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乡系列】长辈们学会了抢红包,但互联网还远没有改变故乡

发表于  2016/02/16 06:30   约5分钟

手机进入了生活各个角落,并不意味着互联网思维已渗入了农村。

手机进入了生活各个角落,并不意味着互联网思维已渗入了农村。

  春节,我离开杭州,回到1800多公里外的家乡。

  在生活成本远低于一线城市的草原钢城,互联网的确在慢慢浸入到生活的细枝末节中,悄然改变着城市与城市间的距离。

  滴滴已经布局,但是车辆不多,价格要比出租车略贵;大型商场中都已出现了各大移动支付的标志,除非有折扣,否则使用的人并不多;人们还是习惯用电话叫外卖,而不是使用外卖APP。

  即便人们人手一部智能手机,也知晓互联网能为日常生活带来很多便利。在距离北京仅仅几百公里的家乡,显然大家更习惯相对传统的生活方式。

上海姑娘在江西

 

  回到家乡的我并没有在远离一线互联网城市的生活中感到过多不适,但我相信,有一个人的体会肯定比我更深。

  就是这几天微博上热议的那个,跟着江西男友回老家过年的上海姑娘。

  那位上海姑娘在网上的求助及对男方家庭条件的曝光,早已经被众多网友喷的狗血淋头,我们不做价值判断。但她的行为却真真切切的展现了中国N线农村与一线城市的生活差距。

  她逃离的是我们很多人父辈祖辈早已习惯多年的生活日常。大家在一线城市所享受的互联网时代的红利,并没有波及到更为广阔的乡村。广大农村地区虽然暂时脱离了赤贫,却仍然与城市、互联网有着巨大的鸿沟。

互联网没有那么伟大,也不是那么无孔不入

 

  被互联网惯坏了的我们,习惯了城市便捷的生活,简直无法想象没有WIFI的日子应该怎么过。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会记得1999年9月那次互联网生存实验。12名志愿者被关在12个房间里72小时。他们只有一台能够上网的电脑、部分现金、小额信用卡及基本的生活工具。他们只能通过网络来获取自己所需的食物与水。最终,有11人成功。

  那时,很多中国人都不知道什么叫Internet;那时,还没有多少人看好马云的中国黄页,还没有淘宝、支付宝;那时更没有口碑、美团、饿了么这些外卖APP;那时的QQ,还叫做QICQ,那时还没有微信。

  1999年的实验意味着人类可以仅仅依靠网络就满足基本的生活需求,是一个穿越现实与虚拟的壮举与突破,如今,对于一个城市中生活的人,这就是日常。

  17年过去了,剧烈的时代变迁,让WIFI成了继水电之后又一个难以抛弃的生活必须。但是在6亿还在农村的人面前,互联网的力量显得苍白无力。

是互联网改变我们,还是我们要自己改变

 

  通过春节抢红包,越来越多的“乡下人”知道了微信,了解了支付宝,但并没有因此改变旧式的生活。

  过年才发现,老家越来越多的长辈都有了微信,也在到处寻找“敬业福”。但老家人并没有感受到互联网思维的强大感染力。

  老家人并不会因为用了微信与支付宝就能体会“服务至上,产品为王”的概念。当我向老家卫生所的医生礼貌的询问,能否把已经积了很多灰尘的药换一瓶时,得到了这样的回答:不想要别要。

  被所谓互联网文化浸润良久的我,已经无法适应如此简单直接的回答。

  我从小长大的城市一直都是工业重镇,城市的发展虽然不及一线城市那么迅速,却总是能紧跟发展的潮流。商场里到处可见的某宝某支付的标志、越来越多可用的手机APP让人觉得,家乡仿佛也走在了互联网化的康庄大道上。

  可走进一瞧,只有打脸,一切只是我们美好的错觉。在实体经济还没有被某宝某东所威胁的草原钢城,这里的服务行业根本不会在乎顾客的体验感,也不会主动了解你的需求。

  在这里,无孔不入的互联网仍然无法撬动商业与生活,一切的一切都还在原始的商业逻辑下运行着。

  原本以为无所不能的互联网可以拯救家乡,到头来可能又似黄粱梦一场。有人说“故土尚在苟且,你却在炫耀诗和远方”,以表达改造故土的决心。我却觉得,需要改造的不是家乡,也不是互联网,而是我们。(作者:B12)

“声明”

32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思·悦读

为读者提供最有价值的观点 /  414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互联网

站在前沿,领略前沿,驾驭前沿。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返乡系列】长辈们学会了抢红包,但互联网还远没有改变故乡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返乡系列】长辈们学会了抢红包,但互联网还远没有改变故乡

过年才发现,老家越来越多的长辈都有了微信,也在到处寻找“敬业福”。但老家人并没有感受到互联网思维的强大感染力。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91227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