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愿意给一条狗发红包吗?

发表于  2016/04/08 06:30   约9分钟

12

你觉得通过电脑和一只狗聊天没问题,但你愿意给一只狗发红包吗?

 

  时代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很多人的观念可能还停留在过去。于是,我们可能会条件反射般地反对一些东西。

  然而我们没有发现,那些我们曾经竭力反对的东西,现在可能已经成为保护我们的屏障。

 

曾经的实名制

 

  某一天我想起了一个朋友,结果,她当然不在我的好友里,我只好搜索她的名字,第一个就搜到了。实名制的社区嘛,就是有这点好处。

  我第一次加她的人人网,也是靠的搜索。结果很明确,头像是她的照片,名字也对上了,点开看籍贯,更确定是她了。于是我加她好友,通过后,又顺便点开她的相册。哇,很多高中时代、大学时代的黑暗照片竟然都在,我一时兴起,下载下来,发在我们群里,开她的玩笑。

  她很快就把我拉黑了。

  据说,这招是网上常用的一招——在人人网上挖掘某个人的黑历史,人们也称之为“人肉搜索”。记得有次在pingwest看到一篇文章,标题中称这个网站为“除了‘人肉’几乎没什么用的人人网……”人们喜欢到这个网站人肉信息,是因为它的社交关系是基于实名制的——后来一度想放弃,但最终还是改回来了——你很容易找到一个人,以及他们的朋友。

  之所以举这个例子,是想引出实名制的话题——是的,一提起来,就要皱眉头的实名制。

 

实名制给自由的虚拟世界添加了一层约束?

 

  在中国充满纠结又狂飙突进的网络发展史上,谁先提出了“实名制”这个概念?

  有人说是清华大学的教授李希光。他在一个新闻节目上提到这样一个观点:你不能因为在网上可以发匿名的东西,就随便对别人进行人身攻击,这同样要承担名誉损害权责任。至于网上传播,甚至可能比印刷媒体传播还要快,还要广,而且它造成的伤害,有时候是不可弥补的……所以建议我们国家的人大立法机构对网上的名誉侵害给以严惩。同时我建议人大应该立法禁止任何人匿名在网上发表东西,包括传统媒体,应该提倡用真名,不用笔名发表文章。这是全球化时代、身份认同时代。利用假名发表东西是对公众的不负责。

  就在李希光发言两年后,2004年5月13日,中国互联网协会发布了《互联网电子邮件服务标准》(征求意见稿),首次提出实名制并且强调电子邮件服务商应要求客户提交真实的客户资料,该资料将是判断邮箱服务归属的标准。这之后,不断有网站试图推行实名制,比如论坛实名注册,博客打算推行实名制。2008年更是在当年两会上,有代表提出了对网络实名制立法的建议,但显然这个建议并未获得共识。 2008年8月,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正式答复网络实名制立法提案,虽未获通过,但表示“实现有限网络实名制管理”将是未来互联网健康发展的方向。

  这个说法在日后的网络发展中得到印证。2010年,中国重点新闻网站和主要商业网站,取消了匿名跟帖功能。第二年,北京市公布实施微博管理新规,提出任何组织或者个人注册微博客账号,应当使用真实身份信息;网站开展微博客服务,应当保证注册用户信息真实。后来出现的微信公众号,也被要求实行实名制注册……总之,谁火、谁的用户多,谁就需要实名制。

  但是,从一开始,“实名制”就饱受指责。经过十多年的强推实名制与反对实名制,这个政策在很多人印象里,已经成为一种“管理”和“限制”网友的手段。其目的就是要给自由的虚拟世界,添加一层约束。

 

实名验证要变得更加严厉了?

 

  这个时候,谁要提出“实名制”这个概念,少不了遭到质疑。尤其是那些使用者众的产品,比如支付宝、微信等网络工具。

  嗯,虽然之前已经有了几个月的舆论铺垫,但可能还是有很多人不知道,你几乎每天都要使用的支付宝和微信,就要施行非常严厉的实名制了。

  以往我们说到实名制,不过是登记了你的个人信息而已。但是这一次,需要实名验证的情况更复杂。

  在说这个手段之前,先简单介绍下背景。其实很多人都知道,支付宝早已经开始推行实名制了。从2014年5月27日开始,如果你的支付宝账户未经过实名验证,将无法进行收款(包括但不限于充值到余额、接受他人向你的支付宝账户转账、AA收款、担保交易收款等)。但那一次实名制的验证比较简单,最复杂的也不过是上传身份证照片。

  但央行出台的《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却提出了更为严格的实名制要求。根据这份办法,支付机构应根据客户身份认证情况,将个人网络支付账户分为三类,不同类别对应不同的实名验证程度:

  像之前那样上传身份证件验证身份的,只能算是I类账户,自账户开立之日起计算,支付账户余额付款限额为1000元。如果你的支付限度超过这个比例,则需要面对面验证身份,或者分别通过至少三个、五个外部渠道验证客户身份信息。

 

你愿意把自己的钱,打到一只狗的账户里吗?

 

  就像我开头写的那样,虽然中国互联网普及也就是最近十几年的事情,但先不说十几年这么长的时间跨度,单说最近几年,中国的互联网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时代已经不同了。

  以前我们说到网络,常会用到一个词:虚拟空间。我记得一度有个网络游戏很火:“第二人生”(暴露网龄了)。在这个游戏里,每个人都可以建立一种新的身份。游戏里,会给你选择的新身份提供住宅、别墅、商店、商务楼、酒吧、图书馆等不同的生活建筑,并有可爱的宠物相伴及大量精心制作的怪物。配合多元化的任务和系统偶然发生随机事件,带领你融入真实社会般的丰富生活。

  简而言之,这个阶段的网络,是虚拟的,甚至是虚假的。就像那句名言所说的:你永远不知道和你聊天的是一个人还是一只狗。那时候,人们反对实名制,部分原因也是为了捍卫这种虚拟的属性,让自己的另一重身份,能够继续在网络世界里存在。

  但现在这个阶段,情况截然不同了。在写这篇文章前,我刚刚从车站打车回家——用滴滴叫的快车。奔波了一天,太疲累了,然而有两个快递还放在社区服务站,我只好又绕了个远去取快递。路上琢磨着,这么累就不要做饭了,于是掏出手机,点了两份外卖,送回家去……

  把这一系列动作重复下来,你就会发现,曾经代表着虚拟社会的网络,已经和我的生活密不可分了。衣食住行,几乎都要用到它——现在公交卡充值我都懒得去充值点了,而是直接用一款APP。

  网络和现实已经如此密不可分,你还要为自己设定一个虚拟的身份,好与真实生活里的自己区分吗?你网上买了东西,怎么让快递员送到虚拟的身份那里?我定了外卖,总得乖乖告诉送餐员我的真实地址——而不是网上填的加利福尼亚吧?

  所以,这些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应用,实名制已经是必不可少、躲避不了的情况了。网络不再是一种虚假的生活,而是真实生活的延伸。

  再问一句:你觉得通过电脑和一只狗聊天没问题,但是,你愿意和一只狗做交易吗?你愿意把自己的钱,打到一只狗的账户里吗?

  所以,那些社交工具里的支付功能,实施更为严格的实名制,其实是保护用户财产安全的一种行为。

  虚拟支付还有一点好处。你要是比较倒霉,丢了银行卡也丢了密码,里面的钱很容易就被取走了(能不能找到贼,只有看取款机摄像头有没有把他拍下来)。但是网络账户里的钱,总需要与另一个账户发生关系,才能把钱大批量转移走。这时候,只要每个支付账户都是实名的,就很容易跟踪到其个人信息。

  这个前提就是,2016年7月1日前,支付宝、微信等支付应用,需要我们更新的实名认证信息。就像我前面说的,这个过程确实会复杂一丢丢,但是,为了我账户里那3.21元余额的安全,我还是要支持一下的。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新华网立场)

21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陈方

专栏作者,资深评论人 /  31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你愿意给一条狗发红包吗?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你愿意给一条狗发红包吗?

你觉得通过电脑和一只狗聊天没问题,但是,你愿意和一只狗做交易吗?你愿意把自己的钱,打到一只狗的账户里吗?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94508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