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雪健:得了奖,就不能给荣誉丢人

发表于  2016/01/21 16:05   约5分钟

2016年1月20日,著名表演艺术家李雪健做客思客讲堂,讲述了他至真至情的艺术生涯及人生感悟。作为囊括了中国影视界全部个人表演奖的“大满贯影帝”,得奖对他而言已不稀奇,但是他所得的每一个奖在他心里的分量都很重,他说“演员对待奖项要自知,然后就明白应该怎样对待这个荣誉,你应该把它变成动力、变成力量,去更好地进行创作,不给这个名誉丢人。”

陈竞超摄影-27

李雪健:得了奖,就不能给荣誉丢人 陈竞超/摄

  

每一个观众的肯定都是一座奖杯

 

  思客:网友在追《少帅》这部剧时给予您很多好评,您对您的表演满意吗?

  李雪健:每一位网友的评价都是一个奖杯,听了这些话我就像得了奖一样,我会非常珍惜,把它作为今后我进行创作的精神力量。其实网友们对我的夸奖不是我一个人得到的,是整个剧组创造的,所以这个奖杯应该献给全剧组、献给张黎。这个戏从创作到开拍,一直到拍完了审查,最后真正和观众见面,在这个过程中最辛苦的其实是张黎导演。我是露脸的,我沾光了。

新华网董事长、总裁田舒斌赠送李雪健漫画  姚冠华/摄

新华网董事长、总裁田舒斌赠送李雪健漫画  姚冠华/摄

  

演员要自知,要正确对待荣誉

 

  思客:您有一句获奖感言都成为金句了:“苦和累都让焦裕禄受了,名和誉都让傻小子李雪健得了。”这个真的是您的金句,那您怎么看待奖项和荣誉呢?

  李雪健:没得荣誉的时候其实挺想得的,那时候来了戏了,我记得我得了首届梅花奖,“梅花香自苦寒来,得了一个奖”。在公众场合还淡淡的,回到家没人了自己一会儿把奖杯搁在这儿,一会儿把奖杯搁在那儿,自得,还有一种满足感,为什么?这是社会、专家对你劳动的认可,这也是力量,看不够。

  后面慢慢地有了一些精力了,又创作了一些角色之后,慢慢地又有了新的认识,就是这个奖是观众把对待戏中人物的情感,寄托在了演员的身上。比如《焦裕禄》给我的奖杯,那是大家喜欢焦裕禄,我沾光了;比如《渴望》中的宋大成也是,那是喜欢这个好人,久违了的亲情,所以我又沾光得了奖了。

  而且演员要自知,这个人物的成功,是编剧扎根生活、扎根人民写出来的,是导演带领着全组的创作人员深入生活、深入观众一起创作出来的。要知道,要自知,所以你就明白你应该怎样对待这个荣誉,也应该把它变成动力、把它变成力量,你去更好地进行创作,不给这个荣誉丢人。

陈竞超摄影-23

李雪健接受思客专访 董博越/摄

  

大学生电影节的奖是孩子们对杨善洲的怀念

 

  思客:您最看重哪个奖?您最喜欢哪个奖项?

  李雪健:哪个奖都是人评出来的,我都喜欢。但是根据不同的人物有一点不同的偏爱,比如《杨善洲》的放映就和20年前《焦裕禄》放映的情况差距有点大。你看《焦裕禄》那会儿1990年、1991年投资130万,最后演的时候一开始是组织,后头就不组织了,都是全国自动买票了,票房是13000万,是投资的100倍。而20年以后的《杨善洲》,这也是一个学习焦裕禄式的好干部,它的票房也是下了文件了,也是过了亿,在影院放映了最少3个月,有人组织看他就可以放,不像有的戏,演了两天就拿下不放了。《杨善洲》特殊,有文件,就是只要有人组织看,电影院就可以播,才破了亿。但是一开始没下文件的时候,放映情况很悲惨。

  所以我就特别偏爱那个大学生的奖,因为孩子们评奖时,他要看,他必须看了以后他才能够评,所以他是真正认认真真地看,仔仔细细地讨论过,最后把这个奖给了《杨善洲》了,也提出了很尖锐的意见。所以我就把这个奖杯拿到了云南,我放到了他那里,我让老人家的在天之灵能够看到大学生孩子们对他的怀念。

  本期《思客讲堂》由新华网思客与北京语言大学当代中国研究所、北大国发院博士论坛共同举办。本文根据专访内容整理而成。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104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17729 次阅读    10 次回应

专家

李雪健

著名表演艺术家、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 /  7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文化

用文化拓展生命的深度,推动智慧和审美的交流,寻找文化大师。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李雪健:得了奖,就不能给荣誉丢人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李雪健:得了奖,就不能给荣誉丢人

作为囊括了中国影视界全部个人表演奖的“大满贯影帝”,得奖对李雪健而言已不稀奇,但是他所得的每一个奖在他心里的分量都很重。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90249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