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亚洲面临五大经济风险

发表于  2016/04/05 14:10   约6分钟

展望未来,亚洲五大经济风险隐约可见。

  今年,亚洲发展中经济体预计将增长6.0%,较2015年的5.8%略有提升。人们或许会担心全球经济长期放缓的总体前景,但在亚洲,至少有5个经济体的增长表现可能会明显优于近年来的水平。其中,帕劳和缅甸两国的经济增长可能会远高于外界根据其收入水平和过去5年间本已很高的增长率得出的预期。从这个意义上讲,它们可谓是当前的“增长奇迹”。

  帕劳的强劲增长源自于两个因素。第一,燃料和食品价格降低,大幅减少了其进口开支,因为该国所有的燃料和大部分食品都依赖进口;第二,中国增长模式的转变促使很多人出国度假,以旅游业为GDP 主要来源且成功吸引到很多中国游客的国家得以从中获益。预计赴帕劳度假的中国游客还会继续强劲增长。缅甸经济持续大幅扩张,这是因为该国结构性改革和强劲的国内总体需求,极大地刺激了投资。

  当然,还有另一个极端。一些国家的增长预期明显低于近年来的表现和基于人均收入做出的预测,其中包括蒙古、马绍尔群岛、尼泊尔、亚美尼亚、吉尔吉斯共和国、格鲁吉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

  展望未来,五大经济风险隐约可见。每种风险对各个国家的影响不尽相同。

  第一,美国利率的未来走向以及金融市场随之产生的波动,可能会通过贸易、资本流动、汇率等渠道影响地区经济。

  2015年12月,美联储将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小幅调高了25个基点,达到0.375%。尽管美国利率未来的具体走向仍不明确,但美联储已经安抚公众,未来的紧缩周期将会缓慢推行。当前的预期显示,加息目标是到2017年达到3.75%。

  美国利率的提高将会抑制美国国内需求,以美国为首要出口市场的出口国,会受到负面影响。在亚洲发展中经济体当中,按对美出口占各自GDP的比例,受这种风险冲击最大的5个经济体是:越南(GDP的15.4%)、中国香港(15.2%)、新加坡(7.9%)、泰国(5.9%) 和马来西亚(5.8%)。

  美国加息可能会鼓励外国资本进一步撤离亚洲发展中经济体,并流向美国。的确,自2014年二季度开始,外国资本就一直在撤离这一地区,主要是证券投资和其他投资领域。面对资本流向逆转的风险,最容易受到冲击的国家是马来西亚、中国、菲律宾、泰国和印度尼西亚。

  资本外流会对汇率产生下行压力。2015 年,许多亚洲国家的货币对美元贬值,地区内汇率跌幅在4% 至20% 之间,提高了进口成本。货币贬值对于那些持有高额外汇计价债务的新兴经济体构成了进一步的挑战。从短期外债与外汇储备的比率、银行体系外汇负债和外汇资产的比率这两个衡量外债的指标来看,我们发现老挝、马来西亚、斯里兰卡、印度尼西亚、柬埔寨面临的风险最大。(图1)

1426-16030915241a62

 

  第二,中国经济增长继续放缓,结构性转变持续进行。

  这会通过直接贸易和间接的全球价值链影响其他经济体。在1986年至2011年之间,中国经济年均增长率达9.9%。之后,随着中国经济逐步转型,从高度依赖出口、投资和低成本生产的模式,转向越来越多地依赖国内消费、服务业、创新和高附加值制造业,中国的增长已显著放缓。我们预计,2016 年中国经济将增长6.7%,考虑到中国的规模,以及作为地区邻国关键贸易伙伴的重要性,这种增长放缓会产生重要的经济影响。出产中国曾经极度需求的原材料的经济体,以及为中国供应链提供中间产品的经济体,都会因为中国的放缓而遭受负面冲击。(图2)

  不过,中国的转型也同样会为许多亚洲发展中经济体创造新的机遇。随着工资的提高,中国家庭消费额将会继续提高,其他国家可以从中国巨大的国内市场受益。此外,随着中国经济在全球价值链中上移,许多生产活动可能会转移到其他成本更低的国家。中国经济的放缓和结构调整,的确可以为越南、印度、印度尼西亚、新加坡、孟加拉国和缅甸提供机遇。

  第三,大宗商品价格持续走软,在财政和国际收支平衡的方面,对大宗商品出口国构成了挑战。(图3)

  全球价格长期低迷严重影响到了阿塞拜疆、蒙古、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等大宗商品出口国的出口收入。如果不能发掘其他收入来源,政府服务的公共开支必定受到影响。而巴基斯坦、帕劳、马尔代夫、印度、韩国等大宗商品进口国,却会因为价格走低而受益。

  第四,持续中的厄尔尼诺(El Niño) 现象以及其他极端天气,在亚洲一些发展中经济体造成了严重的旱灾,如果随后发生拉尼娜(La Niña)现象,就可能转变为严重的洪灾。

  较往常更加干旱的状况预计将会在东南亚持续,尤其是在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泰国和越南。东南亚是大米、棕榈油和天然橡胶的关键供应地。同样,由于主产区遭遇旱情,印度的早麦生产堪忧。另一种气候相关的冲击是严寒。尤其在蒙古,寒冬会导致草场植被减少或牲畜难以觅食,并最终导致冬春之交牲畜大量死亡。

  第五,选举及其他地缘政治因素,可能会在某些国家和地区造成政策上的不确定性,并可能使营商环境恶化。

  中国香港、印度、蒙古、缅甸、菲律宾和韩国会经历选举或政府更迭。此外,穆斯林国家间的教派纷争,即沙特阿拉伯与伊朗间逊尼派和什叶派的纷争,可能会在亚洲特别是在这两个伊斯兰教派分歧深重的巴基斯坦蔓延。虽然这五个因素是影响许多国家的重大风险,但对各经济体的具体影响不尽相同。各国政府都应当留意这些风险,并开展结构性改革,采取审慎的举措来缓解相关的负面影响。

1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魏尚进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讲席教授、 原亚洲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  7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财经

更加轻松、好看、有用、时尚的财经资讯及全球金融市场行情。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思客

2016亚洲面临五大经济风险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2016亚洲面临五大经济风险

美国利率的未来走向以及金融市场随之产生的波动;中国经济增长继续放缓,结构性转变持续进行;大宗商品价格持续走软;厄尔尼诺及其他极端天气;选举及其他地缘政治因素,是亚洲各国2016 年面临的五大经济风险。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94330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