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0专访系列3]陈宗年:中国经济继续前进需要“虚实结合”

发表于  2016/09/01 17:26   约7分钟

海康威视董事长陈宗年接受思客采访。

海康威视董事长陈宗年在B20杭州峰会上接受新华网记者专访 祝立铭 摄

  作为G20峰会的重要组成部分,B20峰会也于93日至4日在杭州举行,800多名工商界代表齐聚,众多中国企业备受关注。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浪潮中,智能化程度越来越高,但中国制造也面临着内外部诸多因素的挑战。中国如何保持制造大国的优势,并且完成“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品质革命?如何给实体经济更多的未来和希望?针对这些问题,思客专访了海康威视董事长陈宗年。

 

实业的市场需求是无限的

 

  思客:一些制造企业面临的困难,是需求与供给的问题?

  陈宗年:至少要从结构上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国家现在提出要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是我们供给多了,而是结构有问题。如果供给的产品都能够满足大家的需求或者潜在需求,困难不会像现在这么明显。这也是我们实业企业追求的永恒主题,即不断地满足人的需求。人的需求是有层次的,既有高低的层次,还有先后的层次,还有显性、隐性的层次,所以这个需求是无限的。

  思客:实体经济该如何引入互联网的思维以及把它利用好,是把互联网作为一种工具么?

  陈宗年:作为一种思维,一种工具,一种模式。

  思客:互联网企业呢?如果要进一步发展有可能往实业方向去拓展么?

  陈宗年:对,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没有实业的“皮”作为根基,互联网将最终没有地方生长。我举个例子,现在我们可以通过手机购物、聊天,但是如果连饭都吃不上还聊什么东西呢?聊天就是为了满足人的沟通需求,聊着聊着就会聊实业,最后还会聊买什么东西好玩,是吧?现在的社会发展,把物质跟意识越来越相统一了。

 

工艺和技术研究密不可分

 

  思客:您对技术见长的企业怎么看?

  陈宗年:技术的本质还是为了更好地满足需求,现在的很多需求没有技术根本满足不了,我们这个行业也是这样,它需要通过技术创新来满足各界需要,这是对的。技术在社会发展过程,在满足需求的过程当中重要性会越来越强,因为人的需求也越来越高。就在这个过程当中,全世界出现很多技术见长的公司。国外早,我们晚,所以咱们国家出来的企业不多,但也有。

  思客:今年以来国家提出一个词叫工匠精神,您认为工匠精神的内涵是什么?

  陈宗年:工匠精神,在我看来它有几个方面的含义:第一工匠精神是一种什么精神呢?是执著、精益求精、长期坚持。我们要学习这种精神。第二,作为产品来讲,工匠,其实也是艺人。工匠精神其实讲得是工业艺术、加工艺术,是工艺。在传统的创新理论上,我们现在走得是技术创新,狭义的技术创新分两类:一类叫产品创新;一类叫工艺创新。产品创新是讲如何做出很多功能来,要通过新的原理、新的方法来设计出一个好的产品。工艺创新,有很多产品其实是工艺的一种革命。工艺和技术研究是不可分的。千万不要区分这个企业是搞工匠的,那个企业是搞技术的,其实都需要。

陈宗年:祝立铭 摄

海康威视董事长陈宗年在B20杭州峰会上接受新华网记者专访 祝立铭 摄

 

中国的制造业是德国+美国模式

      

  思客:智能制造的未来,您更看好中国?

  陈宗年:我们现在都在讲智能制造。美国是从IT角度看新的制造业,德国是从传统的制造业向上发展,他们都是偏方,唯有我们中国,两者兼而有之。我们既在看传统的工业怎么发展,又在看我们IT怎么向这个方面靠拢。所以将来我认为现代制造业的发展过程当中,制造的技术和设计的技术应有效结合,这点在中国会做得更好。中国的制造业是德国+美国模式的结合,之后可能会产生一些质变。

 

全球创新体系亟待建立

 

  思客:有人担心年轻人都做互联网、第三产业,谁来做制造业,制造业面临一个人才引进的问题,您觉得存在吗?

  陈宗年:这个问题是暂时的。第一,现在从事互联网创业的人的比例还不是太高,只是说年轻一代的比例比较高,整体比例并不是很高,这个不用担心;第二,最近互联网创业还是有泡沫。这么多人从事互联网,导致成功企业的比例不会太高,会比其它企业死得快,这是一个泡沫。第二个泡沫是由于现在项目少资金多,融资容易,拿别人的钱去高价笼络人才,导致人才市场的虚火很旺。所以现在需求没有供给旺,人的成本旺,所以我认为这两个因素构成了创业行业本身的泡沫,到一定程度,大家又会冷静下来。所以制造业不用担心,自己把基础打好。

  思客:在您看来中国经济继续前进,关键在于实体经济还是虚拟经济?

  陈宗年:这个问题我觉得还是两者有效地结合。国与国之间的竞争究竟是什么样的竞争?有的说是人才的竞争、技术的竞争、制度的竞争,其实是什么呢?我认为在未来的发展过程当中,像中国这样的大经济体,跟国外的竞争,一定是战略层面长期的竞争,而战略层面的长期竞争一定是体系与体系之间的竞争。在经济领域里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我认为就是创新体系的竞争。哪个国家的创新体系构建得好,它的竞争实力就好,而且也持久。

  G20主要就是治理体系的顶层设计,所以我一直提这个观点,现在需要构建全球创新体系,因为它是全球治理体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我国提出自主创新战略将近15年,已经构建起比较好的创新体系,我们很多优秀的企业也都有很好的企业内部创新体系,一个微观的一个宏观的,两者衔接得很不错。但是比这个更宏观的全球创新体系并没有建立起来。

  第一,我们要让全球的技术能够互联,不能有太多的技术贸易壁垒。第二,整个创新体系当中的核心要素是人才,在全球的人才布局也应该打通。第三,所有的创新都是为市场服务的,全球的市场体系要打通。然后全球的投融资体系、风险控制体系、税收体系都要打通。这些体系一打通,全球的创新体系就构建起来了,之后就可以为全人类的发展服务。所以我认为全球创新体系是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作者观点不代表新华网立场

9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陈宗年

海康威视董事长 /  1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财经

更加轻松、好看、有用、时尚的财经资讯及全球金融市场行情。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聚焦G20峰会7]智库专家:中国将如何推动G20转型和发展?

庞中英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2016/08/16 06:30 发表于  热点

G20代表着一种对“(国际)权力转移”的集体管理。但是,当前的国际现实是,“权力转移”尚未完成,且距离“权力转移”完成还有相当的距离。

稍后阅读 时长:12分钟

思客

[B20专访系列3]陈宗年:中国经济继续前进需要“虚实结合”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B20专访系列3]陈宗年:中国经济继续前进需要“虚实结合”

企业的微观创新体系有了,我们的区域创新体系有了,我们国家的宏观创新体系有了,所以还需要全球创新体系。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05899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