  这种风格虽然吸引媒体和舆论眼球,却对于共和党长远前途伤害巨大,尤其是考虑到美国选民结构在中长期将日趋族裔多元化的大势。也正是这个原因,共和党建制派,尤其是建制派中的国会共和党人,一直在努力试图改变这种刻板负面形象,以期为整个党保存生存空间。

  当特朗普成功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后,他的确或多或少有所收敛,并一定程度上开始争取白人以外诸少数族裔更广泛支持。但是到目前为止,这种争取支持的工作进展及收效似乎并不非常明显。除了先前特朗普言论可能已经引起少数族裔反感之外,一些分析人士也敏锐地看出特朗普那著名的“让美国重新伟大起来”的选战口号可能对少数族裔并无太多感召力。因为在美国曾经的历史上,少数族裔往往有着被排斥与被边缘化的不愉快经历。有些论者更分析认为特朗普所谓的向争取少数族裔支持方向转变,实质可能是为了争取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选民的支持。

  这个人群自1992年以来每一次大选都倾向支持共和党候选人,但是今年却很可能是例外,因为最近一则NBC与华尔街日报联合民调显示在该人群中支持希拉里的比支持特朗普的大约要多出6个百分点。特朗普的主要优势还是凸显在无大学毕业文凭的白人(尤其是男性)选民中,ABC NEWS的一则最近民调显示,在可能会投票的无大学毕业文凭男性白人选民中,希拉里支持率只有17%,而特朗普竟然高达76%。

  特朗普最近曾试图翻出希拉里的旧账,因为希拉里曾经说过黑人是“超级捕食者”,但是这种攻击效果并不明显。当年希拉里使用这个词的时候,明确指的是违法乱纪的黑人帮会组织。仅从这一点而言,与特朗普呼吁“法律与秩序”并没有什么太大区别。 美国一些媒体注意到,由于特朗普竞选团队之前尝试向黑人与拉丁裔选民寻求支持都不是非常成功,特朗普现在正在努力向亚裔美国人寻求支持。

  当然,希拉里也有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喜欢污名化对手的支持者,不仅曾称特朗普的支持者中有一半的人都是可悲的,并曾称桑德斯的支持者多属于经济大萧条下成长的一代,惯于“住在他们父母家的地下室里”。这些话当然在策略上也是相当不高明的,因为民主社会的成功领袖势必要争取更多支持,而非制造更大分裂。奥巴马总统最近倾力为希拉里站台,希望能增加希拉里在年轻黑人选民中的受欢迎度,奥巴马直说如果黑人不投希拉里,在他看来等于是对他八年执政遗产的一种“私人性质的侮辱”,而只有把票投给希拉里,才是支持进步,支持宽容,支持民主和公平正义。

  据笔者所见,已经有一些黑人选民(虽然可能是总体黑人选民中的极少数)对奥巴马这种言论表达了不满,他们的不满集中于两点:第一,投票是公民自由,不容外人干预;第二,民主党人过去八年对黑人社区的整体改进似乎做的并不够,让居住于黑人社区的他们或多或少有一种被“口惠而实不至”伤害到的感觉。

  最近,数位美国政情分析人士都对2016年美国大选中的族裔问题进行了一些分析。其中Aaron Blake 为《华盛顿邮报》撰文称:在今天的若干关键决战州分里,拉丁裔的选票仍称不上举足轻重,因此就算特朗普得罪了拉丁裔选民,也不是必然就会导致他失败,问题是这种得罪可能对共和党长远而言伤害巨大,因为随着人口结构的变迁,拉丁裔在这些关键摇摆州分里所占比重可能越来越大,失去这部分选民的代价可能是共和党难以承受的。

  但是特朗普的失分不必然意味着希拉里的得分。最近纽约时报的Nate Cohn撰文分析,在全国范围而言,希拉里可能很难复制奥巴马当年在黑人与拉丁裔选民中造成的那种投票支持率大幅攀升的牛势,甚至有可能她在这两个群体中都拿不到什么特别增加出的份额。

  就今年大选的族裔问题,笔者也请教了若干美国政治学者。宾夕法尼亚大学政治学系的Jeffrey Green教授特别注意到在共和党党内初选程序中,除了特朗普之外几乎所有的候选人都没有使用种族主义色彩的叙事方式,这样反而会让特朗普有了某种潜在的优势。因为所有那些非种族主义的候选人彼此之间会存在分票,而特朗普则能够吸引到所有对种族主义话语有所青睐的选民的支持。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系的Robert Shapiro教授则向笔者指出,自从1960年代开始族裔问题就与两党政治多有纠葛,而特朗普的行动更是无疑加剧了这一情形。在长远的人口结构变化而言,特朗普这样做确实可能伤害到共和党,但在目前而言,特朗普所做的核心一点乃是力争催出更高的白人投票率,并试图以此投票率压倒投票率可能相对较低的那些支持民主党的黑人,拉丁裔、亚裔族群与18-30岁年龄段的选民。

  休斯顿大学政治学系美国政治专家Jason Casellas教授向笔者指出:特朗普选战策略的一大核心主轴是力争白人工薪阶层的支持,特别是在俄亥俄、密歇根和宾夕法尼亚等关键州区。他反移民与反全球化的立场也是在努力争取这部分对华盛顿圈内两党常轨“精英”政治感到失望的选民的支持。但与此同时,特朗普对于移民问题的立场使得不少拉丁裔选民对他很失望,认为他是从根本上反对拉丁族裔的。这有可能会使得政治能量强大的拉丁裔选民团结起来反对他,而这样一种合力又可能恰恰抵消掉特朗普在白人工薪阶层那里获得的加持之助力。

  最后让我们稍微梳理一下最新选情动态。目前若干民调反映出特朗普在经济议题上似乎更得美国选民支持,但在经济议题以外的其他诸领域,希拉里则占据全面压倒性优势。 Quinnipiac大学最新民调计划认为希拉里民众支持率有44%,特朗普支持率有43%,前路仍难测。伊利诺伊大学选举预测计划最新显示数据是希拉里有94%可能获胜,特朗普则有6%可能,希拉里有47%的可能能够获得超过300张选举人团票,而特朗普则基本毫无可能能达到这一目标。Realclearpolitics综合民调数据给出的大选地图认为,希拉里目前已经固定了188张选举人团票,特朗普则固定了165张,还有185张选举人团票仍在激烈争夺战中,州分包括弗罗里达,俄亥俄,艾奥瓦等,更有的预测数据表示选情其实相当紧绷,有可能最后决战州分是科罗拉多州(含9张选举人团票)。

  基本上,笔者对美国现实状况的理解是,既没有希拉里说的那么一片光明,万事大好,也没有特朗普说的那么衰残破落。这两位候选人大概都算不上是本党最好的总统人选,而且同样都有重大的道德诚信风险。是以现在也流传着一些戏谑的讲法,如“如果希拉里和特朗普同时落入水中,谁会得救?”“美国”等等。笔者有时觉得可能特朗普与希拉里各自的副手彭斯与凯恩都要比特氏与希氏本人更适合当总统。当然,具体到政治经验和与华盛顿政治圈的关系上,希拉里都相对更占优势,而且目前美国总体经济指标上行,奥巴马的民意支持率也还尚好(仍在50%以上),特朗普所揭示的一些美国社会问题,虽然在现实层面的确存在,但似乎不足以扭转大势。不少美国政治学者都认为除非在接下来一个多月时间里发生重大外部事件,否则特朗普很难取胜。(李海默,美国休斯顿大学政治学博士研究生)

3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李海默

美国休斯顿大学政治学博士研究生 /  1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思客

美国大选族裔问题上,特朗普和希拉里都不占便宜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美国大选族裔问题上,特朗普和希拉里都不占便宜

《华盛顿邮报》九月中曾刊发评论,认为大约一半的特朗普支持者都是种族主义者。然而,特朗普的失分不必然意味着希拉里的得分。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08249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