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电影人1]陆川:好莱坞电影文化入侵其实是种误读

发表于  2016/08/23 06:30   约7分钟

 

著名导演、编剧、制片人陆川_副本

电影不是金融理财产品,真正的部分还是内容 马丁摄

  8月19日,“中国科幻电影的元年与光年”高峰论坛在成都举行,作为由新华网主办的成都国际科幻电影周系列活动之一,论坛邀请了科幻电影各领域的专家学者,其中陆川导演获得“2016全球华语科幻电影星云奖”最佳导演奖。在电影市场不断膨胀的当下,如何看待近年来大热的IP电影?电影市场到底是靠什么驱动?电影和资本果真是相爱相杀吗?为此,思客专访了知名导演陆川,解析了当下电影市场环境下的电影与资本的关系。

 

用好的故事推销电影而不是用文化侵略

 

  思客:最近您的最新电影《我们诞生在中国》正在上映,您怎么评价这部电影,它在您的作品中排在什么样的位置?

  陆川:《我们诞生在中国》这个作品就像自己的孩子,我自己是比较喜欢的,我觉得它很特殊,它是一个单独存在的个体,所以很难去评价。但是从艺术层面上来说,我觉得它在制作工艺、表达上是一部相对完整的作品。    

  思客:作为一部中美合资的电影,您对中美合作的拍片模式有哪些切身感受?您觉得中国电影在工业化、产业化的过程中,还有哪些链条需要提升?

  陆川:这个问题非常好!以前我们在国内站在自己的角度和文化看产业,都有自己的定义,说美国电影占领全球,美国电影输出文化等等,但是我在跟他们贴身“肉搏”、接触的过程中发现这有一些误读和误解。有一次我问迪斯尼影业副总裁艾伦·伯格曼,你有没有想过占领全球电影市场,他说他们只是向市场卖产品,但并没有文化侵略,只是想让更多观众接受迪士尼的故事。我自己在迪斯尼进进出出几十趟,没有一个部门是专门负责全球文化战略的,他们最专注的是电影故事。从艾伦·伯格曼到下面各层级都是这样的,他们关注的点就是有没有故事,是不是好故事,是不是有趣的故事,他们就是这个概念,用好故事销售到各个国家,然后捎带故事周边和衍生品,而不是我们认为的文化侵略。

 

一个好的剧本能用一句话来总结

 

  思客:最近几年无论是电影还是电视剧,同质化都比较严重,比如扎堆上映的青春类、盗墓探险类,你觉得这是因为剧本匮乏还是市场使然?

  陆川:一个好的剧本能用一句话来总结。现在电影是纯票房驱动的行业,从市场来看这行业变得保守,态度就是大家跟风,一个分类好卖的时候可能就会跟风,比如小说IP。现在大家谈得比较多的是“网红经济”和“粉丝经济”,热销的小说有一些数据,通过数据直接转化为观影人次,这是电影工业到一定成熟度的时候会做的事情,这个无可厚非,美国也这样做。美国电影工业也是逐渐在变得保守,缺乏活力。但是美国有一个很明显的现象,就是我们中国引进的全是它最保守的电影,像《变形金刚》,真正带有活力和担当的电影是在奥斯卡上出现的,比如之前《达拉斯家买家俱乐部》《鸟人》,每次到奥斯卡去看的时候就发现美国电影还是有担当的,中国电影工业正逐渐往这方向发展。曾经我们的电影也非常有创新力,也非常有担当,语言技巧又非常成熟,而且在电影美学上又有一定的看法,但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组能集体超越曾经的辉煌,像当年的第五代导演。

著名导演、编剧、制片人陆川2_副本

著名导演、编剧、制片人陆川接受思客记者专访 马丁摄

IP电影:高点击率不等于有价值

 

  思客:过去的2015年被称为“IP电影元年”,很多电影都是改编于小说,您怎么看待IP电影,您觉得中国电影的剧本来源是否会有更多的可能性?

  陆川:我对于IP电影有自己的看法,IP可以是一个宽泛的概念,因为所有的小说都可以称为IP。写作是无限循环的方式,像《西游记》就是网游模式,打怪过程中找朋友、找亲戚,这种改变不像原来文学作品的改编。还有价值判断,IP是真的是有价值的财产。我经常看到一个网剧有10亿点击率,我对点击率不太懂,我说全国人民14亿,10亿都看过吗?他们就有人说点击率是点开一次就算,那这样,拿机器人不就可以点出来吗?

  其实对于电影改编来说,这样的畅销书拯救不了电影,因为这里有一个误读和误区。未来当买小说买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原创小说还是一部分空间,现在在美国也是一样,畅销小说购买是一部分,原创的是一部分,真人真事改编是一部分,这部分是相辅相成的,还有很多可能,这是比较健康的剧本来源状态。

 

电影不是金融理财产品,真正的部分还是内容

 

  思客:有人说电影是一个资本市场化和产业化的过程,也有人说是电影和资本是一个相爱相杀的关系?对于这个观点,您是怎么看的?

  陆川:我接触过一些资本行业的人,资本行业的从业者对投资行为,包括投入、产出要求有清晰的模式,作为投资人总有一个数据去支持决策,热IP的数据量确实有一个数据,这个模式助推了IP大热,因为IP是唯一能带来数据支持的东西。所以资本总是希望它所有的是能看得见的模式在里边,像银行出理财产品要有一个模式和一套故事,这是资本的态度,但在这之外,电影还是有很多化学反应在里面,这无法是模式的方式。

  如果把《鸟人》的剧本放在任何一个风投、资本家面前,可能没有人会投,因为它没有IP,没有IP支持的作品就应该消失吗?我不觉得,因为恰恰是这些电影构成了电影最美好的部分,所以电影行业资本介入是必然,要资金做杠杆,要结合金融来做,但并不是把电影变成机械化的金融理财产品,电影真正的部分还是内容。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立场

18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陆川

中国导演、编剧、制片人 /  1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思客

[专访电影人1]陆川:好莱坞电影文化入侵其实是种误读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专访电影人1]陆川:好莱坞电影文化入侵其实是种误读

电影行业资本介入是必然,要资金做杠杆,要结合金融来做,但并不是把电影变成机械化的金融理财产品,电影真正的部分还是内容。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05282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