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政策:美国选战的制胜之道

发表于  2016/08/18 06:30   约8分钟

美国总统选举

在世界经济低迷的背景下,美国乃至世界民众对总统候选人在经济治理问题上的关注度和期望值远高于其他议题。

  每四年一次的美国总统大选犹如一场大战,经过长达一年左右的激烈角逐,2016年美国大选进入到最后阶段。近期,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两位候选人再度火力全开,相互揭短、相互攻击,“形象战”打的如火如荼。其实,美国乃至世界民众对总统候选人在经济治理问题上的关注度和期望值远远高于其他议题。

  在外界比较关心的经济政策方面,希拉里和特朗普这美国两位总统候选人一位表示要增税,一位表示要减税;一位表示要扩大政府支出,一位表示要限制移民,但在TTP的问题上两人却又不约而同的进行反对。上述只是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导致美国政策不确定风险的一个缩影。自参选至今,希拉里不断阐述崭新的“施政纲领”,特朗普也在外交、军事、经济和社会等领域提出了非常规的政策大纲。在近期举行的民主党、共和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两位候选人更是描绘出截然不同的未来政策框架。

  当下的美国正面临国家政策分水岭,由此带来的影响是多方面的。《华尔街日报》日前公布的一项对62位经济学家进行的调查显示,57%的经济学家认为美国总统大选的不确定性已经对美国经济造成一定程度伤害。美国商务部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企业投资已连续三个季度下滑。经济学家认为,当消费者和企业对未来的税收和监管政策产生很大疑问时,政策不确定性就会抑制居民消费和企业投资增长。而由政策不确定性所引发的消极影响会持续多久,将取决于当选总统和国会为投资者和民众创建信任的能力。

  11月8日,新一届美国政府总统将会选举产生。无论哪一位候选人入主白宫,遇到的首要问题都是如何提振美国经济。在经济领域,奥巴马政府在8年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目前美国GDP水平比2008年前要高出10%。失业率降至低于5%,比经济危机最高峰时下降一半,工作岗位增加了1440万个,财政赤字削减了69%。

  一系列数据之下,美国仍面临债台高筑、增速低迷、劳动参与率较低等经济全面复苏难题。以美国金融业为例,在经历2008年的危机后,美国的金融业虽然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但金融产业的占比在美国经济中的占比却不断持续扩大,从1980年的4%上升至目前的7%。这个行业创造的就业占4%,却掠取了25%的利润。美国社会的贫富悬殊不断扩大。

  据《纽约时报》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全美400家大企业首席执行官平均年收入1050万美元,中产阶层收入占社会总收入的比重由1970年的62%下降至2014年的43% ,高收入者的收入比例从1970年的29%上升至2014年的49%。一系列数据表明美国的劳动阶层虽然就业情况得到改善,但人均收入并没有提高。美社会深层次矛盾依旧突出,贫富分化持续扩大,医疗教育政策饱受诟病等问题深刻影响美经济社会发展。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些问题不是奥巴马政府在两个任期内能够解决的。

美国总统选举 正文

美国中产阶层日益萎缩,贫富差距逐渐拉大,由此引发的社会问题堪忧。

  由《赫芬顿邮报》和YouGov日前联合开展的一份调查显示,仅有20%的受访者认为美国经济正在好转,而43%的人认为经济形势不温不火,32%的人觉得经济开始进入下行通道。而美国新一届总统将如何引领的美国经济再复苏,成为新一届政府与民众建立信任的重要因素。

  从经济增长的角度来看,希拉里提出的增加对基础建设、互联网和教育等领域的投资等政策,不仅能在短期内稳定增长势头,而且能够奠定长期持续发展的基石。但全面大幅度加大政府投入的政策在美国实施起来有一定难度。近期,美国国内反对扩大公共支出的声音很大,很多人认为扩大公共支出就等于是政府干预。

  从财税政策来看,希拉里不断呼吁对富人加税。但民众对公共债务的可持续性极为担心,“茶党”更是反对一切增税政策。有分析人士甚至指出,如果没有外部的经济冲击,很难看到美国的政策制定者采取重大财政行为来推动全球经济发展。唯有真的发生了经济冲击,导致风险资产崩塌,美国的政策制定者才会惊慌失措,并尝试采取重大的财政刺激政策。

  从贸易政策来看,特朗普多次重申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特朗普还考虑退出世界贸易组织(WTO)只开展一对一贸易谈判并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进行重新谈判等。特朗普甚至还曾表示,如果当选他将宣布中国为货币操纵国,以大幅提升关税,而这对于中美经贸和全球经济都将极端的打击,这也强烈表达了特朗普的“反全球化”决心。

  其实,在科技、网络和物流空前发展的今天经济全球化是一个不可回避的事实。以中国为例,目前中国经济已全面融入全球经济之中。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中国对外货物贸易2013年首次超过美国,跃居世界第一位,2014年货物进出口总额为43015亿美元,占世界比重11.3%。2014年中国对外服务贸易总额达6043亿美元,占世界世界比重为6.2%,超过德国跃居世界第二位。与此同时,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现仍处在艰难“进行时”阶段,在汇率政策、资本流动和外贸等方面,仍然承受压力。

  在民粹主义和孤立主义回潮,国际贸易体系和投资制度领域的“反全球化”倾向加剧的背景下,我们更应坚持全球化和促进贸易投资的便利化方向和原则,加快自由贸易协定(FTA)和双边投资协定(BIT)谈判的进程。中国继续坚持推动中美BIT谈判,中欧BIT谈判等。中国对TPP持开放包容的态度,希望可以加入,也希望美国加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最终推动亚太自贸区、开放性的亚太经济和开放性的世界经济的建设。

  毋容置疑的是,在全球化时代中美经济相互依存,两国的经济增长不仅关系到中美两国的发展,也关系到世界各国的国计民生。一方面,当前世界经济持续低迷且发展不平衡,国际金融市场不断大幅震荡,债务危机在欧元区和一些发展中国家持续发酵。合力推动世界经济增长应成为中美合作的重点。中美要想方设法形成合力,带头克服各种干扰,推动国际社会从根基上解决这些难题。另一方面,当前全球经济治理改革千头万绪,核心是给予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相应的国际经济体系的决策权和话语权,使全球力量变化的现实也能在国际经济体系中得到体现。至于美国总统候选人在竞选过程中产生的诸多不理性想法,将会被多角度的现实逐步改造为一个相对理性的决定。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新华网立场)

290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周新力

资深媒体人 /  2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国际

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在这里任您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思客

经贸政策:美国选战的制胜之道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经贸政策:美国选战的制胜之道

美国总统竞选之战进行得如火如荼,美国民众乃至外界最关心的依然是经济问题。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05034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