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飞力的中国“魂”

发表于  2016/02/18 09:33   约4分钟

孔飞力 资料图

孔飞力总能找到一个有价值的角度,揭示出背后的核心分歧、困惑或悖论。(资料图)

  2月11日去世、15日方传出讣闻的美国著名汉学家孔飞力(PhilipAldenKuhn)先生在美籍汉学家中绝非声名最显赫、最为国人所熟知的一位,却很可能是最特别、最重要的一位。

  囿于自身思维模式、知识结构,加上传统的“文明中心论”影响,绝大多数汉学家———甚至可以说远不止汉学家,更远不止研究中国问题的外国人——— 在分析中国问题时往往会自觉不自觉地套用费正清先生的冲击-反应理论,即将中国历史上或现实社会中的一些问题、现象,归结于对外来因素冲击的反应。

  而孔飞力先生尽管师从费正清,却从根本上否定了这种用起来很“顺手”的冲击-反应论,并提出了“中国中心观”。在他看来,中国近代门户逐渐开放,外界“干扰源”作用愈益明显,并不足以改变一个“事实”,即中国社会的各种现象、矛盾、问题及其变化,最根本的成因依然是本土的,是中国社会自身因素在起更大的作用

  如前所述,孔飞力先生并非那种在专业圈外很“走红”的汉学家,引入版权出版已久、近日才因其不幸去世而突然被“炒红”的《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是其最容易“读进去”的一本著作,在同样是中国近代史爱好者、研究者和古文爱好者的本人看来,却未必是最好和最重要的——至少在深刻性方面,远不如《中国现代国家的起源》和《中华帝国晚期的叛乱及其敌人》,后两本书虽然更“学院派”,普通读者读来不免枯燥,却更能体现其“中国中心观”的研究风格以及(尤其重要的)思考中国历史、现实问题的思维模式:任何过去的、现实的和未来的中国社会矛盾、痼疾或突发性事件,其生成、酝酿和蔓延固然有外来因素的影响、推动,但根本肇源却必然在中国社会自身和内部,因此解决问题的答案,也自然必须且只能在中国社会自身、内部去找。

  将问题的责任更多归于外部因素(不管认为这种因素及影响是正面或负面的),可以轻松解释许多事,也更容易为某些结论、决策找到轻松自如的借口,或看上去效果立竿见影的“头孢”类特效药,却往往因此忽略了自身的问题,忽略了真正的“病灶”,其结果往往是离真正的正确答案渐行渐远。我们可以不认同孔飞力先生的某些学术意见、论断,却必须承认并借鉴其学风、思维方法,必须承认他的“中国中心论”理论,对思考和研究中国历史、现实问题,都是有实际意义的。

  本人曾师从国内一位近代史大家,最早的研究课题是清末捻军史,当时这位近代史大家主张将捻军历史分为六个阶段,其中包括“响应太平天国阶段”、“加入太平天国阶段”和“继承太平天国阶段”等,当时尚是初生牛犊的本人曾质疑“将源起两淮的捻军历史完全依附于源起广西的太平天国历史”,是否有夸大外来因素影响,无形中忽视两淮捻患自身成因之嫌,这种很不成熟的意见,后来得到许多业内前辈和这位近代史大家本人的鼓励,认为是正确的思考问题方式,现在看来,当初这种粗浅意见,在某些方面恰与孔飞力先生“中国中心观”思维逻辑不谋而合。

  “君子和而不同”,孔飞力先生的学术观点本人未必全然认同(如他认为中国古、近代分划点应为太平天国而非鸦片战争,本人就不能苟同),但这种重视外来因素影响、更重视自身肇源挖掘的逻辑和研究方式,却是绝不应被漠视的。“中国中心论”绝不能理解为将中国视作“中心”,而应理解为在看待问题、分析问题时需更多从内部、从自身找答案———在我看来,个中意义非但远不止“故纸堆中事”,甚至也并不仅适用于研究中国的问题:事实上即便现在,在很多领域里,不仍然有许多大名鼎鼎的专家、传媒、学术机构,驾轻就熟地为一个个热点问题“多快好省”地找寻看上去像那么回事的“外来阴谋论”答案么?

“声明”

8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陶短房

专栏作家,评论人 /  29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文化

用文化拓展生命的深度,推动智慧和审美的交流,寻找文化大师。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思客

孔飞力的中国“魂”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孔飞力的中国“魂”

我们可以不认同孔飞力先生的某些学术意见、论断,却必须承认并借鉴其学风、思维方法。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91493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