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投资系列谈4]智库专家:如何拓宽民间投资的可选择领域

发表于  2016/07/29 06:30   约7分钟

  近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16年上半年宏观经济数据,其中民间固定投资的下滑引起持续关注。究竟该如何提升民营企业的投资积极性,避免“外热内冷”?如何推进政企改革,提高投资效益?如何避免国内资本外流,“回温”民间投资?为解析以上疑点,思客特推出【民间投资系列谈】系列文章,透过学界专家及企业家的视角,为促进民间投资建言献策。在本文中,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衍行分析了提升民间投资的三大外因,并提出了拓宽民间投资的五个解决办法

 

20150917012807165 (1)_副本

相对于国有投资、政府投资,民间投资可选择的领域仍然较窄

  近期,民间投资增速回落引发社会广泛的关注,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前4个月,民间投资同比增长5.2%,不及投资整体增速的一半,与2015年同期12.7%增速相比,呈现下滑趋势;民间投资占全部投资的比重为62.1%,比2015年同期下降3.2个百分点。作为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民间投资增速过快滑坡必将影响国民经济平稳健康发展。

  中国的经济发展理念已经发生深刻变化,更加强调投资的质量,而非数量。民间投资增速回落现象本来无可厚非,但是,相比民间投资,其他的投资方式效率更低。若这些低效率的投资方式一味单边增长,必然会引致投资风险的负面叠加,也会对民间投资形成“挤出效应”。

 

投资要“造血还债”而非仅靠“输血”

 

  投资的灵魂是稳健。所谓稳健,是指投资主体能够利用自身的投资收益、自有资金、资本金化解投资风险。投资主体本身具有“造血还债”的机能,而不是仅仅指望扩大投资增量稀释短期风险不是简单地依靠“输血”苟延残喘。投资是为了取得收益,但收益未必由社会全员共享。更重要的是,投资也要承担一定的风险,由于大量粗放投资的风险具有不确定性,甚至负面的叠加性,若得不到有效缓释或化解,大量积聚的风险会引致经济紊乱,最终的投资风险必然由社会全员来承担。解决投资的债务或风险问题,拖延时间仅仅是权宜之计,蒙混过关更是不可能的。

  低效投资不但造成资金、资源的浪费,也降低了投资增量的边际效用。个别地区的固定资产存量利用率不足50%,资产大量闲置。人们对这些“僵尸”固定资产束手无策,甚至坐以待毙。现在,中国部分行业总体产能过剩,若仍一味强调扩大投资规模来维持增速,由于边际效应递减,作用必然有限。

  显而易见,固定资产投资的主战场要转移至盘活固定资产存量上来。盘活的任务相当繁重,不可能一蹴而就,但盘活的方向必须明确。盘活固定资产存量的质量、水平及数量是经济的晴雨表,也是制定宏观政策的重要依据,在强调投资增量的同时,不应忽视盘活存量。

  中国非公有制经济快速发展,在稳增长、促创新、增就业、改善民生等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不可替代的作用。同时,非公有制经济积累了大量的自有资金,中国全社会的资金已经十分富足。

 

提高民间投资尚需解决三大外因

 

  随着投资环境的变化,民间投资面临前所未有的新机遇,民间投资的核心仍在于对风险的计量与把控。过去几年,民间投资有成功的经验,更有失败的教训。民间投资有着独特的独立承担风险及损失的属性,不规范的民间投资风险更大,更有投资者在高利润诱惑下,盲目投资,出现了一些影响范围较广的风险。一些民企无论在资金实力、核心技术、国际化进程还是人才团队、文化建设上,均有了长足进步。在践行“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上,一些民企发挥了标杆性引领作用,展示了投资的理性与成熟,这些内因是民企投资发展的基础。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可以助力提高民间投资的质量与水平,民间投资尚需解决以下三方面的问题:

  一是地方政府、国企的“去保护”。要打破中央财政对地方政府、国企债务的隐性背书。地方政府、国企凭借内生机制主动承担债务风险,有利于用市场化手段化解风险,约束低效投资,发现投资价值,让民企与其共同享有平等的发展空间。在融资的准入条件及利率上,地方政府、国企具有天然的绝对优势。

  二是民企借贷中的“去失信”。通过全面依法治国,建立社会诚信体系,保护依法合规民企的正当权益,扭转诚信企业吃亏、失信企业受益的“劣币驱逐良币”的不良风气,把逃废债务的苗头消除在萌芽状态,对失信民企的惩罚就是对诚信民企的最大保护。

  三是政府管理的“去低效”。要高度关心民企投资问题,着力解决事关民企投资利益的突出问题,真心诚意为民企办实事,竭尽全力为民企解难事,多做“雪中送炭”的工作。针对民企强烈的呼声和愿望,有的放矢地找准切入点,出台相关政策和措施,确保见到实效。主要包括:放宽民间投资的市场准入条件,降低民间投资准入成本;加强和改善政府管理服务,解决不作为、乱作为问题;营造公平竞争的投资环境,消除投资上的所有制壁垒、限制或歧视。

 

民间投资可选择的领域有待拓宽

 

  中国许多领域已对外资开放,但对国内民间资本的介入仍有严格的限制。相对于国有投资、政府投资,民间投资可选择的领域仍然较窄。支持民间投资,建议从以下几方面加以解决:

  第一,进一步放宽民间资本市场准入的政策限制,破除对民间投资的不合理限制。

  第二,提高信息服务水平,确保投资信息披露的深度、广度、质量和水平,使投资的收益和风险的计量更具确定性。

  第三,发挥政府投资的引导带动作用,维护政策的连贯性和确定性。个别地区在吸引投资上非常主动,但是一旦资金投进来问题时有发生,严重影响了民间投资的积极性。

  第四,加大对民间投资的金融支持,降低诚信企业的融资成本,提高失信企业的违约成本。

  第五,加快国企中“僵尸企业”的市场化退出力度,减少政府财政兜底,避免举棋不定、拖泥带水,通过盘活存量发现价值。

 

精彩预告:

  下期,思客将为您奉上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关于民间投资的精辟观点!在接受中国政府网与新华网联合的采访时,柳传志深入分析了民间投资与政府的关系。政府该怎样为民营企业开具“负面清单”?调动公务员的积极性对企业有何意义?如何评价海内外民间投资环境的差异?欲知答案,敬请持续关注思客【民间投资系列谈】。

不代表新华网立场

34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王衍行

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中国银行业协会原副秘书长 /  1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民间投资系列谈4]智库专家:如何拓宽民间投资的可选择领域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民间投资系列谈4]智库专家:如何拓宽民间投资的可选择领域

在践行“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上,一些民企发挥了标杆性引领作用,展示了投资的理性与成熟,这些内因是民企投资发展的基础。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03760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