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共享”忽略的一面:数据背后的灰色产业链

发表于  2016/04/28 16:55   约7分钟

思客讲堂现场,涂子沛与观众分享自己关于数据共享的思考。陈杰/摄

  4月27日,大数据专家、观数科技创始人涂子沛、贵阳市委书记陈刚、中国宽带资本董事长、亚信集团董事长田溯宁应邀做客《思客讲堂》,共同探讨大数据带来的机遇与挑战。在现场,涂子沛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为例,引发了大众对数据共享另一面的思考——数据开放真的安全吗?数据安全的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灰色产业链?让我们看看现场嘉宾怎么说。本次活动由思客与观数科技、北大国发院博士论坛联合举办。

一个故事引发的数据灰色产业链

 

  几个月前,我离开阿里巴巴自己注册一家公司,注册第二天我就开始收到电话,问:你要复印机吗?你要财务服务吗?你要律师服务吗?而且这个电话是从杭州本地来的,过了一个星期,我到了杭州以外,有台州、宁波来的电话,再过一个星期,我连北京、内蒙、辽宁的电话都可以收到,我能够真切感觉到,这个数据的灰色产业链条在不断的延伸。

             ——涂子沛(大数据专家、观数科技创始人)

数据开放:绝对安全只是一个相对的定义

 

  我们现在常常抱怨政府数据不开放,其实政府有政府部门的担心:数据开放之后如果造成了隐私的问题,造成了公共安全的问题,谁来负这个责任?

              ——陈刚(贵州省委常委、贵阳市委书记)

  首先,安全是没有极限的,没有最安全,只有更安全。第二,安全这件事是不断地要去努力,不断地提高安全标准。今天我们定义不出绝对安全,数据摆在哪里算是绝对安全?有吗?事实上,绝对安全没有绝对的定义,只有一个相对的定义。我们要回到相对的角度上,来讲什么是数据的安全。

             ——涂子沛(大数据专家、观数科技创始人)

数据化浪潮袭来,供需行为都将留下数据

 

  我们看到浪潮由互联网跟大数据的数据化驱动,今天看到互联网+的一切,路边摊卖红薯的也可以扫码。掏现金没有留下数据,而扫码就留下数据,消费的数据在互联网上沉淀下来,未来所有的交易都会在线化,都会留下数据。

             ——涂子沛(大数据专家、观数科技创始人)

  今天在滴滴的平台上有上亿的车,有很多消费者,消费者在金隅大厦下单,就可以通过大数据快速的检索,进行快速的匹配,把这条信息送给正在大厦附近的司机,而且是空车。我们今天把供需完全的数据化,完全数据化之后,通过大数据的搜索,供需可以快速地匹配,这就是我们今天共享经济为什么能够产生的原因。

             ——涂子沛(大数据专家、观数科技创始人)

数据交易“灰色地带”多,破坏公民隐私

 

  在贵阳建立大数据交易所之前,数据的交易是两种模式。第一种模式是面对面的谈判模式。第二种模式是桌下交易,也就是说灰色交易,甚至于黑色交易、非法交易。事实上数据有价值,有价值就有它的需求,有需求就会产生交易。

              ——陈刚(贵州省委常委、贵阳市委书记)

  现在有许多互联网大数据公司,他们通过公共的渠道,通过爬虫,来搜集公共媒体能够获取的数据,这些数据精加工以后就可以在这儿交易。而不是把我们公安局的户口数据直接拿上去交易,那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情。

              ——陈刚(贵州省委常委、贵阳市委书记)

成本低廉导致数据倒卖频繁

 

  今天的数据不断的倒卖,是因为今天的数据化成本非常低,甚至可以说没有成本。

             ——涂子沛(大数据专家、观数科技创始人)

  在服务的过程中,怎么保护数据的安全,我想这个问题就更加容易回答了,比如我们数据的产权转移。因为我们看到的数据产权转移实在是成本太低了,而且随时随地可以发生。

              ——陈刚(贵州省委常委、贵阳市委书记)

田溯宁:大数据时代,我们和西方处于同一起跑线。姚冠华/摄

田溯宁:今天大数据的商业模式到底什么样,还在不断的探索中。姚冠华/摄

回观电力时代,我们一样有过安全隐患

 

  我前一段时间看了一本书叫《电力帝国》,当时看整个电的发明过程就想到,今天和那时非常之像。发明电的时候,首先一个问题就是电力不安全,就像今天大家说大数据,第一件事就是大数据不安全怎么办。电的应用,商业模型到底是什么?就像今天大数据的商业模式到底是什么样,还在不断的探索之中。但我们看到,就是这样的企业家和当时的监管机构共同合作,开始了电力时代。

              ——田溯宁(中国宽带资本董事长、亚信集团董长)

对策:有序开放的政策+数据权益的意识

 

  今天的我们很难保护数据,这是整个社会面临的一个极大的挑战。这需要不仅仅是个人意识的提高,还需要政策的制定者、企业的经营者,都要有数据权益的意识,去尊重别人的数据权益。

             ——涂子沛(大数据专家、观数科技创始人)

  在推进数据开放过程中,我认为政府需要探索数据有序开放的模式。比如,把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住址去掉,然后把有价值的数据向社会开放。我们首先是契约式的开放:你是一个法人,你是有一个承担责任的人,我跟你签订约定,把数据有序地向你开放,你用这个数据可以服务于社会,也可以给自己的企业带来价值。

              ——陈刚(贵州省委常委、贵阳市委书记)

  未来数据的交易可能不是说我们交易数据就把这个数据拷给你了,不是的,可能交易的是使用权。而这种使用权可能是一个黑匣子使用权,我只让你查询一个结果,我根本不告诉你这个数据的内容是什么,数据的未来就是服务。

              ——陈刚(贵州省委常委、贵阳市委书记)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实习编辑:盖天天)

作者观点不代表新华网立场

28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12324 次阅读    4 次回应

专家

思客讲堂

新华网思客倾力打造的品牌栏目 /  84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思客

被“共享”忽略的一面:数据背后的灰色产业链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被“共享”忽略的一面:数据背后的灰色产业链

4月27日在思客讲堂现场,涂子沛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为例,引发了大众对数据开放的思索。数据开放真的安全吗?这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灰色产业链?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96728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