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全球化的时代,你要像这三种人那样思考

发表于  2016/04/15 06:30   约8分钟

glo

全球化的不止是企业,还有个人。

  当今时代,一个深刻的矛盾是企业的进化速度赶不上人的进化速度
  每个个体在企业当中到底应该是什么状态?
  这是企业管理中一个最为重要的因素。《纽约时报》的托马斯·弗里德曼曾经跟阿里巴巴网商大会的网商们分享他对这个世界的看法。他并没有讨论他那本最有名的书《世界是平的》,而是分享了他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外交政策专家迈克尔·曼德尔巴姆合著的新书《那就是曾经的我们》。这本书讲到美国发生的问题和面临的挑战,弗里德曼认为,中国将和美国面临相似的境况。
  弗里德曼说,世界互联程度越高,变革就越快,对创新要求就越高。这个世界今天已经不再按照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来分类,而是可以分成两类:“高想象力国家”和“低想象力国家”。
  “如果我有一个创意火花,我可以在香港找设计,通过再杭州阿里巴巴找厂商来贴牌生产,由一个网站来设计企业LOGO,真正的增值恰在最初的创意之上……”所以,在这个世界上,要么是高创新的国家,要么是低创新的国家。其实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也是如此,要么是高创新的人,要么是低创新的人。
  如何区分高低想象力,弗里德曼列举了三种思考方式。

 

像工匠那样思考

 

  在中世纪,当生产还没有大规模化的时候,无论是做马鞍、鞋、钱包还是烛台,工匠都会在产品上刻上自己名字的缩写。这表明这个东西是我生产的,灌注了我全部的精力,它是独一无二的。这样的产品一定能够吸引到最忠实的用户。
  在网商大会谈论像工匠一样思考本身有一点讽刺,因为互联网公司信奉的一个东西叫做速度。在一个大多数人都在求快的世界里,像太极拳这样的以慢制快的工夫还能否存在呢?
  我常常看到一些经理人,他们充满斗志,当他们提出自己的引领目标,并把引领目标分解到月度的时候,有时候实在令人担忧。
  我也经常会听到这样的说法,“要在今年的某个月做到引爆”或者“在今年,某个项目也要做到产品阶段,成为行业当中的引领者”。“引领”和“引爆”并不简单地意味着建立一个社区,有一定量的粉丝,粉丝在里面互动了,有一定的活跃度;或者,给产品加上某些差异性的功能,它们就能在市场上爆发。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需要一种把一个想法真正做深和做透的精神。这也是一种互联网精神:找到用户的痛点,像神经病一样,把这个痛点彻底解决。然后才可能达到某种引爆或者引领的效果。
  发挥工匠精神的最好口号是“Take pride”,即引以为豪。你需要全神贯注地做你的工作,把一个好想法做深做透,就好像可以把你自己的名字简写刻在这个想法上一样。

 

像侍者那样思考

 

  关于第二点,弗里德曼举例说,他和与他合作写书的曼德尔巴姆教授一起在某餐厅吃饭,侍者跟他们交流得非常愉快,说今天决定额外送他们一份水果。弗里德曼很慷慨地给了侍者很多小费,因为他觉得这样一位侍者让顾客把他所有的已经想到的和没有想到的感觉都实现了。
  这个额外举动取决于两点:第一,服务员对水果篮拥有决定权;第二,现场行为表明服务员具有企业家精神,因为他能够在自己的领地里决定跟顾客发展什么样的关系。
  所以,弗里德曼很感慨地说,一个服务员完全可以像一个企业家一样思考问题。而这又跟他所服务的用户密切相关。
  这里的逻辑就是,这块领地是你的,你的所有的决定都是为了让用户感到舒服,用户舒服了以后,给你再多小费,他也心甘情愿,而且下次一定会再来。
  像侍者一样思考,最终是为了获得用户和留住用户。互联网时代是一个消费者主权的时代,有没有好的服务能力和服务意识,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企业是否能在这样的经济当中成功。
  我们这里谈论的侍者不是任何一种侍者。你需要具备进取性的企业家精神,改变你自己所能控制的那一块领地,发现新的业务和新的机会。如果需要给这种思考方式提一个口号,那就是“be entrepreneurial”,即勇于创业。

 

像新移民那样思考

 

  第三点最为重要。全球化使我们到处流动,想去新的地方生存,而生存唯一的办法就是比当地人更勤奋和更聪明。
  《世界是平的》一书中,有一段至为煽情的话:“小时候我常听爸妈说:‘儿子啊,乖乖把饭吃完,因为中国跟印度的小孩没饭吃。’现在我则说:‘女儿啊,乖乖把书念完,因为中国跟印度的小孩正等着抢你的饭碗。’”为什么美国小孩的饭碗会被印度和中国小孩抢?因为印度和中国的孩子移民了。新移民不会坐等机会,也没有先天优势,只会调动所有的身体能量和聪明才智去争抢机会。
  1984年联合国决定把纽约自由女神像评为世界文化遗产,理由是,这座塑像是“人类精神的杰作”。换而言之,人们看到它,会觉得这个地方有可能给你带来实现梦想的机会,同时,这个地方也和你行为处事的价值观高度相符。
  从另外一方面看,对于互联网的使用,有一个说滥了的比喻,即年轻人是互联网的原住民,而年长者是互联网的新移民。新移民要想在原住民的场地上生存,就得学习原住民的所有技能。
  而所有向互联网转型的企业的员工都是互联网新移民,因为受制于原来企业的范式,他们绝不是互联网原住民。用户交互、交互价值、社区推广、多次迭代、用户体验、导流、建立社群……对于这些,任何一个在互联网公司工作的年轻人都比你更熟练。对于转型企业来说,唯一的办法就是像小学生一样学习,勇于行动,也敢于失败。如果学不会怎么办?最后一个办法,就是把舞台让出来,你来做支持者。
  归根结底,如何把自己由新移民变成原住民?需要stay hungry, 即保持渴求。

 

个人全球化的时代

 

  在弗里德曼看来,下一个工作不是你去找到的,而是自己创造的。没有一份工作在树上等着,要掉到你头上给你做,自己如果不会给自己创造工作,在这个世界上就无法立足。
  他说:“普通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一般般的人只能获得一般般的回报。”
  这句话说得非常残酷。
  我们不断谈论国家全球化、企业全球化,其实很少有人意识到,个人也在全球化。个人全球化时代里最大的变化是,所有东西现在都在向水平化方向发展。我们越来越多地离开一个依靠垂直指挥和控制来创造价值的世界,而走入一个横向的同他人联系与合作来创造价值的世界。世界正由垂直化变成水平化,我们处于一个巨变的前夜。
  无论工作、生活或休闲,我们曾经主要靠组织来联络——企业、专业协会、俱乐部社团和旅游公司。然而,我们现在的联络,正越来越多地依靠个人活动、网上联系与自发的网下会晤,以及与熟人、朋友的朋友和陌生人之间的偶然碰面。甚至一场和陌生人的偶遇,也可能决定性地改变我们的生活。
  你的世界越来越多地独立于机构,而越来越多地受益于你的个人联系。社会由此变得更具流动性、更加不可预测、自由发展、无拘无束。我们正迎来一个有机而个人化的未来,它有着同样重要的两翼:网络个体化,个体网络化。
  就企业而言,我们看到,当今一个深刻的矛盾是企业的进化速度赶不上人的进化速度。唯一的办法是,我们把企业改造成我们希望迎来的那些人的聚集地。

214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55406 次阅读    11 次回应

专家

胡泳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  15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互联网

站在前沿,领略前沿,驾驭前沿。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杰里米•里夫金:迈向第三次工业革命和零边际成本时代

在资本市场以及分享经济中要做的是把工具进行分享,不管是汽车、家庭、能源还是孩子的玩具都要分享,我们这边使用的资源越来越少,这就是共享经济。实际上,我们通过数字化能够做到这一点,然后就可以实现零边际成本。

稍后阅读 时长:33分钟

思客

个人全球化的时代,你要像这三种人那样思考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个人全球化的时代,你要像这三种人那样思考

我们不断谈论国家全球化、企业全球化,其实很少有人意识到,个人也在全球化。个人全球化时代里最大的变化是,所有东西现在都在向水平化方向发展。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95071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