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让我们审视自己身处的这个时代

发表于  2016/02/06 06:30   约7分钟

  猴年春晚即将如约到来,尽管有着对春晚“看还是不看”、办得“好还是不好”的讨论,春晚依然是中国人过春节必不可少的一道文化年夜饭,历经33年的累积,春晚也货真价实成了春节新民俗。回顾往年春晚,代表作品历历在目,歌曲、小品、杂技、魔术等等令人眼花缭乱,通过对历年春晚经典节目的重看,往往能看到春晚留下的社会印记,这些印记参与并影响了我们的生活。

09

1983年春晚主持人有当时红透半边天的刘晓庆

 

  第一届春晚的举办时间是1983年,当时的决策者没有想到,正是这一活泼的拜年方式一举成名,从此成为被全国人民最为惦记的晚会。当年的春晚主持人,有当时红透半边天的刘晓庆,有相声代表人物马季、姜昆,还有一位后来逐渐淡出公众娱乐视线的王景愚,他在这年春晚主演的小品《吃鸡》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我是后来在互联网上才看到了第一届春晚的片段,因为1983年的时候电视机在农村还是极为稀罕的物件,而且还多是黑白的。记忆里每个村庄大约只有一两户人家有电视机,每当晚上播电视剧的时候,有电视机人家门庭若市,但在春节的时候,电视机肯定是不对外开放的,于是那届春晚的观众,其实应该是改革开放五年后第一批的“新富群体”,具体到城镇和农村,他们是国内第一批“万元户”。

  马季的单口相声《宇宙牌香烟》、歌曲《十五的月亮》、《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这些春晚作品,更多是通过收音机火遍全国,我对后面两首歌的熟悉,多是叔叔们唱给我听的。直到1987年,这年我上初一,家里有了电视,第一次在电视里听到费翔唱《冬天里的一把火》激动异常,这种激动的感觉只有后来听到迈克尔·杰克逊的《颤栗》时才有过。当然,记得费翔的名字和歌,还与当年那场持续了25天才扑灭的大兴安岭火灾有关,那时社会上十分荒诞地传闻,这场火灾与费翔唱的歌有关,我们这些中学生,还义愤填膺地讨论过这把火是不是费翔放的,类似这种莫名其妙的谣言,此后很长时期都在民间流传,这大概和当时信息闭塞有关。

费翔的一把火,红遍了那个年代。

费翔的一把火,红遍了那个年代。

   1988年,牛群的一句台词“领导,冒号”逗坏了观众,牛群作品对于官僚作风的嘲讽,借助春晚舞台传递出来,形成了当年的“反贪腐”舆论风潮。“领导,冒号”的火爆,也和当年中国政府大规模的反腐败行动有关,据新华社所刊文章介绍,1998年各级法院共审理了3.3万起经济罪案,全年共有15.8万干部受到处理,牛群的这个相声,可以说集中反映了官方与民间对官僚主义、贪腐行为的一致态度。

   1990年赵本山首登春晚,凭借小品《相亲》一炮走红,但那时的赵本山虽已成明星,但影响不大,记得1999年我在北京中关村一家电脑城开业的典礼上,还目睹赵本山走穴,在马路边的小广场上表演老太太走路。就对社会不良现象批判的犀利程度而言,赵本山与范伟合作的《卖拐》三部曲是顶峰,但春晚小品从官场批判转向民间批判的早期代表作,应该算赵丽蓉开的头,1995年《如此包装》对娱乐圈炒作进行了辛辣的嘲讽,直到今天,《如此包装》所说的段子,依然在娱乐圈盛行,1996年,《打工奇遇》的一句台词“它为什么这么脆?就是一盘大萝卜”,对社会上有蔓延之势的“忽悠风”进行了一阵见血的批评。

这些瞬间顶格了春晚小品的黄金时代。

这些瞬间顶格了春晚小品的黄金时代。

  从1995年的《如此包装》,到2001年的《卖拐》,再到2009年的《不差钱》,这14年间,是小品创作的黄金时期,诸多小品人,在这段时间里借助小品的形式嬉笑怒骂,创造了无数年度流行语,让观众在爆笑的同时,也感觉到内心的郁结情绪得到了抒发。以《不差钱》为标志,小品质量急转直下,乃至于2009年之后,赵本山等小品创作者年年都为题材和内容发愁,硬凑出来的作品,空洞生硬,再也难现当年风采。2013年,赵本山退出春晚,小品生命力宣告终结。小品中曾批判的社会弊病,如今要么原样不变地继续上演,要么借助互联网的渠道花样翻新,但却再没优秀的小品来针砭时弊。

  2013年,张杰、张靓颖代表快男超女首登春晚,这一年已经离张杰参加快男6年,离张靓颖超女获得季军8年。在快男超女登陆春晚之前,来自粉丝的呼吁声音一直存在,但却也一直没能得到春晚剧组的回应,直到哈文执掌的2013年春晚,这道坚固的屏障之门才被拆除,“现在不是开门办春晚,而是拆门!”来自春晚剧组负责人的这句话,显示出春晚解除对地方卫视的戒备,付出了多大的勇气与毅力。当快男超女登陆春晚之后,春晚算是真正敞开了怀抱,基本上观众所期待的明星如周杰伦、刘德华、小虎队等等,都能登台亮相。但这个时候,多地卫视春晚已经崛起,成为央视春晚的竞争对手,央视春晚一家独大的地位,遭到了挑战。

  2015年,鹿晗、吴亦凡、陈伟霆、宁泽涛四名“小鲜肉”退出春晚,让他们的粉丝大失所望。在这个“小鲜肉”霸屏的时代,央视春晚在2016年还是采取了较为保守的态度,还是老熟人打头,实力派撑大梁,几位有名的小鲜肉皆无缘春晚,明确已经上春晚的TFBOYS是少年组合,春晚依然在众口难调之下,继续着自己特色之路,努力为全国人民烹制一道“娱乐年夜饭”,而观众也将无例外地再次消费春晚,把春晚当成年前年后的一大谈资。

  那些对春晚有高要求的观众,想要通过春晚得到的不仅是娱乐,他们更想在春晚身上,看到自己所生活的时代是什么样子,听到契合自己心迹的声音大声地传递出来。春晚曾经有过这样的功能,它是一年社会、文化、潮流的总结会,是一盘多滋多味的文化大餐。近年的春晚仍然努力想要恢复到其最辉煌时所拥有的口碑,但受多种因素限制,很难再满足高要求的观众。

  三十多年春晚史,能看到社会万象,有欢笑眼泪,也有批判与反思,整体上它还是在贴在时代河流行进,为历史提供一个可参考的镜像。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141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45125 次阅读    9 次回应

专家

韩浩月

资深文化评论人  /  48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文化

用文化拓展生命的深度,推动智慧和审美的交流,寻找文化大师。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春晚,让我们审视自己身处的这个时代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春晚,让我们审视自己身处的这个时代

三十多年春晚史,能看到社会万象,有欢笑眼泪,也有批判与反思,整体上它还是在贴在时代河流行进,为历史提供一个可参考的镜像。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90865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