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VS希拉里:经济政策大比拼

发表于  2016/09/06 06:30   约16分钟

Democratic presidential candidate Hillary Clinton (L) and Republican presidential candidate Donald Trump are seen in a combination of file photos taken in Henderson, Nevada, February 13, 2016 (L) and Phoenix, Arizona, July 11, 2015. REUTERS/David Becker/Nancy Wiechec/Files

特朗普和希拉里两人无论谁当选他们的经济政策都将关系到“美国梦”能否继续。

  8月中旬,美国两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与希拉里先后在底特律市宣告了他们的经济主张。

  特朗普8月8日在密歇根州的底特律经济俱乐部发表演讲,他开场白便紧扣“让美国重新伟大起来”的竞选口号,阐述了他关于振兴美国经济的思路,要向世界证明一个“更大、更好、更强的美国回来了”。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则在8月11日选择了离底特律经济俱乐部不远的底特律北部小镇沃伦的富图拉米工具厂,向当地的工人们公布了她的经济计划。貌似,希拉里比特朗普更接地气:她保证经济计划将把就业带回美国,并抨击对手特朗普的计划极不靠谱。

  在经济政策上一边是深谙政治运作之道的希拉里,还有一边是一向口无遮拦的特朗普,两人无论谁当选他们的经济政策都将关系到“美国梦”能否继续。

 

对外贸易:都反对TPP

 

  特朗普在8日的演讲上重申了他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反对,用彭博新闻社援引特朗普的话说,投票给希拉里就等于投票支持TPP。他表示,如果得不到更好的协议,我们可能不得不离开。特朗普还表达了他想要重新商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愿望。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将降低国外汽车的关税,给国外品牌留以空间,从而影响美国汽车向海外销售。”他在6月份就全球化问题发表的一次讲话中说。特朗普指责TPP将摧毁美国制造业。

  此前6月28日特朗普曾在宾夕法尼亚州莫内森发表演讲时称,“(过去)我们的政客们积极推行全球化政策,将美国人的工作、财富和工厂移往墨西哥和海外其他国家。”

  特朗普拒绝自由贸易,支持通过关税保护美国企业免受他所谓的不公平竞争的伤害,这是对近几十年中共和党政策的彻底颠覆。

  同样地希拉里11日在底特律北部小镇沃伦发表自己的经济政策演说时表示,她将阻止任何“扼杀就业和压低薪资”的贸易协定,包括TPP。她说:“我现在反对它(TPP),(总统)选举结束后也将反对它,就任总统后还将反对它。”

  这是希拉里参加2016年总统选举以来对TPP发表的最为明确和坚决的反对立场。希拉里在担任奥巴马政府国务卿期间曾支持TPP,但在去年TPP谈判完成后她公开表态反对,称最终达成的TPP协定文本未能达到她所期待的创造优质美国就业岗位、提高薪资和促进国家安全的高标准。

  上个月,与克林顿家庭关系密切的弗吉尼亚州州长特里·麦考利夫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如果希拉里当选美国总统,她会支持TPP或寻求重新谈判。这被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引用来攻击希拉里在TPP问题上虚伪。

  尽管遭到两党总统候选人的反对,奥巴马仍打算在11月总统大选结束后推动国会批准TPP。但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上周表示,由于缺乏足够议员支持,众议院今年不会对TPP进行投票,这使得奥巴马希望在明年1月离任之前批准TPP的愿望落空。

  TPP经过5年多的谈判,美国、日本、澳大利亚、越南等12国去年10月就TPP达成一致,今年2月正式签署,但也只是一纸文书,仍需各国立法机构批准才能生效。

  特朗普还表示要加强贸易执法,对不公平倾销和补贴的国家征收惩罚性关税,希拉里则讲,要对违反联邦法律的进口商实施“有针对性的关税”。

  特朗普与希拉里,也都强调要打击侵犯知识产权者,并解决汇率操纵问题。

正文 2 经济对比

 

税收与减税

 

  个人所得税: 特朗普为富人减税VS.希拉里不为中产加税,支持巴菲特税

  特朗普在演讲中表示,计划把现行的个人所得税累进档从7个简化为3个,分别是12%、25%和33%。而现行的税法中,富人应承担所得税率为39.6%。根据美国税收协会估算,如果按照特朗普原来的减税计划,即把富人税率降到25%,那么美国未来10年的财政收入将减少12万亿美元,即便经济快速增长,政府收入也将减少10万亿美元。

  特朗普近日公布的其13人经济政策团队,其中不乏在对冲基金、地产、石油、烟草、钢铁、银行等领域叱咤风云的人物,也有多位经验丰富的政客和经济学家,当然,不少人都是亿万富翁。

  自投入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战以来,特朗普提出的减税力度在共和党内便无人可及。

  共和党的政策一项是主张小政府,即以减税和减少政府监管来刺激经济,蛋糕做大后能够实现低税率下的财政平衡。

  更早之前的初选阶段,特朗普就曾说过“让富人承担公平的贡献”。这样的论调通常见于主张“大政府、高税收、高福利”的民主党,不过,根据特朗普公布的新税收计划,他对于“公平”二字的理解与民主党人完全不同。

  针对特朗普提出的减税计划,希拉里直截了当地形容为“为特朗普和他的富人朋友们服务”的政策。希拉里在演讲中声称,“特朗普希望将数万亿减税送给像他自己那样的人,让美国的债务爆炸,损害我们投入教育医疗和环保的能力。”

  希拉里在演讲上保证不会对中产阶级加税。为了平衡政府扩大投资基础设施造成的赤字,希拉里表示支持“巴菲特税”(以巴菲特命名是因为巴菲特抱怨现行税法漏洞太多,以至于他的税率比他的秘书还低),也就是2011年由奥巴马提出的对年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人征税税率不得低于30%的规定,而国会当年否决了这一提议。

  “华尔街,大公司,巨富们应该支付他们相应的公平份额的税。我支持‘巴菲特税’。那些百万富翁们不应该比秘书的税率还低。我们还要对收入好几百万的巨富们增加新的税收。打击大公司利用法律漏洞的行为。我已经为弥补那些税法漏洞呼吁了好几年了。”同时,她还保证道,“每个美国人能有机会受到教育和得到必要的职业培训非常重要。我们将为中产免学费读大学和所有人大学毕业时都不需要身负重债而奋斗。”

  企业所得税:特朗普降低企业税VS.希拉里对企业课征离开税

  特朗普主张将企业所得税由35%降为15%,对于适用较高个人所得税的自由业及非法人小企业,承诺一律试用企业所得税15%。

  希拉里则主张未来将对总部转到海外的美国企业课征“离开税”(exit tax),以及打击它们为了避税采取的“税负倒置”(tax inversion)措施,同时承诺终止企业的收益分离(earnings stripping)避税行为。

  希拉里提出“改革税法惩罚将就业转移到海外的公司并对于同雇员分享盈利的公司给予优惠”,以税法来促进美国的就业市场。

  对于特朗普声称的企业减税方案,希拉里说:“特朗普靠窒息小企业成就自己。像我父亲建立的小企业为报税付出的成本太高,比大企业人均高20倍。报税应该像印银行账单一样简单。”根据税务分析师沙利文(Martin A. Sullivan)在国会的证词,5人以下的小企业为了能做到合规的报税需要付出平均每个雇员1100美元的报税支出。而50人以上的大企业,平均每个雇员的报税成本仅为50美元。

  特朗普还表示计划废除遗产税,认为遗产税是不公平的重复征税。

  1916年,遗产税作为打击财阀、提高社会流动性的手段被正式引入美国。目前美国的遗产税是40%,由于被征收遗产税的财产是缴纳过所得税的税后部分,所以反对者一直认为这种重复征税阻碍了家族企业的传承。

  对此,希拉里演讲中抨击称,“如果你相信特朗普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有钱,取消遗产税就是他给自己家族40亿美元的礼物。想想40亿美元,这可以供4.7万退伍军人免费读完4年大学,或者向300万儿童提供一年的医疗服务。”

 

基础设施扩建:都主张大力搞基建

 

  在投资基础设施方面,双方都提到要在基础设施建设上投入庞大资金以刺激民间投资。

  特朗普有意发行“基础设施债券”,开放民间购买,其基础设施资金目标是5000亿美元。

  据彭博社报道,特朗普8月2日提出了一项重建美国基础设施的计划,这项计划所需耗费的资金将“至少”相当于希拉里所提计划的一倍,也就是高达5000亿美元以上。

  在被福克斯商业新闻网问及他将花费多少资金时,特朗普说道:“我要说,至少相当于她(希拉里)计划的一倍,而且实际上需要的资金还会更多。国内有很多桥都快塌了。我不知道你是否看到过那些令人心生警惕的图表,但确实有非常多的桥梁都面临崩塌的危险。”

  希拉里表示要建立一个基础设施银行:“250亿美元的政府种子基金,就可以带动(来自私人领域的)2500亿美元投资。”

  做法是先启动一个基金,政府出资250亿美元,同过贷款和贷款担保的方式资助重大建设项目,以刺激民间投资意愿。

  希拉里的竞选网站说,这个总额2750亿美元的计划将在5年内重建美国的基础设施,并且承诺在就任100天内寻求国会通过。

  “据估计,我们基础设施建设的缺口将需要数万亿美元来弥补。工人们无法及时赶到单位,交通拥堵让父母们在车流里停滞不前,洪水威胁着我们的城市,机场一度让乘客滞留数小时甚至数天。”她的竞选网站写道。

 

制造业:都主张重振美国制造业,为美国人创造工作机会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和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都表示,最好的创新、繁荣、创造高收入工作机会的办法就是在美国生产更多的产品。

  特朗普认为通过基础建设及贸易等相关措施可振兴制造业,主张基础设施应使用美国制造的商品,对于损害美国制造业的不公平外国竞争者(尤其是中国),将采取更严厉的贸易手段,以恢复数百万个就业机会。

  “特朗普政府还将保证我们用美国制造的钢铁、铝来建设美国的基础设施。”特朗普说。

  他还曾在一次演讲中表示,“到那时,将是美国制造的钢铁稳固美国摇摇欲坠的桥梁……到那时,将是美国制造的钢铁架起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这些美丽的景象将由美国制造的钢铁来创造。到那时,我们将用美国制造的钢铁来重建我们的城市。”

  希拉里主张对不守规矩的外国竞争者采取强硬的贸易政策,以保护美国的制造业工作。另外,她支持科学研究,以创造全新的产业,并对贫困地区采取低税政策。

  她还表示,要投入100亿美元推动美国制造业回国的伙伴计划,要使美国也能制造“德国、日本、意大利”所能生产的精密机械。

 

最低工资标准:都主张提高最低工资标准

 

  在第四次共和党初选辩论上,特朗普被问及他是否有关于提高最低工资标准的计划时,他答道:“我不会这么做的。”这一回答赢得了掌声。

  然而,仅在六个月后,在接受ABC新闻采访时,“这周,”他说,“我还没想好具体的数字,但我想是时候给人们涨工资了。”接着他补充道:“好吧,我是改了计划。但是没人说我不能改,人总是要灵活一些的。”

  希拉里方面则一直赞成提高政府的最低工资标准。在竞选活动期间,她表示她想让最低工资标准从时薪7.25美元增长到时薪12美元。而一些城市由于生活成本较高,最低工资应提升到每小时15美元。而主要是在她的前对手桑德斯的努力下,民主党党纲将全国最低工资标准设为时薪15美元。

 

能源与环保:特朗普发誓取消气候协定VS.希拉里希望美国当清洁能源霸主

 

  在能源使用上,特朗普主张捍卫煤炭行业,并且要废除环境规则,取消奥巴马政府对能源行业的限制。

  特朗普对可再生能源不屑一顾,认为化石能源才是王道。

  今年5月13日,特朗普选定北达科达州众议员、气候变化怀疑论者凯文·克拉默作为能源政策顾问。克拉默本人不仅强烈支持石油和天然气开采,还坚决否定气候变化,他所在的北大可达州也正积极推动页岩油和天然气开采。

正文 3 能源

  在今年5月27日于北达科达州俾斯麦举行的石油行业会议上,特朗普发誓将取消2015年签署的巴黎气候协定。在此次讲话中,特朗普还呼吁增加化石燃料钻探,减少环境监管,并承诺恢复建设去年11月份被奥巴马否决的美加石油管道项目(Keystone XL),将来自加拿大的石油输送到海湾地区的炼油厂。

  特朗普曾一再否认气候变化是由人类引起的这一科学结论,他在讲话中发誓要废除奥巴马提出的许多遏制气候变化的倡议。他表示:“我们要应对真正的环保挑战,而不是我们听到的伪挑战。”

  据路透社7月21日从特朗普竞选团队内部渠道获悉,特朗普准备提名传奇页岩巨头,大陆资源公司(Continental Resources)首席执行官哈罗德·汉姆(Harold Hamm)担任美国能源部长。如果落实的话,这将意味着会出现美国历史上首位由油气业界老板直接担任的能源部长。

  特朗普提出的要放松油气监管,“凡是过时的,不必要的,对于美国石油工人没有帮助的监管都应该被废止”。对于采用何种监管标准,特朗普就提出了一个标准“对于美国石油工人是否有好处”。

  特朗普还指责希拉里和民主党政府因为监管废气排放扼杀了密歇根的煤矿业,他保证废除监管并将能源工作带回密歇根。

  对此希拉里曾反击道:“有的国家将在清洁能源上成为21世纪的霸主,并由此产生上百万个工作机会。这个国家可能是中国,德国或者美国。我希望这个国家会是美国。我们能发明新科技,我们能通过创造和利用新科技来推动我们的经济。”这与希拉里之前的产业政策保持一致,就是美国不能通过保护低档的工作来扩大就业,而是需要通过创新科技来提升产业来创造新的更好的工作。

  相比特朗普的激进,希拉里明确表示会延续奥巴马政府的环境政策。“我将以《清洁电力计划》为基础,与各州、城镇以及非城市居民共同加快清洁能源利用、提高能效、推广绿色交通。”

  希拉里还许诺要大幅增加太阳能在美国能源结构中的占比,联邦政府对可再生能源如风能、太阳能等进行补贴,建立清洁能源型美国国家电网,斥资300亿进行电网转型。

  对于2015年末签署的200个缔约方的新的全球气候协定——《巴黎协定》,特朗普坚决反对,他认为全球气候变暖是一场骗局,而希拉里则认为,未来10年,针对巴黎气候协议的行动方向非常重要,因为如果不大力推进清洁能源发展,削减经济增长过程中的碳污染,将无法避免最终的灾难性后果。

  8月17日,中新网援引外媒报道,路透社和益普索公司的民调显示,希拉里领先对手特朗普六个百分点。据报道,8月11日至15日的在线调查中,希拉里支持率约为41%,特朗普则为35%,另外有将近24%的选民两者都不支持。

  一边是希拉里的“邮件门”,一边又是迟迟不愿晒税单的特朗普,美国民众真的对这两位总统候选人信任?而就在上周,美国众议院政策总监伊万·马克姆林宣布了要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美国总统。马克姆林在反对特朗普的言论中表现出了对华盛顿尔虞我诈,两党候选人的失望。(作者:羽扇观经)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新华网立场)

31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伍隅

为读者提供最有价值的观点 /  235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国际

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在这里任您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美国精英和民众的分裂,让特朗普逮住了机会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台港澳所所长助理张哲馨在与媒体对话时表示,今年美国大选中的“特朗普现象”体现了美国社会精英与普通大众之间对美国今日实力地位、以及国家面临主要问题的认识上出现了偏差。

稍后阅读 时长:8分钟

思客

特朗普VS希拉里:经济政策大比拼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特朗普VS希拉里:经济政策大比拼

在经济政策上一边是深谙政治运作之道的希拉里,还有一边是一向口无遮拦的特朗普,两人无论谁当选他们的经济政策都将关系到“美国梦”能否继续。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05457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