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没有完美的制度,没有完美的社会

发表于  2016/05/09 06:30   约6分钟

我们离互相恭敬谦让的社会有多远?

我们离互相恭敬谦让的社会有多远?

  最近看到日本、美国等很多发达国家贫富差距的扩大、东欧社会主义制度解体后腐败的蔓延和价值危机、中东突尼斯反政府示威后的内战以及“伊斯兰国”的恐怖,作为社会学家,重新思考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完美的制度,有没有完美的社会。

  经过30多年在发达国家的生活和工作,我得出一个悲观的回答:世上没有完美的制度,也没有完美的社会。判断某种政治制度和某个社会的完美程度,只能衡量这个政治制度是否能让这个社会中较多的人崇尚善行,较少的人走向邪恶;较多的人感到幸福,较少的人感到痛苦。因为“每个人生来既有魔鬼的一面,也有天使的一面”。每个人都可能成长为天使,也同样可能堕落成魔鬼。

  社会学认为一个人无论是成长为天使,还是堕落成魔鬼,都不是其个人的原因,而是与其周围的人的相互影响的结果。人和人只要有接触就会产生相互作用。早上出门如果看到别人的笑脸,很多人会很愉快,还其微笑。如果看到别人对你的愤怒或讨厌的表情,你的表情也会变得可恶。可以推论,如果看不到愤怒、讨厌和邪恶,很多人都会愉快的度过一天。因此人类自从有了社会生活,就一直努力思考和探索一些方法来规范人们的社会行为,以避免人性中的魔鬼像瘟疫一样影响他人。在原始社会形成的规矩、习俗,言传身教,一代传承一代。

  随着人类生产技术和物质文明的发展,人的欲望不断升级,潜藏在人性中的魔鬼演变为对他人的掠夺。为了能够让人与人之间有较多的正面的相互影响,平和地生活,人类的智者开始思考用思想、道德、规范、制度来弘扬人性中的天使,抑制人性中的魔鬼。在古代,儒教用三纲五常、廉耻、行善的道德规范引导人们通过自省和自律的行为赢得他人的尊重,以此维持社会秩序的安定;古印度用种姓制度和来世的轮回说教警示人们如果现世行善,来世即可轮回托生到上层种姓的家庭,从事圣神的工作,得到他人的尊重。如果现世作恶,来世就要轮回托生到贱民的家庭,一生受苦、受难、受凌辱,以此引导所有种姓的人都要扬善抑恶。最早的西方宗教用“原罪论”的说教,启示人们不断警惕和反省潜藏在自己人性深处的魔鬼,用天堂和地狱的说教引导人性的善良,威慑邪恶。

  随着中世纪后科学的出现,20世纪后教育的普及,人类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这些思想和宗教仍然影响着当代政治制度的机制。1950年印度从法律上废除了维持上层种姓合理独占各种资源的种姓制度,但今天种姓意识仍然根深蒂固,不同种姓间通婚仍遭到周围的强烈反对。西方的文艺复兴推翻了欧洲各国的神权统治,但民主制度至今也解决不了“弱肉强食”的观念下越来越大的贫富差距。这就是任何制度都不可能完美的原因,因为制度是在其特定的文化土壤中修正以往的“弊端”。新的制度可以在短时间内告知天下,可构成特定的文化土壤的人不能在短时间内全部更换。

  近代中国,各种革命不仅摧毁了几千年的皇权统治,也剥夺了维持了几千年的父权和夫权的儒教的权威地位,“廉耻、自省、谦虚、温良恭俭让”被嗤之以鼻,但服从和依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已经变成了中国人的的文化基因。现在国人为什么一边山珍海味,一边怨声载道,根源就在于要服从的对象不值得尊重,要想依赖的人都靠不住。想让“人人为我”,已经绝望;想让“我为人人”,没有那个觉悟和愿望。

  要让中国社会向好的方向发展,假大空没有效果,不需要大公无私,也不需要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只要自己能够压住内在的魔鬼足已。但数量非常重要,好人多了,社会的相互作用就会逐渐地影响那些魔鬼外溢的少数人;坏人多了,人性中的魔鬼就会像瘟疫一样影响他人。

  要让中国社会向好的方向发展,从小处、实处着手是有效的方法。可以先从小学生的班级管理、大学生的社团活动,城市小区管理的参与开始。尤其是物权法已经规定业主有权利、有义务参与小区的管理。小区管理中,开发商、物业管理和业主之间冲突的相关法律也不断健全。业主通过管理的参与,逐渐培养自己制定制度,自己遵守制度,自己监督制度的能力;学会协调不同人、不同团体之间的利益关系。遇到内部解决不了的冲突再通过法律伸张正义,抑恶扬善。

  几千年中国的社会生活中,要么治人;要么治于人。公共空间和公共道德严重缺失,“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话从小就听过,却很少品尝到社会生活中“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甜头。“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尤其在当今僧多粥少、狼性流行的时代,能够做到的只能是通过自己的参与,自己的努力,在保护自己权益的同时,创造一个大多数人能够心满意足的小范围的社会环境。在这个过程中逐步改良中国人服从和依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文化基因。这是今后有效地进行制度改革和制度创新,彻底走出怪圈的社会基础。如果30%的民众能做到这一点,就会对其他人形成正面作用,60%的民众作到这一点,我们的社会就会出现;较多的人感到幸福,较少的人感到痛苦。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82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14 次阅读    5 次回应

专家

陈立行

关西学院大学教授,日中社会学会前会长 /  9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杂谈

思客们的思想火花在这里碰撞、交汇成一场盛宴。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世上没有完美的制度,没有完美的社会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世上没有完美的制度,没有完美的社会

制度是在其特定的文化土壤中修正以往的“弊端”。新的制度可以在短时间内告知天下,可构成特定的文化土壤的人不能在短时间内全部更换。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97292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