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的难民困扰与政治抉择

发表于  2016/10/24 06:30   约5分钟

德国人越来越不满默克尔的难民政策。

德国人越来越不满默克尔的难民政策。

  欧洲“铁娘子”,非撒切尔夫人莫属。但以柔克刚、以邻家大妈形象示人的欧洲政治家,则属于德国总理默克尔。

  默克尔遇到了大麻烦。近期德国州议会选举,她所在的基民盟连连败北,而右翼的选择党则一路高歌,16州中取得10个州的议会席位。内中原因,在于德国人越来越不满默克尔的难民政策。

  欧盟的难民政策存在反复,最初是观望。特别是欧洲“门户”的东欧和南欧,对于蜂拥而至的难民是排斥的。去年9月份,德国的难民政策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叙利亚三岁男孩艾兰浮尸海滩的照片,激起了全球对欧洲的愤慨。当然,也激活了欧盟和欧洲各国的道德情怀。

  其时,英国首相卡梅伦认为艾兰“让他深受触动”,法国总统奥朗德则表示“我们世界对于难民应负有的责任”。默克尔则展现出她非常理性、务实和责任的德国风格,她强调德国有足够的财政和能力接受难民。可以说,在接受难民方面,默克尔成为欧盟的领袖。她所表现出来的领导力令人印象深刻,她在欧盟内部实现分配难民定额的政策。德国就接纳了110万难民。

  随着难民越来越多,而且难民中也渗透进引发恐怖袭击的不安定因素。进入德国的难民,还制造了科隆元旦夜的性暴乱,这让德国人开始怀疑默克尔的难民政策。

  默克尔的道德主义,面临着残酷的现实主义挑战。德国人开始怀疑这位三连任的总理“默大妈”,认为她在难民问题上出了一记昏招。

  的确,接受难民充满了道德主义的光辉,也是绝对的政治正确。但难民问题不是抽象的意识形态,而是要落到实处进行安置并且要融入接纳国。加之可能渗入的恐怖主义因素,默尔克和她的欧洲同事还有欧盟的决策者,显然犯了理想主义的错误。默克尔的政治困境,是可想而知的。

  默克尔的困境,也并非她自己的尴尬,这是美欧社会的普遍难题。难民问题,导致英国脱欧;法国连续遭遇带有伊斯兰国色彩的恐怖袭击,奥朗德总统遭遇右翼的玛丽-勒庞挑战。反难民的欧洲右翼思潮在欧盟“流行”。

  在美国,反全球化、反移民的共和党人特朗普则意外地战胜一众建制派政治家,成为共和党候选人。这意味着,美国这艘民主世界的旗舰也在“右转舵”。

  默尔克所在的基民盟被右翼的选择党狙击,凸显德国人对难民涌入充满了不安和焦虑。这也是民主宪政体制下的政治应激反应,即通过另类或极端的政党将民意不满投射出来。

  这对默克尔敲响了警钟,但未必代表着右翼政党的最终胜利。譬如法国的玛丽-勒庞,最终还是没有对法国政局形成根本逆转;再如美国的特朗普,在大选正式开打的首场辩论赛中,特朗普就暴露出政治不成熟的一面。

  在德国,右翼政治虽然喧嚣,但是经历二战和战后分裂的德国政府和德国人对右翼政治有着天然的警惕。默克尔遭遇的政治难题,不过是德国民意借力右翼政党来表达对其难民政策的不满,并非对其执政能力的怀疑。如果默克尔能将进入德国的110万难民甄别好消化好,德国人会对默克尔重新恢复信心。

  欧盟遭遇难民、反欧和大选等一连串考验时,德国就是欧盟的主心骨,德国不能乱,默尔克是久经考验的领导人,相信她能处理好难民问题,化解当前的政治困境。

  在德国、在欧盟,难民问题不是对与错问题,而是欧洲面临的系统性难题。中东叙利亚危机和伊国组织导致难民问题,但欧洲和美国又和叙利亚危机和伊国组织的“捣乱”脱不了干系。德国接纳难民的立场没有错,而且为全球所称赞。问题是,由于难民问题复杂的因果和逻辑关系,欧洲在接收难民的同时,也可能输入了恐怖主义,法国、比利时和德国的恐袭足以证明这一切。在欧洲人和德国人看来,默克尔实施了自私的(赢得自己个人政治声誉)甚至是愚蠢的“农夫和蛇”政策。

  右翼政党的挑战,对默克尔是政治棒喝。默克尔为了再次连任总理会像美国大选候选人那样采取迎合民众的投机政策吗?抑或坚持自己的立场,通过有效的政策执行,让进入德国的难民好好融入德国,当然也要甄别进入德国的“害群之马”。这些未来的变化值得关切。

12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9596 次阅读    1 次回应

专家

张敬伟

察哈尔学会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  5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国际

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在这里任您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或者匿名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思客

默克尔的难民困扰与政治抉择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默克尔的难民困扰与政治抉择

如果默克尔能将进入德国的110万难民甄别好消化好,德国人会对默克尔重新恢复信心。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08181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