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职称制度改革:一个“鸡肋”、两个亮点

发表于  2016/04/23 06:30   约5分钟

  近日,随着中小学职称制度改革的落地,各地教师都如火如荼地谈论中小学教师能够参评“正高”(即所谓的“教授”职称)的问题。职称牵涉到教师的收入生计,无论如何重视都不为过,因此,不少教师跃跃欲试。但从宏观上来说,这并非此次改革的亮点。

  本次改革的亮点在于:第一,将中小学职称通用;第二,北京市将民办教师和编外教师也纳入职称评审范围。

 

评“正高”名额少概率低

 

  这次职称改革,将原来相互独立的中学教师系列、小学教师系列统一并入了新设置的中小学教师系列;将中小学教师职称最高等级各自从原来的副高级、中级,提高到了正高级,从而打通了教师职业发展通道。

  但是,由于“教授级”中小学教师名额有限,评“正高”来提高收入的成功率着实太低。举例而言,北京市共有17万中小学教师,却只有68个正高名额,评上的概率为万分之四。换句话说,“正高”职称等级,和普通教师增加收入没有太大关系。它的更多的意义是给那些已经评上“副高”的优秀教师们一个希望,以免他们因为职称遇到职业天花板而出现“职业倦怠”。这种激励教师努力工作的方式固然有点低级,但是教师们确实都在认真的玩着“升级游戏”。

  因此,中小学教师也可以评“教授”这个话题就显得比较“鸡肋”了。职称改革的最大的亮点,其实是“将中小学教师统一并入一个职称体系中”背后的动机:促进教育资源均衡配置。

 

改革可促进教育资源均衡配置

 

  促进教育资源均衡配置是2015年中国教育最大的话题。中国教育多方面存在资源分配不均衡的问题,如东西部不均、城乡不均、中心城市和边远地区不均等。此外,中小学教师年龄结构失衡也极为明显。甚至有些地方流传着“爷爷奶奶教小学,叔叔阿姨教初中,哥哥姐姐教高中”的说法。的确,由于编制、学历、待遇等问题,高学历的年轻教师很少到小学和边远地区执教。

  2015年,国家密集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包括县管校聘、乡村教师支持计划等。但是出台的政策中似乎并没有解决教师年龄结构失衡问题的突出办法。

  如今,教师们为中小学教师一体化感到欣慰,其中小学教师尤为兴奋,因为他们的职称含金量上了一个台阶,收入也可能随之增加。但是,很少教师认识到打破职称壁垒的同时也打破了中小学教师自由流动的壁垒。当然这种流通更多的是沿着从高中向初中、小学路径进行。

  前期县管校聘的政策打通了教师区域内调动的堡垒,而此次改革又打通了中小学教师职称的壁垒。这意味着,通过高中、初中的年轻教师的调动解决小学教师老龄化问题即将成为现实。但是这对于中学教师来说并非好事——他们面临着背井离乡、遭遇颠簸奔走之苦。只要教师待遇没有实质性增长,工作调动就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在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落地之际,北京将“民办教师和编外教师也被纳入评审范围”则成为促进教育资源均衡的另一个亮点。尽管民办教师试图进入公办学校还是会遇到一些政策障碍,但是反向的流动却“一路畅通”。如果和“停薪留职”结合起来,公办教师就有可能会向待遇更好的民办学校流动,从而有利于民办教育的发展。

 

教育行政化导致资源配置失衡

 

  总之,从2015年以来,几乎所有的政策都是围绕着解决教育资源配置失衡的问题。现在城乡教育资源失衡、教师年龄结构失衡、中西部教育资源失衡等问题,通过教师校长轮岗制度、县管校聘制度、中小学教师职称改革、高考录取方案改革等方法来进行解决,甚至民办公办教育资源失衡问题也相对缓和。

  但是,在这里不得不提醒的是,教育资源配置失衡,很大程度上是教育行政化导致的。如今,教育局的权利越来越大、教师被折腾的越来越厉害,教育资源配置失衡的问题究竟能够多大程度的解决,却还需要实践证明。

  此外,近期这一系列改革,固然可能在短期内起到一定促进资源平衡的作用,但是教育行政权力过大,会不会催生诸如城市“大班教育”和农村“撤点并校”等其他问题呢?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77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14638 次阅读    11 次回应

专家

蒋永红

教育评论员 /  10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思客

中小学职称制度改革:一个“鸡肋”、两个亮点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中小学职称制度改革:一个“鸡肋”、两个亮点

改革的亮点并不是评“正高”职称,而是:第一,将中小学职称通用;第二,北京市将民办教师和编外教师也纳入职称评审范围。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95809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