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极迎接中国经济大洗牌

发表于  2016/01/22 13:00   约10分钟

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经济的一场大洗牌正在开始

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经济的一场大洗牌正在开始

 

  2015年中国经济增长创造了25年最低的纪录,但年增长6.9%的数字还是高出了很多人的预期,这可能和每个评论者自己的观察样本有关,在一些传统经济领域,GDP不仅仅是增长放缓的问题,而是严重的下滑,工厂停工、工人放假的企业到处都是,难免让人忧心忡忡。

  而在不少新兴经济领域,创业的热潮和创新型公司融资估值增长速度令人咋舌。中国经济正在发生的变化如冰火两重天。新兴产业、新型业态、新的商业模式呈现蓬勃发展之势。网上零售额去年增长了31.6%,全国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长10.2%,新能源汽车生产增长较快,增长1.6倍,工业机器人增长42%。

  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经济的一场大洗牌正在开始。

  我们来更仔细的分析各分项统计数据,农林牧渔业增长4.0%,工业增长5.9%,建筑业增长6.8%,批发和零售业增长6.1%,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增长4.6%,住宿和餐饮业增长6.2%,房地产业增长3.8%,金融业增长15.9%,其他服务业增长9.2%。也就是说在国民经济九大子门类中,只有金融和其他服务业(包含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居民服务、修理,教育,卫生,社会工作,文化、体育和娱乐业,公共管理、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等9个门类行业)两项高于6.9%。其他各项都低于6.9%。其中最低的房地产业更是只有3.8%的增长率。也就是说,是金融和其他服务业将本来不太提气的其他行业数字强拉了起来。

  这些数字基本符合我个人对2015年经济发展的直观感受:实体经济整体偏冷,民间金融火爆,科技创新以及和人们提高生活品质密切相关的服务业增长强劲。

中国制造业前景几何

中国制造业前景几何

  中国经济现在遭遇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性质的问题?就是全面的生产过剩问题。过剩的产品从钢材、粮食、煤炭、水泥、电解铝到造船、汽车、住宅、电脑再到服装、鞋帽、家具、玩具、食品,几乎涵盖了中国制造业的是、绝大多数门类。

  这种状况和美国上世纪20年代所发生的生产过剩属于同类的问题。美国从1865年开始进入了工业化发展的快车道。此时南北战争结束,横贯东西海岸的铁路建成。这两件事同时发生对美国意味着统一的大市场形成——来自南方的黑奴和欧洲的农民以及来自西部的大量的矿产、煤炭、木材同时向位于东部和中北部的城市聚集,产生了纽约、芝加哥、底特律、克利夫兰、匹斯堡等等这样一些工业城市。

  从1865年一直到1929年,美国用了65年的时间完成了中期工业化。在这65年中,美国经历了“镀金时代”、“进步时代”和“浮华时代”时代,创造了人类工业史上的奇迹。尤其是1920年代的美国,金融业的高度活跃伴随钢铁、房地产、汽车为代表的的重工业化狂飙突进,创造了著名的“柯立芝繁荣”。

  美国学者狄克逊·韦克特撰写的《大萧条时代》中,作者写下的第一句话是:“1929年10月中旬,展现在一个中产阶级普通美国人面前的,是一眼望不到头的繁荣兴旺的远景。上一年,刚刚走马上任的胡佛总统一本正经的宣布:征服贫穷不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幻想。我们有机会沿袭过去8年的政策,继续向前。在上帝的帮助下,我们很快就会看到,把贫穷从这个国家驱除出去的日子就在前头。”然而,让胡佛没有想到的是,仅仅几个月之后,上帝就歇工了。

  从1929年的10月股市开始爆跌,到1933年底纽交所的道琼斯指数从300多点跌到40多,美国经济整体进入大萧条。到1929年的时候,美国的城市化率都是55%。而1865年美国的城市化率是20%。

  对比中国,如果1979中国的城市化率是20%,这一年正好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开端,也是中国中期工业化的开端。从那时开始,大量来自于中国腹地的农民工开始向沿海流动,中国经济以更高的速度完成其中期工业化的进程。到2014年,中国的城市化率恰好也是55%左右。

  中国经济遇到的是一个市场经济国家固有的经济周期性问题,和美国在经历了“柯立芝繁荣”之后遇到的经济危机有一定相似性。虽然各项正在推进的改革措施,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创业创新热情,对于经济新增长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但这种经济活力的释放不可能完全对冲周期性的大面积经济过剩。真正能够产生对冲作用的只能是时间。

  以房地产产业为例,众多在二、三、四线城市进行房地产开发的中小型房地产企业现在都遇到了资金链断裂问题,银行用各种方式抽回贷款并拒绝发放新的贷款。开发商房子才建了一半,因为银行停止贷款,只能借高利贷,拆东墙补西墙,走向旁氏骗局。民间金融以及P2P的资金大多进入了这个深不见底黑窟窿中,现在,随着民间融资链条断裂的案例越来越多,这些企业连高利贷也借不上了,必然面临关门停工的结局。

  还有一些类似的传统企业,本来已经处于资金链高度紧张的状态下,但去年上半年亢奋的股市让他们产生了赌一把翻身的的想法,把高利贷借来的钱投入股市,有的还加了高杠杆。随着股市的剧烈震荡,原本可以用来进行生产周转的钱都输的精光,企业也因此彻底失去了恢复元气的可能性。

  虽然和1929年的美国遇到了类似的问题,但中国所应对的条件和环境和当年的美国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即将在中国经济领域发生的将是一次“大洗牌”而不是“大萧条”。只要有足够的定力,相信凭借中国经济的自我修复能力,完全可以凭借自身的免疫能力走过难关,在经历一次“大洗牌”之后,上一个新的台阶。

  首先,因为体制不同,只要不发生大的判断失误,中国有足够工具和手段抑制经济的断崖式下跌。在过去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所积累的调控和管理经验都会发生作用。

  在中国经济面临空前下行压力的同时,中国劳动人口供应开始同步下降。导致的直接原因就是,经济下行但失业率没有上升,人均收入水平甚至超过GDP增长水平。这为中国应对经济问题创造了一个绝佳的窗口期。众所周知的是,大量失业才是所有经济危机最大的麻烦。2012年的时候,中国劳动力供应的人口高峰过去,那一年也正是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开始明显放缓的一年。之后劳动力供应逐年降低。所以这两年,大家看到这样一种现象,一方面大量的工厂、工地关门停业,但另外一方面,保姆、快递、服务员等岗位的工资还在提高,制造业、建筑业招工依然困难。

  这不是巧合,而是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在恰当时机显现出了关键的作用。2016年进入劳动力市场的人,如果是初中毕业,大体出生在1999、2000年,如果大学本科毕业,大体出生在1993年、1994年。而从中国的人口出生数量年份看,1991年是个分水岭,当年出生人口数量从原来持续多年的每年2500万人口左右,骤降为2000万人口左右,到1996年又骤降为1500万左右,最少的1999年甚至骤降到最低记录,年出生人口只有1100万人。综上统计。今后的几年将是中国劳动力年供应量极端缺乏的几年。有这样的数据做支撑,中国经济即使有更大幅度的下行,失业人口也不会剧烈增加。

  因此,对下行压力极大的中国经济,完全可以问一句:“何事惊慌?”我们可以用平和的心态面对由此带来的一次大洗牌。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在其著作《美国怎么了》一书中做过统计。从1930年到1970年美国的亿万富及其家族的数量减少了80%,众多原来的富豪在经济转型的过程中被淘汰,在新的商业格局中,财富的集中度降低,但新公司的不断出现导致中小富翁层出不穷

  在美国曾经经历过的经济结构大调整中,众多传统行业的企业被洗出局,而如麦当劳、迪士尼等消费类大企业不断崛起。美国的经历证明,整个工业化中期结束的是以钢铁、水泥、煤炭为代表的重化工业经济,向生活品质提高的消费经济的转型的过程。

  这个过程中就是大洗牌的过程。有的人在这个过程中会倒掉,有人就是提前收手的通过各种基金把钱交出来让专业的人士去进行投资。在2015全年的统计数据中,能够看出一些新兴领域里的投资趋势十分旺盛

  例如,民间对第一产业的投资速度增长超过30%。因为农业是中国经济在过去30年成长过程中最大的洼地。随着一系列法规政策破局,农业领域一定会出现众多的创新型公司。

  另外,公共设施的方面投资还有交通的投资还有公共卫生、养老方面还是新的投资增长都非常迅猛。还有传统的餐饮、旅游等领域里,有更多的高素质有企业管理经验和互联网思维的人来进入到这样的行业,对传统的服务业的改造也是非常明显。在些领域,都会有大的增长前景。

  未来的中国经济,总体上来说个不取决于几个央企或者巨无霸民企是死是活,而是取决于有多少中小企业能够崛起。而我相信,只要给他们充分的时间,在中国巨大的需求支持下,一定会万物生长。

84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刘戈

央视财经评论员,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  20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财经

更加轻松、好看、有用、时尚的财经资讯及全球金融市场行情。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积极迎接中国经济大洗牌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积极迎接中国经济大洗牌

虽然和1929年的美国遇到了类似的问题,但中国所应对的条件和环境与当年的美国有很大差异,即将在中国经济领域发生的将是一次“大洗牌”而不是“大萧条”。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90323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