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VR的演进之路:过去、现在、未来

发表于  2016/04/18 06:30   约9分钟

未来,VR将无处不在

  在谷歌正式招揽“VR技术人员”之前,克雷·巴沃尔(Clay Bavor)早就成为了谷歌内部赫赫有名的“VR小达人”。而如今,他终于得以带领团队一门心思地折腾他热爱的VR技术了。这位一脸稚气的帅小伙是谷歌虚拟现实技术部门副总裁——这可是一个有着“数百名”员工的团队。他们占据了谷歌园区的一栋建筑。这距离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无意中在台上提到了谷歌的第一款VR产品,过去不到两年。

 

【过去】Cardboard带来的惊喜与团队的成立

 

  “Cardboard”是一种廉价的简易头戴式装置,其图像质量根本无法与Oculus Rift或HTC Vive相媲美,而关注度与竞争对手相比也相形见绌。但它的设计团队队长巴沃尔并未因此而退缩。他以一种并不常见的方式来推广这款产品:谷歌赠送和售出了数千个Cardboard,而品牌厂商更是将Cardboard免费送人,鼓励他们试用自己开发的虚拟现实应用;从《纽约时报》到科切拉音乐节(Coachella)主办方,每个公司都将Cardboard送给了他们的客户。

  巴沃尔说:“它让我们参与了解虚拟现实技术,让更多的人知道了虚拟现实技术开发之初的故事——如果没有它,可能根本没有那么多人关注。”到2016年1月份,Cardboard的出货量达到500万部,那个时候,Vive、Rift或Playstation VR还没有上市发售。相比之下,谷歌的虚拟现实技术是面向每个人的,而且已经上市。

  但是不要搞错,谷歌对虚拟现实技术的兴趣已经远远超出Cardboard的范畴:他们投资了极具神秘色彩的增强现实平台Magic Leap,并且收购了Tilt Brush——这是一款让人可以自由发挥的绘画应用,用虚拟现实的无限可能性来激发大脑潜能。就在其他虚拟现实公司试图先不断完善产品、再在未来的某一天去做到无处不在的时候,谷歌已经将这一模式付诸于实践:让尽可能多的人尽快地使用虚拟现实技术,然后再将它变成伟大的产品。

  巴沃尔团队内部已经提出了实现这一目标的宏伟蓝图,其计划涉及谷歌当前所从事的几乎一切业务,同时还与其他许多事情存在关联;这些计划还涉及你的智能手机,以及远远超出这一范畴的产品。

  在巴沃尔开始演示他的机器人后几个月,谷歌巴黎分公司的工程师戴维·科兹(David Coz)的心灵传输(teleportation)概念,入了巴沃尔的法眼。巴沃尔和同事们决定将它开发出来,并在即将召开的谷歌I/O开发者大会上揭开它的神秘面纱。这当然是一个好消息。坏消息是,当时距离I/O开发者大会的召开只剩下两个多月的时间了。

  接下来的两个月里,为了将Cardboard打造成为一款可以发布的产品,十余名谷歌员工暂时放下了他们的本职工作和家人,放弃了正常的生活节奏。那一年的I/O开发者大会后,参加者走出莫斯克尼会议中心,开始将他们收到的各个组件拼凑在一起以后,外界对Cardboard的关注度飙升。同一天,一些公司开始请求谷歌帮助开发并出售他们自己的Cardboard作品。谷歌还在那年免费送给参加I/O大会的每位开发者一部智能手表,但唯一一款具有长期影响力的硬件产品却是Cardboard。虚拟现实成为那届I/O开发者大会的焦点。

  接着,2016年1月份,巴沃尔受命掌管谷歌新成立的VR技术团队,而虚拟现实则成为巴沃尔负责的唯一项目。

  谷歌对虚拟现实技术的十足重视,给了巴沃尔全身心投入到这项工作的机会。他发现自己正领导着一个日益庞大的团队,而在虚拟现实这个新兴行业,既没有进入市场的捷径,也没有明显的赢家,但风险却高得令人难以置信。虚拟现实时代正快速向我们走来。

 

【现在】“先让全世界都体验一番”

 

  从一开始,谷歌的目标就是让其产品出现在尽可能多的人的面前。搜索、YouTube、Chrome、Chrome OS则等产品都是如此。Google VR产品总监麦克·贾扎耶里(Mike Jazayeri)说:“这种理念有点像是指引谷歌开发出最好的产品的永恒主题,”谷歌以相同方式来规划虚拟现实的发展道路。

  Cardboard真正的妙处在于,你可能已经拥有了这个等式中最昂贵、最复杂的部分,而你现在可能随身携带这种东西。巴沃尔说:“你无需在哪儿使用智能手机的问题上作出决定。你无需为了使用智能手机而重新回到某个特定房间或办公室。你也不需要准备三条数据线,将智能手机与一个大盒子连在一起。”

  Cardboard将天时地利人和完美统一了起来。“天时”上,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尚处于早期阶段,当时几乎没有人去尝试这种技术,所以不需要费太多精力就能激发人的兴趣。“地利”,上,依托谷歌资源。“人和”上,与《纽约时报》的合作:依托这项合作,谷歌的虚拟现实设备在某个周日早晨走进了130万个家庭。

  随着谷歌虚拟现实技术团队不断壮大,它不得不面对一个重要的问题。这更像是一千个重要问题,而不是某一个具体问题:你从哪里开始入手?虚拟现实是一种全新的技术,充满着各种可能性,有人会问“虚拟现实究竟有何用途呢?”这个时候,巴沃尔一般会反问用户,他们觉得这种技术会用到哪些方面。这的确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因为正确答案太少了,而有关虚拟现实工作机制的硬性规定也太少了,以致每个决定都显得意义重大。巴沃尔说:“发生在虚拟现实领域的每件事都反映了这种问题。所以,我会提醒我的团队成员,我们会做一件事情,而这件事就相当于决定通过点击Mac电脑屏幕窗口左上角的盒子来关闭窗口。”

 

【未来】VR将无处不在

 

  巴沃尔对VR的未来充满自信。他经常用“黑暗洞穴”来比喻无限可能性。谷歌就身在这样一个遍布障碍和路径的巨大山洞中,晃动着手电筒以照亮尽可能多的东西。巴沃尔说:“由于太新了,以致于考虑到当前技术水平,一切看似都是不可能的或不可行的。”谷歌虚拟现实技术团队有一个小组,每周会开发两款新应用,以了解在虚拟现实环境下击鼓或园艺是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VR不仅仅是谷歌的一款产品,“它无处不在,不仅是我团队的努力方向,YouTube团队、地理位置团队、地图团队、搜索团队和Android团队也在参与。”巴沃尔为虚拟现实技术设定的愿景,注定与谷歌搜索一样重要——将覆盖谷歌一切业务的全新技术和交互方式。

  巴沃尔的虚拟现实技术愿景可以概括为两个方面。首先,他始终致力于完美地捕捉和描绘现实场景。“我很清楚,人们会对体验现实世界内容感兴趣的,”巴沃尔说道。“心灵传输、时空之旅、与你最喜欢的艺术家同台演出,或是提前看到将要到达的地方,这些都是人们感兴趣的体验。”正是源于这种想法,才出现了Expeditions——一个早期Cardboard项目,在这个项目中,老师可以带学生在相应的指导下实地考察地球上的任何地方。你知道,这其实不是真的。

  第二个创意其实是一个长期目标:你怎样超越现实,摆脱现实的羁绊,为人们提供绝对自由的空间,让他们尽情地释放自己呢?毕竟,虚拟现实确实已经很好地体现了现实世界的一面。巴沃尔说,在虚拟现实环境中模拟现实世界的事物,“就好像是在说,嘿,我们这儿有一套惊人的特效系统,”“让我们在这个房间再多放些椅子。不!放条龙怎么样?还是一条三重彩虹呢?酷的东西就行!”他想要看看艺术家杰夫·库恩斯(Jeff Koons)和雕塑家阿尼什·卡普尔(Anish Kapoor)不用黏土和气球,而是用光和铬能造出什么东西。正因为如此,他没有试用Tilt Brush的应用就同意收购这个团队:“它是这款产品的1.0版本,它可以让想法、实物、事件和体验超出大脑的思维,进入你能看到或走到的任何地方,也可以加入一些其他的东西。”

  巴沃尔不愿透露他的团队的具体计划,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但是有很多很靠谱的传闻,比如,谷歌正在开发一款更加高级的Gear VR类型的虚拟现实耳机,并计划在今年推出。再如,“Android for VR”可能即将问世。另外,不要忘了Magic Leap、Tilt Brush和每周在虚拟现实技术团队大楼里进行的大量高端实验。这就是谷歌:他们从来不做小规模的事情。巴沃尔要说的是,Cardboard远不及最后你将在谷歌看到的虚拟现实项目——“我真的想要打造出逼真的虚拟现实。”(来源:虎嗅网)

5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思·悦读

为读者提供最有价值的观点 /  414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互联网

站在前沿,领略前沿,驾驭前沿。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思客

谷歌VR的演进之路:过去、现在、未来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谷歌VR的演进之路:过去、现在、未来

只用半年时间的打造出来的“Cardboard”,是谷歌的第一个VR项目,今年1月份,其出货量已经达到了500万部。本稿对谷歌VR的演进之路,围绕其核心人物克雷·巴沃尔进行了一系列的观察与思考。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95188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