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港通来了:与其被动应付冲击,不如主动顺势改变

发表于  2016/09/05 06:30   约6分钟

沪港通与深港通肩负着开放我国资本市场、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使命。

沪港通与深港通肩负着开放我国资本市场、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使命。

 

  近日,“深港通”实施准备工作正式启动。国务院批准《深港通实施方案》后,晚间,中国证监会与香港证监会共同签署深港通《联合公告》,原则批准建立深港股票市场交易互联互通机制。这是继2014年“沪港通”开通以后,中国开放资本市场的又一个大动作。当然,实际开通估计要到年底了。

  沪港通与深港通肩负着开放我国资本市场、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使命。当今世界没有哪一个经济体能够独立存在,必然要受到其他经济体的影响,与其被动应付冲击,不如顺应时势主动改变。近年来,内地一直积极开放资本市场促进人民币的双向流动,如先后推出QFII、QDII、RQFII、RQDII等,但内地的股票市场仍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市场,内地股市的交易规则、投资理念以及投资者结构都和国际上存在着一定的差距,而深港通作为推进内地与香港市场互联互通的关键环节为我国证券市场与世界的联通开辟了新的窗口,为内地投资者的财富配置提供了全球范围的选择,令其有机会在国际投资中接触到先进的理念,有助于改变内地市场中的投机风气。同时,上市企业也有更多的机会获得国际资本的投资,扩展现有的融资渠道,比如被内地市场“嫌弃”的蓝筹股反而更受国际投资者的偏爱,这有利于增强企业的融资能力。

  香港股票的市盈率长期在10倍左右徘徊,也许有人会说港股市场比A股市场开放完善,而且机构投资者占据了投资者的主体,因此要更理性,市盈率就会比较低。但让我们看看被誉为最为开放完善的美国股市,美国标准普尔指数过去十年平均市盈率是25倍,纳斯达克自成立以来平均市盈率是46倍——至少说明了一点,成熟的市场并不意味着低市盈率。而深圳的股票市场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大多数时候都是二三十倍的市盈率,创业板的市盈率甚至达到了五六十倍。而如今深港通的开通连接了两个市场,相信这两个市场的估值水平会逐渐趋同。

  股票市场的本质目的不是为了炒股赚钱,而是企业进行股权融资的渠道。如果企业的估值低,即意味着以低廉的价格(甚至无偿地)向对手方让渡了资源、劳动以及最后的物质财富。

  股票的估值反映了企业的融资成本。股票交易市场分为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一级市场为上市公司提供直接融资,二级市场则为股票提供流动性,在交易中发现股票的价值。企业在一级市场中能融到多少钱,很大程度上要看二级市场给同类公司的定价。粗略地以估值的典型指标市盈率为例,市盈率低,则企业的融资成本高,市盈率高,则企业的融资成本低。

  热钱为追逐短期收益流向了趋势明显的新兴市场。港股作为资金沉淀最不牢固,流动性最强的离岸市场,只能是长期蛰伏。历史上内地投资者曾多次试图获得港股的定价权,但由于没有畅通的资金通道维持大陆投资者持续的交易,均以失败告终。这次深港通和之前的沪港通再加上总额度限制的取消,就是搭建了一个稳定持久的资金通道,意味着港股不再只针对外资投资者,大陆投资者也可以参与其中,这有助于提升港股交易的活跃度,从而提高香港市场的估值水平,降低企业融资成本,避免资产贱卖。

  股票市场逐步对外开放,然而毕竟货币只是印着符号的一张纸而已,电子化的今天甚至只是一个存储字节,然而我们交换出去的却是实实在在的资产,能保值,能升值,能创造新的价值。

  今年以来,在全球经济面临严峻挑战的形势下,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和复杂性因素增多,风险事件频发,全球央行纷纷祭出货币宽松政策,以图刺激经济增长。韩国6月启动一年来的首次降息,将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1.25%,创历史新低。俄罗斯央行6月初也下调基准利率50个基点至10.5%,7月会议仍维持这一利率水平。而日本央行上月底温和加码货币宽松,宣布将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购买量从每年3.3万亿日元扩容至6万亿日元,随后,日本内阁8月2日又批准28.1万亿日元的经济刺激计划,以求未来两年将GDP提振1.3个百分点。同日,澳大利亚央行将利率降至1.5%,创下历史新低。不久前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澳大利亚通胀水平降至1%,为17年来最低。“脱欧”公投后,英国经济面临着最直接的打击。8月4日,英国央行宣布自2009年3月以来的首次降息,基准利率降至0.25%。同时,英国央行还宣布扩大资产购买规模600亿英镑至4350亿英镑。在这种背景下,我国将股票市场对外开放,需要防范换来的外汇可能贬值的风险。

  另外,为了避免内地市场开放后,外国投资者控制某些对国民经济特别重要的企业,甚至利用巨额资金扰乱市场秩序,应当对外资投资进行一定的限制。这并非封闭自守,即便是美国,在涉及国家安全的领域,如通讯、交通运输、金融及国防工业等方面,对外国直接投资也存在着各种限制:在通讯方面,美国《联邦通讯法》规定,禁止外国经营或控制的公司获得从事通讯传输的许可,同时严格限制外国企业在电话、电报、电台、电视等通讯领域的投资。在航空方面,美国《联邦航空运输法》限制外国对航空营运进行直接投资,飞机注册只限于美国公司,还有其他种种,不一一列举。

  虽然开放会存在风险,但这毕竟是浩浩荡荡的时代潮流,顺之则昌,逆之则亡,资本市场的开放,就是一场机遇和风险共存的宴会。(作者:景乃权,新华社特约经济分析师;李朝阳,浙江大学研究生)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作者观点不代表新华网立场

26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景乃权

浙江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 /  16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财经

更加轻松、好看、有用、时尚的财经资讯及全球金融市场行情。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深港通来了:与其被动应付冲击,不如主动顺势改变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深港通来了:与其被动应付冲击,不如主动顺势改变

近日,“深港通”实施准备工作正式启动。这是继2014年“沪港通”开通以后,中国开放资本市场的又一个大动作。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05855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