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的娱乐性、程序性和政治性

发表于  2016/08/08 06:30   约7分钟

美国的选举——包括大选——主要就是娱乐性和程序性两项职能。

今年的美国大选,到了大是大非的严峻关头,要决定政治路线了。

  在法国尼斯惨案和土耳其未遂政变的血雨腥风之间,美国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宣布选择印第安纳州州长迈克·彭斯作为自己的竞选搭档。当地时间7月16日,两人在美国纽约首次公开亮相。随后在克利夫兰召开的美国共和党大会上,两人正式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2016年美国大选进入决选阶段。

  作为美国政治制度的核心之一,美国大选有三个职能,分别是娱乐性、程序性和政治性。初选阶段主要是娱乐性,就像欧洲杯或世界杯的小组赛,政治人物就像足球队,能出线最好,出不了线就重在参与,赢个一场两场也行。各地的群众就跟看足球赛似的都敲锣打鼓支持自己的候选人,痛快发泄一把积攒了很久的政治荷尔蒙,给无聊的生活找点乐子。而各色政治人物,志在必得的和明知自己选不上的,都跳出来参选,一面争夺本党候选人资格,一面履行娱乐群众的责任。

  等进入决选阶段,程序性就成为主要的方面。决选主要的任务是通过一套大家都认可的程序保证权力平稳有序交接,控制政治斗争的烈度,避免出现某些国家或地区常见的权力斗争失控现象。当然娱乐性在决选阶段也是有的,仍然要通过投票让普通人产生“我决定了历史”的幻觉,但是没有预选阶段那么热闹欢乐,就像欧洲杯或世界杯淘汰赛阶段反而会比较沉闷一样。因为在这个阶段,赢了大伙儿就在华盛顿有办公室,输了就没有,巨大的利益会导致双方都更严肃且拘谨。

  在国家社会平稳发展时期,美国的选举,包括大选主要就是娱乐性和程序性两项职能,民主党和共和党谁上其实差别不大。这是多党制大选的一个悖论,这种制度要平稳运行就得“谁上台差别都不大”,这样才能这个党干一阵,那个党干一阵,显得很民主的样子。真要是差别大了,那就会出现一个党总在台上另外的总选不上,就像俄罗斯那样,这对于多党制的设计初衷反而是不好了。

  客观地说,21世纪以来美国的历次选举,包括大选和中期选举,娱乐性和程序性都很好。一方面在媒体的摇旗呐喊下风光热闹,一方面按规则平稳进行,并没有对社会生活造成干扰。既没有出现卸任领导人被政治清算,也没有整个社会一年到头忙选举的乱象。从选举的结果看,政治制度和民族底蕴的差距,选出小布什和奥巴马的水平比不上中、俄同期的领导人,但和采用类似选举制度的欧洲和东亚一些领导人比水平仍然是高的。小布什尽管发动两场战争耗空了美国家底,但是他解决了911以后的美国本土安全问题,任内美国本土相当安全,没有发生恐怖袭击。奥巴马虽然平庸,但也能把握住分寸,没有干出欧洲领导人开门揖中东移民的蠢事。

  但是今年的美国大选不仅仅是娱乐性和程序性,还有很强的政治性。所谓政治性,是指到了大是大非的严峻关头,要决定政治路线了。这时候不能靠那些平庸的、“这个党那个党都差不多”的政客了,得有理想、有担当的政治家来带领人民。美国选举制度的一条重要但是不常用的职能就是,它可以在国家面临严峻挑战需要决定路线的时候,为政治家提供一条绿色通道,使得他可以在人民的拥护下直接跳过政治资历、规则和潜规则的束缚,一步登天地成为美国总统,然后带领美国人民应对挑战。这正是如今的美国所需要的,而特朗普似乎是最为接近正确答案的选择。

  特朗普并非政客,他是个商人,在这次选举之前根本是政治的局外人。他在1990年说过自己不想当总统,但是如果美国继续堕落的话可能会改变主意。现在看来没理由认为他当时是在说谎。站在特朗普的立场,今天美国是坏得很而不是好得很,所以他践行诺言出来选总统了。

  特朗普有明确的敌人,这种敌人是政治路线上的,而不仅仅是竞选对手。这次共和党开大会,布什家等一大堆建制派大佬就没来,因为特朗普的政治路线就是反建制派的,亲不亲路线分。而在美国乃至全世界,骂特朗普的也到处都是,而且还骂得很不合逻辑,完全不是讲道理,而是用声音大吐沫星子淹死你的那种。

  但是特朗普有一定的民意支持。据宋鲁郑先生的现场观察,这次共和党大会白人的比例远高于白人在当地的人口比例。宋鲁郑先生认为这说明共和党包容度、多元性的不足,但这恰恰印证了笔者以前的观点,特朗普选总统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因为美国新教文明的主要载体就是白人,当然也包括一些有色人种,例如领着大伙为特朗普祈祷的就是一位黑人牧师,声音铿锵有力,极富感染力。特朗普依靠这支决心自救的力量,而他们从全美各地赶来支持特朗普。

  这次共和党大会,是特朗普选总统的动员会,也是新教文明自救的誓师大会。这个大会的一个重要议程就是确认对特朗普组合的支持,于是各路代表纷纷上台表态,“特朗普是好人,我们支持他!”“希拉里是坏蛋,我们一定要打败她!”用词是夸张的,“好人坏蛋”的二分法是简单的,甚至是幼稚的,但美国人民尤其是共和党的支持者们就喜欢这个。在选总统这样的场合,美国人民不懂啥叫含蓄,贵族化和庙堂气的语言根本吃不开。另外,“支持特朗普,反对希拉里”这种表态恰恰是政治性而不是娱乐性的,因为当前是否支持特朗普是一个共和党内的大是大非问题。不说没来的,就是来了的,特朗普的前竞争对手参议员泰德·科鲁兹就拒绝明说是否会投票给特朗普,结果遭到听众喝倒彩,这表明支持特朗普决不是娱乐性的表演,而是严肃的政治表态。

  美国当前的局面,是三十年未有之变局。对外,随着中国的崛起,美国正在从唯一超级大国的宝座上滑落;对内,由于人口比例的变化和相当部分非洲裔、墨西哥裔拒绝融入,新教文明正在礼崩乐坏,整个国家正在失去秩序,甚至连续发生枪杀警察的恶性事件。是维持现状混日子,还是奋力自救,希拉里·克林顿和唐纳德·特朗普给出了完全不同的两条道路,从而赋予了本次大选远超往届的政治性。美国大选如何进展,美国人民将作何选择,对美国社会和全球将产生怎样的影响,这些问题值得我们继续关注。(作者:吞食者达雅,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技与战略风云学会研究员)

作者观点不代表新华网立场

25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思·锐享

为读者提供最有价值的观点 /  660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国际

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在这里任您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美国精英和民众的分裂,让特朗普逮住了机会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台港澳所所长助理张哲馨在与媒体对话时表示,今年美国大选中的“特朗普现象”体现了美国社会精英与普通大众之间对美国今日实力地位、以及国家面临主要问题的认识上出现了偏差。

稍后阅读 时长:8分钟

思客

美国大选的娱乐性、程序性和政治性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美国大选的娱乐性、程序性和政治性

今年的美国大选不仅仅是娱乐性和程序性,还有很强的政治性。所谓政治性,是指到了大是大非的严峻关头,要决定政治路线了。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04146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