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僵尸企业4]“僵尸企业”为何迟迟无法市场出清?

发表于  2016/05/31 06:30   约9分钟

“僵尸企业”是对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会扭曲信用定价体系,积累金融风险

  近日,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围绕“僵尸企业”如何市场出清等主题发表了演讲,演讲实录如下:

  淘汰落后产能与鼓励创新发展是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战略措施,简政放权的商事改革与清除“僵尸企业”是促进企业新陈代谢的政策措施,而这些措施要达到预期的效果,必须遵循市场规律,在法制的轨道上运行。

 

“僵尸企业”无法市场出清的三大原因

 

  优胜劣汰是市场经济发展的活力源泉,而产品没有竞争力、财务不可持续、资不抵债的“僵尸企业”不能有序实现市场退出,是对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会扭曲信用定价体系,积累金融风险。

  “僵尸企业”为什么可以存续下去呢?一是不恰当的政绩考核的压力,促使政府尽力从资金上维持一些僵尸企业的生存。我们的地方政府不断地受到了GDP增长的压力,尽管我们现在说不以GDP论英雄,但是前几天我刚刚看到了全国GDP的排行,还是在评论谁是第一,谁在垫后。我想这种GDP增长的排名对地方政府是一种无形的压力。而当一些“僵尸企业”退出的时候,又会面临着职工下岗的问题,有很多人不理解在市场经济当中的这种就业与再就业的循环往复,这是经济发展的必然过程。在民营企业当中,下岗还是容易接受的事情,但是,在国有企业当中它的人数众多,而让他们下岗政府是颇费心思。因而,在业绩考核压力之下,地方政府不得不采取一些措施,从资金上给予补贴。

  二是不当的业绩考核和责任的追究,又使银行不断地让一些“僵尸企业”靠输血维持。我们的银行有利润的考核,而不良资产的化解和冲消本身对利润是一种侵蚀,而且在我们的贷款方面,不光是说你尽职免责,而是很多事情要终身问责,在这样的利润指标和责任追究下,很多银行想到了,让一个企业能维持多久就维持多久,于是不断给这些企业输血,有财政的补贴,有信贷的输血,这是这些企业能够苟延残喘的制度环境;

  三是现行企业破产制度不健全,社会保障制度不完善,生产要素市场发展滞后,各项政策措施不配套,致使政府、企业、银行、法院,对“僵尸企业”市场出清望而生畏,对企业依法破产或依法重整更是很少问津。我们的《企业破产法》是2006年开始实施的,在此之前每年有4000多万的企业会因而破产,但是《破产法》公布之后,在2014年只有2000多家依法破产,而只占市场出清企业的0.4%,为什么这么多的企业不肯走依法破产之路呢?我想这里有很多的法律和制度方面的原因。打通企业的退出通道,是中国经济增强活力的制度安排,也是中国市场经济成熟的表现。一个市场当中,企业能够生生死死不断循环就是这个企业活力的表现,也是这个社会成熟的表现。

 

《企业破产法》是对双方权利的保护

 

  我们的《企业破产法》之所以不能够有效的实施,除了法律和政策上的不配套之外,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思想认识上的原因。我们应该从认识上提高对《破产法》的认识。首先应该看到,契约精神和对财产权利的保护是市场经济发展的基石,破产就是契约的依法终结。

  破产是什么?破产是把所有的以往合同、债权债务合同全部一次性了结,打扫战场,重新开始。现代破产制度既是对债权人权利的保护,也是对债务人最基本的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的保护。

  破产在中国的文化当中是一件非常不光彩的事情,是大家不愿意接受的事情。在以往的人类历史上,债权债务的关系在奴隶社会是卖身为奴,以身抵债,在封建社会是父债子还,世世代代要偿还过去的债务。而现代企业制度最大的进步就是对所有的债务要给一个了结,在了结的时候要保障债务人的基本人身权利。当我们能够保障一个债务人的基本人身权利的时候就给了这个债务人再次重生的机会,也给了债务人努力来配合债权人,使债权人的利益最大化的一次机会。

  执行《破产法》对企业实现依法重整或者清算,是企业优胜劣汰的保障,是提高社会资源使用效率的保障,也是提高对企业家失败的容忍度,鼓励企业家试错创新精神的保障。任何一个企业都不可能一创业就是永远正确的,都有一个试错的过程,如果我们给了企业以试错的过程,有了这样的容忍度就可以鼓励企业的创新。

  现在,浙江省、山东省等地方政府,还有社会上其他的一些地方政府都已经在市场化、法制化的方向上处理“僵尸企业”上作出了有益的探索。依法实行企业破产重整和破产清算,能够培育社会法制理念划清政府和企业的关系,让企业市场运行。

 

完善破产法律制度,依法促进市场出清

 

  首先,我们要正确处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政府的主要职责是建立恰当的激励机制,创造相关利益方谈判的必要条件,设立谈判的协调机制,而不是具体决定重组和谈判的结果。因为企业的重整在我们现在法律还不够完善,配套制度还不够健全的情况下,确实会面临很多的问题,有的时候行政决策看起来好像效率比较高,但实际上这种决策破坏了市场自我修复的这种机制,应该说长远来说是不利的。因而,地方政府应该更多的为企业市场出清,依法市场出清创造一个良好的谈判条件、判断环境和重组的环境,而不是自己亲自下场去比赛。

  第二,要积极引入预重整制度,将政府协调机制规范化,并赋予预重整一定的法律效力。预重整和庭外重组都是在执行破产程序当中比较简便的,低成本,高效率的办法,但是我们现在在法律当中没有给它以地位,而且没有很好的运用,现在地方政府也在做这方面的事情,希望能够把这些机制法制化、制度化。

  第三,建议在巡回法院或者部分省市高院设立破产与金融审判庭,专司破产与金融案件;因为金融和破产都是比较复杂的事情,有专业的法庭来做的话效率会更高。建议设立破产管理局,作为司法部代管的国家局或内设局,推动《破产法》有效实施和进一步完善,管理破产方面的行政事务。因为破产制度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事情,有法律上的完善问题,有制度上的完善问题,还有涉及到方方面面的一些事情,光靠地方政府来做,其实不如交给一个国家专门的破产管理局来做。

  建议改革破产管理人遴选制度和激励机制。我们现在的破产管理人主要是由法院随机的任命和监督的,主要是中介机构。但是,应该说提高效率来看,应该让债权人会议来遴选专业管理机构比较好,而且我们也希望管理机构能够更专业化一些,不但有会计和律师,更应该有金融界的人士和企业界的人士,他们对企业更加了解。另外我们改进法院对破产案件的考核机制。因为现在一年审结多少案件来考核法院,而《破产法》往往要时间比较长,短则几个月,长则几年,十几年,这样的破产案件如果按照案件的件数来考核的话是法院不愿意受理破产案件非常重要的原因,应该改革这种考核机制。

  第四,完善《破产法》,将《企业破产法》改位《破产法》,增加预重整制度、个人破产制度和经营性事业的单位破产制度。特别是个人破产制度应该建立起来,因为我们很多的民营企业个人财产和企业财产是高度重合的,没有没有对个人财产充分的保护,我们的企业家他就没有安全感。现在有很多企业家,由于没有个人破产制度,所以跑路、转移资产是他最现实的选择,如果我们能够有了个人破产制度,就能够将这些个经营失败的企业家纳入到法制的轨道上,来了结他的历史债务。在《破产法》当中还应该明确破产程序与仲裁程序的关系,合理处置进入破产程序时的劳动合同问题。

  第五,我们应该完善相关配套工作和政策,包括完善与破产相关的税收法律体系。要完善金融机构的公司治理,将债务重组与减免的权利交还给金融机构,同时加强金融机构的内部管理,要将破产立案作为银行不良贷款核销的依据。(作者:吴晓灵,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第十二届中国经济年度人物)

 

20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思·睿言

为读者提供最有价值的观点 /  152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聚焦僵尸企业4]“僵尸企业”为何迟迟无法市场出清?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聚焦僵尸企业4]“僵尸企业”为何迟迟无法市场出清?

产品没有竞争力、财务不可持续、资不抵债的“僵尸企业”,如果不能有序实现市场退出,是对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会扭曲信用定价体系,积累金融风险。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99406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