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投资系列谈】柳传志:企业需要明确的“负面清单”

发表于  2016/07/19 10:00   约12分钟

  近日,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接受中国政府网与新华网联合采访,畅谈30多年来创业环境的变迁,比较海内外民间投资环境的差异,建言政府为企业提供清晰的“负面清单”,本文根据柳传志专访内容整理。

 

图为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接受新华网专访。

图为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接受中国政府网与新华网联合采访。

 

投资环境: 今天比过去要好得多的多

 

记者:

  您在1984年开始创业的时候是40岁,那时候投资环境和现在相比有什么不一样?

柳传志:

  那时候比现在要困难。没有教科书,没有案例可循。而现在针对创业者的学习型组织很多,这些东西非常有用,最起码告诉你应该怎么走,和纯粹的摸索是完全不同的。那个时候国家的方向是想走市场经济的道路,但是提得也不明确,而法制法规完全是计划经济那一套,所以难免走着走着就要碰上困难。多年以后,特别是加入WTO之后,中国逐渐和世界定义中的市场经济并轨了,这就解决了很多问题。今天创业者更多的问题是竞争中遇到的问题,是前进中遇到的问题,跟那个时候其实还是不一样的。

  和过去相比,现在改善最大的是融资便利很多。从资金来讲,在当时我们唯一的方法其实就相当于间接融资,跟银行贷款。但是当时我的股东单位不是一个能够起担保作用的单位,所以融资是非常困难的。那个时候,联想只能先从代理做起,这种做法也受到了一些人的批评,其实在当时没有资金的情况下,你不先通过给人家做代理挣到第一桶金,你拿什么去发展?而今天创业,初创期有天使投资,后边有VC、PE,其实起了非常大的直接投资作用,当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就可以上市。不管融资多么困难,今天总比过去要好得多的多,资金我觉得是一个重大问题。

  另一个是政策问题。比如以前人民币跟外汇是两轨的,有国家批文的体制内企业拿外汇,比如说2.5块人民币换1美元,1984年是这样的,而体制外的企业要拿6块多人民币去换1美元,而且还是违规的。到1994年人民币汇率并轨了,这才好多了。还有就是对于走私的打击,八九十年代,走私现象非常严重。解决了走私问题,好企业才能发展起来。自从1997年、1998年彻底打击走私后,企业才走向正规,避免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出现,这些都对想好好做的民营企业来说是一个很大的保护,所以环境还是有了很大的变化。

记者:

  30年的经验加在一起,如果说您现在给咱们联想之星CEO特训班授一堂课的话,您最想讲什么?

柳传志:

  主要还是想说一个企业的负责人应该怎么工作。对于一个创业者来说,他要去融资,要去判断市场,招聘人才……他有很多事要做,但是他到底应该围绕着什么中心去做事?这些事要没有人点拨一下,一开始的时候可能会乱转。特别是科技型的企业家,像科学院研究所里的一些科学家,他有科研成果,他想自己出来办企业,他们更是一头雾水。所以第一课首先讲什么叫企业家或者一个企业管理者应该做什么,这是我负责讲的一堂课。

 

企业需要“负面清单”,公务员需要调动积极性

 

记者:

  您认为当下关于民间投资方面,企业最希望政府做些什么?或者希望政府不做什么?

柳传志:

  现在民营企业应该更往内需拉动和消费服务方面转移,这里面有很大的空间,包括医疗服务、教育、体育赛事活动、全民体育健身,包括文艺演出、电视、旅游等等,其实消费的发展空间还是很大的。而且中国又是互联网比较先进的一个国家,所以形式也会比较先进。在这种情况下,政府怎么样去开出一个清晰的负面清单,明确告诉民营企业,什么是你能做的,什么是你不能做的,什么是作为试点的,这个我觉得挺重要。要不然,经常会为了少数害群之马做的一些不太好的事情,一下就把准入的大门卡死了,这个就不太合适。所以负面清单应该能够有利于整个行业和经济的发展,不要削足适履。

  第二,还是要努力调动广大公务员的积极性,因为他们责任重大,所处的位置也很重要。政府的很多政策是想积极发展经济的,但也要通过具体的工作人员来实现,政府怎么样注意调动和保护这些人的积极性,其实和企业的发展很有关系。如果政府工作人员积极性不高的话,实际上也会降低企业效率。

 

吃的生意未必比房地产小 

 

记者:

  您去年在新华网思客讲堂上曾经直接说过,“吃的生意未必就比房地产小”。但是中小企业去投资吃一些菜的时候,要么是有隐形门,我们看不见、吃不着,要么是因为太大了,吃不下,太小又不够塞。您觉得有没有一些中小企业适应的领域,让我们吃着刚刚好?

柳传志:

  现代农业和食品领域有一些是适合中小企业做的。食品政策上我也希望政府再研究,因为我国土地是紧缺的,甚至有的东西实际上是没有的。如果国际上有这些资源的人愿意跟你合作进口,拿这个资源解决国内的资源需求,也是一个思路。中国的土地有机质差国外几十倍以上。就是咱们土地的有机质不到1%,大概在0.4%左右。而我们在智利买了7个农场,有机质含量最低的也占到14%,很多都是20%多。东北那种黑土地,中国现在几乎已经很少见了。希望我们能够有计划地选用国外的某些土地资源,政府有计划地让某个地方的土地休息一下,考虑怎么补贴在那块土地上生活的农民。对于百年大计来说,中国的土地确实是需要休息和调整,这些年常年地使用化肥,土地确实太贫瘠了。

  再比如旅游、医疗等,这些都是当前老百姓特别需要迫切解决或者提高生活质量的领域,而且很多的投入还是轻资产,我觉得中小企业还是做得了的。

 

中国企业的发展离不开政府的帮助 

 

记者:

  根据您的经验,海外投资市场和国内的投资环境相比有哪些差异?中国有哪些可取之处?外国有哪些可取之处?

柳传志:

  联想投资海外非常明确的一点,是要把海外的业务跟中国的业务互补起来,这个互补性非常之大。海外业务做到后面,就会发现,有了中国这个保底市场,就会得到更大的市场。比如做电脑那块的联想集团,我们在并购IBM PC以前是30亿美元的一个公司,并购了以后,是470亿美元的一个公司,而且70%的利润跟业务全在海外。

  海外的企业也比较规范,不像中国有不少不诚信、甚至不顾人民死活、用最恶劣的手段去谋取利润的人。对好的企业应该积极鼓励,并且要形成这种文化。国外形成这种文化以后,政府露面的情况就少了。这是海外相对来说好点的地方。但是中国有自己的特殊性,对中国来说好的地方,是在很多企业不知所措的时候,政府能够帮你一把,因为中国政府的力量比国外政府的力量会大一些。
现在的中国,市场经济确实还没有到很成熟的阶段,离开了政府的帮助,没有政府为你营造环境,企业的发展还是会受到比较大的影响。企业要主动跟政府搞好政商关系。比如说你做某种互联网新项目,也许可能对原有行业的运作是一种颠覆,你不跟政府沟通一下子就做下去,那到后来必然会发生矛盾,比如这里牵扯到原有行业人员的就业等等问题。所以我觉得在中国这种情况下,双方都要主动,我们做企业的要主动地给政府汇报我们的业务是怎么回事,希望他们能够去了解,政府在制定某些政策规范的时候,也可以更多地了解行业的状况和企业的情况。

  对中小企业来讲,融资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困难的,银行有银行的道理,有它的安全性考虑。怎么能够解决这些问题?可以靠数据采集和数据处理的方式搜集企业的信用。中小企业融资成本高或者融资困难,也是一个瓶颈。因此,政府怎么为企业服务上还是有改进空间的。

  作为企业本身来讲,如果我们以中国为大本营,作为一个保底市场,然后再面向世界的话,我觉得有的是好项目。没有保底市场,没有根据地,你向海外发展做大就有困难。

 

工匠精神要成为骨子里的文化

 

记者: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以及工匠精神,在这方面您有什么看法?

柳传志:

  现在制造业出口下降有几个原因,其中一个是成本过高,比如说汇率的变化,还有劳动力成本的增加等。但实际上怎么能够让我们所生产的东西提高价值,并占领海外市场,我觉得还是有文章可做的。这跟供给侧改革实际也是一个道理,就是提高我们出口产品的性能、质量,甚至对原有产品创新性的突破。过去我们曾投资了一个制药企业,我们在投的时候,它基本上是亏损的,我们用8个亿人民币把这个企业整个买下来了。它以前是做维生素、抗生素药类的,这个很容易造成污染,因为它要靠资源,并且跟印度争世界市场,份额相差不多,那大家比的就是成本了。那个时候人民币不停上升,我们的成本就很高,后来我们就把整个业务方向改了,不做这种原料药,就做自己开发的药。时间固然比较长,但是利润从根本上发生了巨大改变,这个企业在香港上市市值达到三四百亿,利润非常高。我们作为投资者,那当然回报也很高了。像这个其实就是坚决走一条创新的路。

  中国需要什么呢?一个是创新精神,更重要的,我觉得对中国人来说,是认真学习工匠精神,这个对中国特别适用。曾经有一家公司的总经理给我讲了这么一个故事,他们的工人绕线圈要两分多钟,日本人绕大概是30几秒,咱们怎么绕怎么加劲都没法再提高了。后来人家说,我挑你们几个工人到日本那儿培训,回来你们再看看。回来之后,18秒一个。这就说明严格地按照规范去做,这种精神头不一样。我们去德国的朋友说,德国人就是对自己的每件事情,都作为一个毕生的事业那样热爱,严格地去做。要特别重视工匠精神,形成一种习惯,否则很难形成真正的产业化。如果要变成一种动力或者一种巨大力量,实际上要形成骨子里的一种文化,我觉得创新精神是需要从学校培养起的,但是做事的严格性,说一句是一句,做一件事是一件事,这种精神我们还是很需要的。

 

"互联网+"的启发:解决数据处理问题 

 

记者:

  您对"互联网+"怎么看?

柳传志:

  "互联网+"一定对包括传统行业在内的企业是一个重大创新启发。比如阿里的金融服务,他把几件事做得比较好,主要是数据的采集和处理。把这个做好了以后就能够很好地解决往外贷款时候的风险问题。另外,通过数据处理本身解决了征信问题,就是被贷企业的信用问题。这个给了我们什么启示呢?就是要充分利用互联网。要没有一个巨大的数据库和数据处理能力,这些东西就做不到。因此,它绝不仅仅是对金融有用。我们的电话手机,语音输入非常好用。但是它为什么连地方话都能听得明白呢?就是因为它有一个具有学习能力的后台。如果各行各业能够把自己的后台建设做好的话,那在业务发展上会有很大的空间,而这些东西,欧洲最起码做得远不如中国。今天,"互联网+"给我的重大启发,最根本的是通过互联网解决数据管理的问题,然后再把互联网用上。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立场.jpg

1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3861 次阅读    0 次回应

专家

柳传志

联想控股董事长、联想集团创始人 /  20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财经

更加轻松、好看、有用、时尚的财经资讯及全球金融市场行情。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民间投资系列谈】柳传志:企业需要明确的“负面清单”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民间投资系列谈】柳传志:企业需要明确的“负面清单”

近日,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接受中国政府网与新华网联合采访,深度解析了关于国内外投资环境的差别、企业负面清单、政商关系等时下关注的企业发展的热点话题。本文根据柳传志专访内容整理。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02338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