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丨剑桥博士:沙特伊朗撕破脸的前前后后

发表于  2016/01/09 06:30   约8分钟

  1月2日,沙特将著名什叶派教士尼米尔连同46名囚犯一起处死,一石激起千层浪。从伊朗抗议人群怒烧沙特使馆引发到两国断交,再到科威特、卡塔尔、吉布提等国纷纷召回驻伊朗大使,乃至沙特“误炸”伊朗驻扎也门使馆,前后不过6日光景而言。目前事态还在不断扩大,可以预见,近期或将有更多逊尼派国家外交人员撤离伊朗,而早放出狠话要“血债血偿”的德黑兰恐怕也不会对“误炸使馆”一事善罢甘休。

  回顾尼米尔案的前前后后,笔者认为,虽然现在做出任何定论还为时尚早,但令人担忧的是,目前沙特与伊朗这两大中东“宿敌”具备将冷战升级为热战的意愿与能力。

 

沙特伊朗撕破脸,但两国博弈才刚刚开始

沙特伊朗撕破脸,但两国博弈才刚刚开始

沙特:蓄谋已久的挑衅

 

  首先,沙特方面选择在新年期间冒“什叶派之大不韪”斩杀尼米尔,且不给他体面,使其“降尊”与“基地组织”成员一同赴死,并非一时冲动,倒更像是“蓄谋已久的挑衅”。

  自“阿拉伯之春”爆发以来,中东争霸的天平日益向伊朗领导的所谓什叶派“邪恶轴心”倾斜,沙特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中东“民主变革”浪潮未曾冲垮被沙特视为“眼中钉”的巴沙尔,却搅乱了邻国也门,还让什叶派“匪帮”——胡塞武装“渔翁得利”,由此沙特周边就形成了一个“什叶派包围圈”,把利雅得被压得喘不过气。

  而“伊斯兰国(IS)”的步步坐大,更让沙特慌了神。无论最初沙特有没有“助纣为虐”,去年美国从“反恐”大局出发,对巴沙尔“加倍容忍”,还积极促成伊朗核谈,修复同德黑兰关系,不仅会导致“敌强我弱”,更让沙特面临被山姆大叔“弃至冷宫”的危险。

  在此背景下,沙特终于按捺不住,决定从也门寻求突破口,趁胡塞武装根基未稳之际“先发制人”。在以色列的协助下,好大喜功的沙特新王率领逊尼派阵营众多弟兄攻入也门,与隐身胡塞武装背后的伊朗展开“代理人之战”。

  不过,半年过去了,沙特不仅没有得到半分便宜,还在2015年岁末,被它所鄙视的“绿林组织”逆袭:沙特南部数省军事据点接连被胡塞武装的导弹射中,遇难将士超过500人。

  更糟的是,眼看前线战事胶着,沙特竟后方不稳。长期以来“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的土豪沙特,终于在低油价持续一年半后“为钱发愁”,面对高达1350亿美元的财政赤字,不得不触动福利支出这块“动不得的奶酪”,上调水电、煤油、汽油等价格。如此一来,不少早已习惯高福利生活的沙特人心怀不满,加上新王萨勒曼上台后搞“朝廷大换血”引发统治集团内部权斗不已,国内政局不稳定因素急剧增加。

  一定程度上,沙特选择在这个时候处置尼米尔,挑起教派冲突乃至两国争端,有转嫁矛盾的考量,旨在淡化沙特逊尼派的“内部矛盾”,增强占国内人口大多数的逊尼派群体凝聚力。同时,秉承“乱世用重典”的理念,沙特自2015年以来骤然增加死刑数量(2015年沙特执行的死刑数量,创20年来最高纪录),也不乏杀鸡儆猴,震慑“造反者”之意。

  此外,在美国准备兑现承诺,解除对伊朗制裁之际,同伊朗闹翻,也可逼迫一心想充当沙特和伊朗“和事佬”的山姆大叔“选边站”。毕竟,假如沙特和伊朗真到撕破脸皮乃至短兵相接的地步,加入中东话题能够就此成为美国两大党派选战的关键议题,美沙伊的三角关系或许会有新的变数。

  实际上,早在12月中旬,沙特组建名为“反恐联盟”,实为“反什叶联盟”的攻守同盟(包含34国,却但把伊朗、叙利亚、伊拉克排斥在外),无视美国将伊朗纳入反恐、叙利亚和解等中东重大事务谈判桌的不懈努力之时,已经打定主意“孤注一掷”,处死尼米尔只是 “在火上又浇了把油”。

 

伊朗态度:为闹翻而闹翻

 

图为沙特驻伊朗大使馆遭示威者纵火

图为沙特驻伊朗大使馆遭示威者纵火

  与沙特在尼米尔案中赤裸裸的蛮横无理相比,伊朗总统鲁哈尼与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在事发后唱起了“双簧”:前者义正言辞地指责沙特使馆门口的纵火者,并表示严惩不贷,而后者则晒出讽刺漫画,嘲笑沙特与“伊斯兰国”“一丘之貉”,还放出狠话,声称要对沙特“神圣报复”,令其“血债血偿”。

  虽然比沙特多了几分扭捏矫情,但伊朗的总体态度还是“为闹翻而闹翻”。当前,沙特面临内忧外患,可以说是伊朗“收拾对手”的“天赐良机”。德黑兰所需要的无非是一个“动手”的借口,而尼米尔之死正好可以让伊朗“师出有名”,伊朗高官对沙特言语相激又惺惺作态,也正是为了让自己占据“道义高地”。

  为了这一战,从数月前,伊朗就已经开始厉兵秣马。 据《中东日报》日前报导,伊朗技术专家正在同胡塞武装合作研制飞毛腿导弹,并改进Volga地对空导弹,看来旨在提升胡塞武装攻击沙特本土的能力。鉴于胡塞武装已经转守为攻,未来也门战争或将不再局限于也门境内,而是波及到更多阿拉伯半岛国家。

  此外,沙特境内约占十分之一人口的什叶派一直是伊朗“统战”的重点。时下,哈梅内伊正在以什叶派“宗教权威”的身份煽动什叶派沙特人抱团对抗政府。倘若得手,沙特恐怕面临内外夹击。纵然不得手,若能挑唆更多什叶派沙特人不时骚扰滋事,也可让沙特分神,顾东不顾西。

  再者,就在人们密切关注去年年底沙特组建“反恐联盟”的同时,切不可忘记伊朗早在沙特之前就已开始在暗中集结“什叶派反恐联盟”了。2015年,在伊朗抗击IS过程中,除了积极开展与叙利亚和伊拉克政府军及什叶派民兵联合反恐行动之外,还出价数千美元征召了成百上千名阿富汗或巴基斯坦什叶派穆斯林,既是为了增强对伊拉克、叙利亚恐怖组织的军事打击,也是为了加固巴沙尔政权。沙特与伊朗各自以反恐名义拉帮结派,并不利于反恐资源的整合,而且随着教派分立日益激化,还可能让反恐力量间掣肘加剧、乃至出现内斗火并。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看起来伊朗为首的什叶派各方作战斗力更强,而沙特则因自身焦头烂额,主要盟友海湾诸国军力孱弱而暂居弱势。但去年三访沙特、又积极响应沙特组建反恐联盟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有望在中东派系角力中成为沙特的重量级砝码。由于埃尔多安近年来一系列“惊人之举”使其陷入“外交孤立”,他与萨勒曼国王倒成了“难兄难弟”。

  总之,目前各有“出手动机”中东地区两大阵营已在摩拳擦掌、陈兵布阵,双方愈演愈烈的冷战与骂战有升级为热战的危险。不过,最终此种隐患会否被引爆、何时被引爆,还须拭目以待,这其中的主要变量包括美国、以色列的态度,还有IS的动作。但是不难预料,2016年的中东恐怕很难太平了。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33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9863 次阅读    4 次回应

专家

张楚楚

剑桥大学政治与国际研究系博士研究生 /  7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国际

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在这里任您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独家丨剑桥博士:沙特伊朗撕破脸的前前后后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独家丨剑桥博士:沙特伊朗撕破脸的前前后后

剑桥大学政治与国际研究系博士张楚楚为思客独家撰稿,梳理中东地区大国断交的前前后后。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89081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