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她们真“嗑药”了,中国不会护短

发表于  2016/08/25 10:34   约4分钟

兴奋剂 封图

人们对中国运动员出兴奋剂丑闻的不接受,要远远高于对奖牌少了的抱怨。

  国际举重联合会24日宣布,在国际奥委会对2008年北京奥运会运动员检验样本的复检中,15名举重运动员药检结果呈阳性,其中包括三名中国女运动员刘春红、曹磊和陈燮霞,她们都在当届赛事中获得金牌。这一消息给中国社会带来了震动。

  中国举重协会于昨晚发声明表示“十分震惊”,并保证会“积极配合调查”,如果存在违规,“将对相关责任人决不姑息,依法从严从重给予处罚”。

  中国互联网上迅速出现两种声音,一种是对中国举重队的指责嘲讽,并且认为举国体制是这一事件的根源。另一种声音抨击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查旧账的做法不科学,并且认为这是在故意找中国的茬。发出后一种声音的网民明显占据多数。

  据了解,其中曹磊、陈燮霞服用的GHRP-2(促生长激素释放肽)是2015年被列为禁药的,2008年时它并未被明确写入禁药名单,但是它属于该清单中被禁止的“肽类激素及其释放因子”之列。而刘春红服用的另一种药物2008年时就在禁药名单上。

  国际奥委会2004年开始将运动员的尿样保留8年,2014年索契冬奥会开始保留10年,用科学进步的新方式倒查过去的尿样,加强对使用兴奋剂的打击力度。

  出了这样的事,我们认为,第一,中国公众有同情本国运动员的天然反应,这是正常的。因为事情的真相还不清楚,大家有中国运动员蒙冤的担心。更何况,国际反兴奋剂机制相当复杂,本身也广受争议。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不断更新禁药名单,按照新禁药名单和新技术去查过去的事情,国际上存在一些不同的看法。

  但是第二,中国公众应当在这件事上克制“为自己人说话”的心态,支持国家举重协会配合国际奥委会的进一步调查。奥运比赛早已不那么纯粹,而同各种利益联系在一起,少数人违背体育精神铤而走险的情况总会存在,如果最终查明三名女金牌得主确有过错,她们及相关人员就应当依法依规受到惩处。

  第三,即使最终查明三人都故意使用了兴奋剂,这同每年查出的大量类似案例所具有的意义也应是一样的,而不应做政治性拔高,把她们个人或小团体的行为与“中国”强行挂钩。

  近年来中国在反兴奋剂领域从立法立规到在实践中打击都开展了系统性工作,《反兴奋剂条例》2004年就开始实施,2007年又成立了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国家防范兴奋剂的举措堪称一年比一年缜密。拒绝使用兴奋剂也成为中国民间的广泛认识,中国民众如今都不认为应当采取某种“聪明的做法”,实现既使用兴奋剂获得奖牌,又能不被抓住。人们对中国运动员出兴奋剂丑闻的不接受,要远远高于对奖牌少了的抱怨。

  换句话说,使用兴奋剂如今在中国既无政治支持,也无民意基础,如果发生,它们纯粹是个人和小团体的私密丑闻。

  第四,西方舆论话语权高,它们的确对中国运动员的兴奋剂事件更有炒作劲头,给人以中国运动员“嗑药很多”的印象。而按照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每年公布的禁药使用者数据,2013年全球运动员犯案数量排名前12的国家中没有中国,2014年中国排第11名,在中国之前除了俄罗斯排第一,还有法国、比利时、美国、韩国、印度等等。按照犯案比例,比利时、美、英从3.79%到0.68%,中国的这一比例为0.36%。

  第五,既然各国都出兴奋剂事件,它与“体制”的关系就显然不是第一位的,中外一些人把这件事往“体制”上扯难免显得无聊。我们或许还是应当就事论事,坚持原则,保持客观。(文章来源:环球网)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新华网立场)

11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7 次阅读    0 次回应

专家

思·锐享

为读者提供最有价值的观点 /  539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体育

“国运衰则体育衰,国运兴则体育盛。”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如果她们真“嗑药”了,中国不会护短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如果她们真“嗑药”了,中国不会护短

使用兴奋剂如今在中国既无政治支持,也无民意基础,如果发生,它们纯粹是个人和小团体的私密丑闻。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05538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