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现象”让美国的民主氛围变得颇为尴尬

发表于  2016/10/13 06:30   约6分钟

所谓“一人一票”,成为权贵的金钱政治游戏。

所谓“一人一票”,成为权贵的金钱政治游戏。

  10月9日,两场总统候选人辩论、一场副总统候选人辩论终于落下帷幕。回想这次终极舌战,可谓乌龙频出,槽点满满。

  首场辩论之前,辩论入场门票竟然把总统候选人之一,美国前国务卿、民主党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名字印成了“Hilary”,漏了一个“l”,似乎预示着,纵然有“铁裤子”、菲律宾裔年轻女主播等实力派主持人坐镇,此次政治对决仍会是既不严肃也不靠谱的“娱乐真人秀”。

  过程中,场上对垒的两军继续发扬此前数月来在竞选活动中“互喷互黑”的作风。二轮辩论前夕,特朗普竟然把克林顿的老情人们都请到辩论大厅了。

  而场下吃瓜群众更是忙得不亦乐乎,在社交网络和直播视频上飙起了“弹幕”与“推文贴”。首场辩论结束后,网友发出“推文”:“看美国大选辩论就好像在看一对老夫老妻在婚姻调解中吵架。”另一位网友在副总统辩论前拿颜值说事儿:“我看好今天银狐打倒丑陋的凯恩。”

  几场辩论下来,“特朗普吸鼻子(Trump sniffle)”与“希拉里假笑(Hillary’s fake smile)”似乎成了最大看点。至于两位候选人辩论的具体内容,早已被抛却脑后。

  最为乌龙的是,“疯子和骗子的对决”结束后,胜负各执一词。不仅收场辩论结束后ORC民调与《时代》周刊、Politico网站等媒体的“网络公投”结果截然不同,而且在副总统辩论结束后,希拉里转发了多条认为凯恩获胜的“推特”,特朗普则发推文称,“彭斯获得大胜”。

  客观地说,就辩论技巧而言,希拉里无疑更胜一筹。面对特朗普的层层发难,游刃有余,得体而不失幽默。反观特朗普,两场辩论下来,一共用了三招,一是死不承认,“我没有,我没有说过”,“我没有支持伊拉克战争”,“没有这种记录”,“我没有说过这些”,“你从哪里听到的”,“我那不过是说说”;二是谩骂对手,“你错了,你错了”,“我们的国家之所以糟糕,是因为国务卿希拉里这样的人”,“希拉里有经验,都是坏经验”;三是自恋自大,“我聪明”,“我比希拉里性格好”,“我比希拉里有总统相”,“我的判断力更好”,“我知道怎样取胜,她不懂”,“我能让美国再次伟大,我不相信希拉里可以”。

  说起来,大嘴川普诸如“修长城”、“禁止穆斯林入境”、“如果中国不听我的,两分钟内就会垮掉”等出位言论从来没有谱。且从形式上看,特朗普的政策、纲领停留在“段子”与“口号”阶段,至今也没有形成系统而成熟的施政纲领和执政理念。在民主底蕴深厚的国度,这样一位只会作秀的“网红”一路逆袭、直逼白宫,既是一个奇观,也是对民主的巨大讽刺。

  笔者认为,与英国脱欧公投、法国极右翼党国民阵线人气飙升一样,美国“特朗普现象”体现着某种抗议式投票心理,映射着当前欧美深刻的民主困境。

  长期以来,西方引以为豪的民主制度,精髓在于“民有、民治、民享”。优越的政治制度及与之配套的自由经济不仅塑造了“人人有机会”的“美国梦”,而且让欧美大国在国际经济政治秩序中处于支配地位。

  然而,本世纪以来,欧美制度的弊端在国际与国内两个层面日益凸显。伴随欧美接二连三金融危机的,是弱势经济体的不断崛起,西方优越感日益终结。更重要的是,在欧美国家内部,既得利益呈现出高度固化的格局,得势精英滥用权力阻挡变革,致使政府效能持续低下,社会流动渠道短缺,所谓民主制度成为利益集团实现权钱交易与维护自身特权的平台,而自由市场经济更加剧了社会资源配置的不平等。根据“盖茨比曲线”,英国、意大利与美国被评为当前阶级固化程度最高的发达国家。
于是,无论在欧洲还是北美,平民百姓既失去了傲立世界的民族优越感,又失去了实现“美国梦”或“英国梦”的晋升阶梯。所谓“一人一票”,成为权贵的金钱政治游戏,人们普遍认为“我手中的一票一文不值”。笔者的英国、法国朋友常常说:“候选人的家庭出身、学历背景、人脉圈子永远一样,选来选去都是那些人。”在此背景下,特朗普、马琳·勒庞、奈杰尔·法拉奇等“政治狂人”反复强调“只有选我,你的一票才有意义”,并通过反主流、反政治正确等一切出格举动挑战欧美现存秩序,便可以吸引大量“粉丝”。

  从这个意义上说,希拉里在电视辩论上的职业腔调与做作姿态固然赢得精英赞誉,但“虚伪的漂亮话”、“虚伪的微笑”让这位政治“老油条”在一些“反精英主义”群体中更难讨喜。

  目前,曾被希拉里“追杀”的维基解密创始人朱利安·保罗·阿桑奇本着将希拉里“搞臭到底”的决心“连放大招”,随着希拉里付费演讲稿等“内情”层层曝出,原本受“暗杀门”与“健康门”困扰的希拉里,将陷入更为严重的道德与诚信危机。

  不过,另一方面,在距离大选仅一月之际,鉴于特朗普人气居高不下,美国精英阶层围绕“倒特”展开空前联盟。不仅越来越多的共和党人撤回支持,而且《亚利桑那共和报》、《达拉斯晨报》等保守派媒体也纷纷“倒戈”民主党阵营,就连多年来保持中立的《今日美国报》也在日前公开“挺希”。

  总之,经过特朗普的搅和,加上阿桑奇的爆料,利益集团的诸多面目充分暴露,《纸牌屋》的戏码在现实上演得淋漓尽致,美国“多元政治”与民主氛围变得颇为尴尬。从这个角度讲,纵然特朗普最终没能入主白宫,也是“不胜而胜”了。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立场

34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12560 次阅读    2 次回应

专家

张楚楚

剑桥大学政治与国际研究系博士研究生 /  7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国际

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在这里任您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大选的"表"与"里",如何影响美国经济趋势?

程实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研究部主管 2016/10/11 06:30 发表于  国际

本次大选的诸多热点话题,虽然短期内被津津乐道,但长期内并不会对美国经济产生太大实质影响。相反,镁光灯外的一些深层趋势,却正在悄然改变美国经济的前景。

稍后阅读 时长:8分钟

思客

“特朗普现象”让美国的民主氛围变得颇为尴尬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特朗普现象”让美国的民主氛围变得颇为尴尬

无论在欧洲还是北美,平民百姓既失去了傲立世界的民族优越感,又失去了实现“美国梦”或“英国梦”的晋升阶梯。所谓“一人一票”,成为权贵的金钱政治游戏。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07775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