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毛出在牛身上:中国和美国的共享经济有何不同

发表于  2016/04/13 06:30   约7分钟

共享经济2_副本

共享经济可能是互联网对中国的一个馈赠,但也可能让一些人感到痛苦。

  阳春三月,有朋自硅谷来。嫩柳吐新绿、孤山春意浓,我陪他游览西湖。桨声中泛舟,夕阳下登塔,但一路讨论最多的,却是当下中国的创新。

  事出有因。这天早上,我们停车、扫码,在路边小摊用手机就买了几个包子,美国很少有路边小摊,如此普及的扫码支付,天下也唯有杭州,我理解朋友的眼球受到的冲击。

  这是时代的镜头。

  这种冲突感,我也曾体会。去年夏天,我在河南出差,看到当地晚报的头条新闻“农民工天桥底睡觉纳凉,半夜惨遭过路车碾死”,配图触目惊心,而且是当月第二起。在次日的省委会议上,这个农业大省的最高行政长官齐聚一堂,听我为他们理清大数据建设的思路,时任领导随即拍板,河南省成立大数据运营公司、投建“中原云”。

  这就是这个年代的中国,农业文明、工业文明和信息文明“三元并存”。栖身于城市立交桥底的农民工拿着智能手机、卖包子的小摊主也有二维码支付、农业大省也必须上科技平台,这种交错、混搭,是一种独特的视觉冲击。

近日一位外国记者在北京尝试了无现金生存。图上的煎饼果子店都有“微信支付”的标志。

近日一位外国记者在北京尝试了无现金生存。图上的煎饼果子店都有“微信支付”的标志。

 

杭州创新:读者为图书馆采购,免费

 

  回到车上,我接着向硅谷朋友介绍杭州的创新。我相信,这次刷新的,将是他的记忆和神经。

  今年春节前后,杭州图书馆推出了一个叫“悦读”的借书APP。通过它,杭州人可以直接在新华书店拿新书回家。扫码之后,只要这本书图书馆没有,或是尚未达到馆藏量,你就可以带书回家,书钱由图书馆支付。书读完了,如果有朋友想借,只需当面扫码,书还可以在线下朋友圈流转,最后还到图书馆。

  我告诉他,仅一个月,杭州人用APP直接从书店“借” 走了2.5万本书。

  “我在美国的图书馆都没发现!这无异于把书店变成图书分馆,把读者变成了图书馆的采购员。”朋友连声称赞,他感叹创新如此美妙流畅,中国似乎已经不再是他们想象中的中国。

  之所以举出这个例子,是因为我认为,杭州图书馆的创新已经成为当下中国共享经济大潮中的一个标杆。和房子、车子相比,图书是小东西,但这巧妙的体现了共享经济的精髓:“羊毛可以出在牛身上”——图书馆把原本需要员工执行的工作,如选书、购书、传书,通过网络,巧妙地外包给大众,让大家在享受便利的同时不知不觉中成为它的帮手、为它打工。也就是说,羊毛没有出在“自家”的羊身上,而出在“别家”的牛身上。

  这个原理一放大,就是整个新经济的核心:通过互联网,把终端用户引入产业链的产品设计、开发、原料采购等前置流程,以及仓储、批发、运输和零售等后续环节,最终借力终端的消费者,完成一些本该由产品提供方、生产方花钱、花资源才能完成的事情,也就是众智、众包。

 

美国羊毛如何出在牛身上

 

  如我所料,讨论打开了朋友记忆的闸门,我们想起了一位美国Geek,路易斯·安(Luis von Ahn),他是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博士生。

  2002年,26岁的路易斯发明了验证码(CAPTCHA,中文全称是“全自动区分计算机和人类的图灵测试”),它用一排人为扭曲、奇形怪状的字符来判断当下程序的使用者是“人”还是“机器”,目的是防止机器注册、刷机等恶意行为。

  这个时候,《纽约时报》正面临一个令人头痛的任务,他们试图把100多年的报纸全部电子化。路易斯发现,每一天全世界都有几亿个验证码在被校验。他灵机一动,把《纽约时报》的文章切成很多个小片,然后当作验证码发给全世界,结果每个人在使用验证码的时候,不知不觉中就帮他完成了报纸文章的输入和校对。

  没有请一个打字员,借力无数的网民,路易斯把《纽约时报》上百年的报纸都电子化了。2009年,他的公司被谷歌收购,这项技术随即被用于谷歌文库的扫描,更多的网民成为了谷歌的免费校验员。

  一个比书还小的验证码,却做出了一门持续的大生意。

 

都是共享经济,中美有何不同

 

共享经济,考验中国政策制定者的智慧。

共享经济,考验中国政策制定者的智慧。

  从硅谷迁居到杭州,对比美国和中国,常常引发我的慨叹。今天,不仅仅别出机杼的杭州图书馆在创新,在整个新经济领域,中国创新的活跃度都不输于美国,时代的脚步又密又快,乃至我们不得不思考,对三元混搭、人口基数大的中国社会而言,大规模共享经济会不会来得太快?

  例如,图书馆因为借力读者,可以不雇佣本该雇佣的人员,滴滴、快车、优步的普及,车辆可以共享,原本要买车的年青人,可能不买或者推迟购买,房子共享背后的道理也是一样,在全社会资源使用效率整体提高的同时,共享会导致某些特定雇佣关系和消费行为的减少。

  美国已然是制度健全的发达国家,其当下发展的最佳路径,就是通过信息和数据不断实现更好的优化、更大规模的共享,从而提高效率,而中国呢?信息社会虽然在极速前进,但农耕文明的影子却随处可见、工业文明的生产关系还有待调整。我们拥有数量庞大的农民和工人,我们需要就业、需要消费、需要增长,但大胆预测,因为共享技术的成熟和普及,中国的人均拥车量,可能永远不会达到像美国一般的高比率!

  共享经济的大潮,会推动中国经济走上新的增长曲线。三元叠加的现实,可能是中国实现跨越性发展的机会,就此而言,这是互联网给中国带来的意外礼物。但共享经济发展,也会给一部分人带来切肤之痛。它会考验中国政策制定者的智慧,需要他们对现状有更深刻的考量、对利益关系有更谨慎的平衡。而且,这种新的挑战,美国发展的历史也难以为我们提供标本和借鉴。

161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涂子沛

著名大数据专家 /  24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财经

更加轻松、好看、有用、时尚的财经资讯及全球金融市场行情。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思客

羊毛出在牛身上:中国和美国的共享经济有何不同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羊毛出在牛身上:中国和美国的共享经济有何不同

三元叠加的现实,可能是中国实现跨越性发展的机会,就此而言,这是互联网给中国带来的意外礼物。但共享经济发展,也会给一部分人带来切肤之痛。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94785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