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精英和民众的分裂,让特朗普逮住了机会

发表于  2016/05/07 06:30   约8分钟

特朗普已经锁定共和党候选人提名。

特朗普已经锁定共和党候选人提名。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台港澳所所长助理张哲馨在与媒体对话时表示,今年美国大选中的“特朗普现象”体现了美国社会精英与普通大众之间对美国今日实力地位、以及国家面临主要问题的认识上出现了偏差。以下为对话节选。

 

美国大选刮起了一股特朗普旋风

 

  我最近刚从美国战略暨国际研究中心访学归来,对此次美国大选所体现的“特朗普现象”算是有一点比较直观的认识。所谓“特朗普现象”,我把它定义为:一个毫无从政经验、满嘴胡言豪语的富商,不仅没有招致中底层民众的反感,反而依靠他们的选票,远远领先于共和党精英层所支持的其他候选人,并在过去一年里成为全国舆论的关注焦点。

  我在1月底,也就是各州初选前,同华盛顿一些学者和前政府官员私下谈起过这次大选,他们当时都看好科鲁兹或者鲁比奥,没有一个人认为特朗普有可能赢。但仅仅一个多月后,初选结果证明这些所谓的“舆论引导者”统统看错了。我不禁在想,为什么他们的判断出现了这么大的失误?我的结论是:美国的社会精英——无论是政界、学界还是商界——跟占美国总人口60%以上的普通大众之间,对于美国今天的实力地位、以及国家面临主要问题的认识上,出现了越来越大的差距

  简单讲,精英层大都认为,美国不但已经从2007年的次贷危机和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中恢复过来,还通过一系列国际上的行动——包括与伊朗达成核协议、打击伊斯兰国、重新同古巴建交、借乌克兰问题打压俄罗斯、通过“亚太再平衡”战略来遏制中国的崛起势头,甚至插手英国“脱欧”问题,等等——巩固了世界领导地位。前几年流行的“美国衰退论”已经让位于“美国第一论”,21世纪仍将是“美国的世纪”。因此,他们相信,美国现在发展势头良好,未来需要继续当好世界老大。

  可是普通民众眼里的美国大不相同。一方面,从经济增长中获益的主要是一些跨国公司和大企业,老百姓的收入基本没什么提高,物价和房价却长了不少,社会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另一方面,全球化的深入发展使大量美国资本和企业流向不那么发达的地区,因为那里回报率更高,而全球的人才和很多非法移民则纷纷流向美国,抢占工作和教育机会,造成就业难、升职难、大学学费高昂等现象。他们不相信美国正变得越来越强大,而是感觉这个国家出了大问题,“美国梦”离他们越来越远。因此,他们希望政府能把更多精力放到促进经济、改善民生上头来。

  我感觉美国普通民众中间出现了一股越来越强的“三反”心态,就是反对全球化;反对美国承担过多国际责任;反对快速社会变革,比如赦免数百万非法移民、同性恋合法化等。奥巴马的控枪政策为何推动不下去?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种心态——一般老百姓觉得美国社会变得太快了,无法在心理和习惯上适应。

 

特朗普因为精英与民众的分裂而上位?

 

  多数民众都认为如今华盛顿的政治精英们根本不了解百姓诉求,也没有办法解决老百姓真正关心的问题。于是,他们希望有个人能跳出来,打破“建制派”,也就是美国传统的主流政治力量对国家政治的掌控,而特朗普正是这个人。

  美国一些媒体称,如果“特朗普现象”继续下去,会造成美国社会分裂。其实不然——这一现象并不是导致美国社会分裂的原因,而是结果的反映。更准确地说,这种分裂不再是民主党与共和党之间的分裂,也不是左与右之间的分裂,而是精英阶层同广大民众之间的分裂。

  还有媒体提到,“特朗普现象”反映了一种反智主义,但我不这么看。人们都知道特朗普在具体政策上信口开河,变来变去,比如,他说要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建上几千公里的隔离墙来阻挡非法移民和毒品,还让墨西哥来买单。这是根本行不通的。因此,普通民众只是欣赏他的态度,而非他的政策。

 

精英阶层为什么会现实对产生误判?

 

  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是社会各阶层之间缺乏交流和了解。那些社会精英每天大多数时间都在电脑前,或者跟自己圈内的人打交道,出门也都开着自己的车,跟普通民众接触越来越少,很难真正看到底层民众的实际生活。

  第二是美国媒体在新闻报道中的“权威偏见”,也就是在采访时基本总是找一些官员、专家学者等权威人士,很少会报道普通老百姓的声音。久而久之,这些精英的观点就会被当作社会普遍的舆论,“舆论引导者”变成了“舆论垄断者”。

  第三则是所谓的“危机疲惫症”。各界精英为了推动自己关注的议题,免不了夸大议题的重要性。一会儿说中国在南海造岛给美国的航行自由带来严重威胁啦,一会儿说俄罗斯在欧洲的强硬表现对国际秩序造成恶劣影响啦,一会儿又说气候变化才是当今各国面对的首要问题啦,等等。但美国民众觉得这些事不关己,听得多了反而感到厌倦——似乎对美国来说处处是危机,但没有一个跟自己有关。

  这些都让精英阶层越来越不接地气,同普通民众的真实需求和感受越来越远。

谁更可能当选美国总统?

 

  如果要打赌的话,我会把所有的注下在希拉里身上。从当前各州初选结果来看,她和特朗普分别作为民主党和共和党候选人进行对决的可能性非常大。尽管很多人非常不喜欢希拉里,但共和党面临的问题更大:一方面,因为特朗普意外崛起,共和党已经出现了严重分裂,无论谁当候选人都难以避免选票大量流失。假如共和党高层在7月份的全国代表大会上硬把特朗普挤下去的话,特朗普很可能会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拉走相当一部分选票;假如特朗普胜出,也会有很多理性选民弃权。

  另一方面,美国大选实行的是选举人团制度,并非每个选民一人一票,谁得票多就当选,而是各州根据选民投票确定选举人,再由全国总共538名选举人投票决定谁当总统。这些选举人相对于普通民众来说,总是要更加谨慎和理性,会更多考虑哪个候选人的政策更加实际。由于特朗普总是信口开河,也没有任何从政经验,他在10月份的两党候选人政策辩论环节很可能一败涂地,拿不出一套系统可行的政策。

 

特朗普崛起对美国的两党制度产生什么影响?

 

  在美国精英层也有左中右的区别。虽然其中一些人,特别是学界人士普遍注意到美国社会不断扩大的阶层分歧,但总体来说,精英层对普通民众的了解很难跟上实际,因为过去十几年美国社会结构,尤其是种族人口结构变化太快了:2000年时白人人口还有75%,现在则下降到大约62%,许多人预测到2050年白人将成为少数族裔。很多新来者还是没有合法身份的“黑户”,他们的生活状况就更不可能为人所知。

  随着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美国社会的阶层分歧也越来越大。根据一项调查,2008年时还有53%的美国人认为自己是“中产阶级”,可到了2014年,就只剩下44%了。大量人口不但生活水平下降,也看不到任何美好的未来,因为他们根本竞争不过从全世界涌入美国的大量人才。这样的趋势可能导致美国两党重新洗牌,或许会出现一个反映两党底层民意的第三党,更加强调本土化和贸易保护,在外交上主张实行孤立主义,尽可能少参与国际事务。这种变化不仅会对美国政治造成巨大冲击,也会给国际政治经济的未来发展带来深远的影响。(作者: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台港澳所所长助理张哲馨,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观点不代表新华网立场

115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Thinker

为读者提供最有价值的观点 /  296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国际

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在这里任您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思客

美国精英和民众的分裂,让特朗普逮住了机会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美国精英和民众的分裂,让特朗普逮住了机会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台港澳所所长助理张哲馨在与媒体对话时表示,今年美国大选中的“特朗普现象”体现了美国社会精英与普通大众之间对美国今日实力地位、以及国家面临主要问题的认识上出现了偏差。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97283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