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创”影响、改变和再造了社会底层结构

发表于  2016/04/06 06:30   约4分钟

  近日阿里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原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梁春晓在“科技转化 双创之匙”论坛上表示,人类正处于从工业时代向信息时代大转型的时代,正在形成新基础设施、新要素和新结构,既有的许多形态和理念都可能失效。“双创”所带来的不仅是创新、创业及其生态的变化,更是对社会底层结构的深刻影响、改变和再造。以下内容根据嘉宾演讲整理而成:

梁春晓:海量“自由连接体”的自由连接共同改变了创新的路径、模式和生态。

海量“自由连接体”的自由连接共同改变了创新的路径、模式和生态。

   谈“双创”必须结合对我国创新格局的基本判断,和对大转型时代的深刻认知。

  总体上,我国体制内的创新被严重高估,而体制外的创新则被严重低估。与体制内许多高校和科研机构热衷于申报经费和奖项相比,大量体制外机构特别是民营企业的创新很少申请资金或参评奖项的动力,因之常常游离于政府的视野和统计之外。这是对创新格局的基本判断,基于这一判断才能找出和明确创新的主体和主导。

  人类正面临百年不遇的大转型,正在从工业时代向信息时代迈进,类似于当年从农业时代到工业时代的转型。这意味着我们原本熟悉的产生于工业时代的很多东西将开始失效。公司这种组织形式还会继续存在吗?传统意义上的知识产权还会继续存在吗?传统的就业方式还会继续存在吗?这一系列问题的答案或许超出我们的想象。两百年前工业革命之时,人们难以相信地主阶层会随之消亡。现在人们同样难以相信工业时代兴起的公司、科研体制、知识产权、就业形态、制度、上层建筑、意识形态也将随着信息革命而消亡。事实上,这些东西正在一点点被信息革命解构和瓦解,直至消亡。

  从工业时代向信息时代大转型过程中可能面临一些重大问题,比如新基础设施、新要素、新结构、新生态、新组织、新金融和新治理等。这里我重点谈三点。

  新基础设施:云网端。时代进步中最重要和最引人瞩目的是基础设施的进步。当今以互联网为核心的新基础设施是“云网端”,即云计算、互联网和智能终端。互联网和云计算已经使极低成本创新和创业成为可能。智能手机、可穿戴设备和智能家电等智能终端也不再只是工具,而是基础设施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作为新基础设施一部分的智能终端,并不依赖完全依赖政府和大机构投资,实现了基础设施建设的“个人化”。“云网端”新基础设施叠加在工业时代的基础设施“铁公机”和农业时代的基础设施土地之上,构成了信息时代的基础设施。

  新要素:数据。近年来,数据开始成为土地、劳动力、资本和企业家才能之外的新的生产要素。当很多人仍沉醉于IT的时候,一个新的时代——DT(Data Technology)时代正在到来。相当多的年轻人已经意识到DT或数据时代的创业契机,比如运用淘宝网的开放数据开发各种数据产品,形成日益可观的数据产业。

  新结构:大规模协作。分工与共享是一个硬币的两面,相反相成,但经济结构的重点和主导正在从分工转向共享,转向大规模协作——基于和面向“巨市场”的大规模协作。比如淘宝网,商家数上千万,日访问上亿人次,日交易几千万笔,这样的市场规模和交易规模从前是完全不可想象的。

  创新和创业都是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在信息时代,不仅是试错,更是大规模试错,“大规模连接+大规模试错+大规模交互”加快了创新和创业的速度。比如,100万个创新或创业主体同时尝试10万种模式,并在尝试的过程中分享和交流,这极大地加快了试错的进程。海量“自由连接体”的自由连接共同改变了创新的路径、模式和生态。“双创”影响、改变和再造了社会的底层结构,对此我特别赞同。

作者观点不代表新华网立场

76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21203 次阅读    8 次回应

专家

梁春晓

阿里巴巴副总裁 /  7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思客

“双创”影响、改变和再造了社会底层结构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双创”影响、改变和再造了社会底层结构

人类正处于从工业时代向信息时代大转型的时代,正在形成新基础设施、新要素和新结构,既有的许多形态和理念都可能失效。”双创”所带来的不仅是创新、创业及其生态的变化,更是对社会底层结构的深刻影响、改变和再造。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94349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