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2015,网络流行语背后的文化变迁

发表于  2015/12/31 10:58   约15分钟

 

电影《天下无贼》使“xx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成为网络流行语

电影《天下无贼》使“xx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成为网络流行语

点击阅读网络流行语不完全编年记录(1996-2015)

 

  网络流行语的形成并非全是偶然,某一词句能成为网络流行语除了简单形象、生动有趣外,往往还反映了某种普遍的社会心理和社会情绪。因此,网络流行语不仅仅是一个语言现象,已成为社情民意、社会心理的特殊载体,折射出网络文化发展的阶段性特征。

 

网络流行语:一种特殊的舆情载体

 

  与新闻、评论等舆情载体相比,网络流行语有以下特征:

  1.反映集体的认同和感受。如马学良、瞿霭堂所言 ,“语言的产生和发展变化是社会集体意志的产物。”在海量信息中,只有那些最能触动公众心理的话语,才可能迅速引起相当数量网民的关注认同,进而爆炸性地传播开来。而互联网则为社会情绪、社会意见的这种汇集、整合、表达,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土壤。

  2.推动舆论升温发酵。网络流行语简洁诙谐、生动形象、新奇别致、感染性强,具有特殊的传播效果,对加速事件传播,提升社会关注具有特殊作用。这在“躲猫猫”“俯卧撑”“范跑跑”“70码(欺世马)”“开胸验肺”等热点事件中表现得十分突出。

  3.形成“无所不在”的批判。网络流行语将零散的意见整合起来,形成特殊的“集体大合唱”,引起社会舆论更为广泛持久的关注。同时,网络流行语具有很高的“可复制性”,从网络段子、网络造句、网络歌曲到文章评论、相声小品、影视剧目、日常闲谈、文化衫、玩偶等等,网络流行语往往被反复引用、不断衍生,推动舆论病毒式扩散,对当事人或相关现象形成如影随形的逼问和反讽。

  4.具有草根、亚文化特质。大多由草根网民发起、传播,反映了多元、狂欢、草根崛起、权威消解等网络文化现象。其中包含不少俚语俗语甚至低俗词汇,如“尼玛”“屌丝”“逗比”“砖家/叫兽”“你妹”“装逼”“草泥马”“逼格”“撕逼”“蛋疼”“碧莲”“碧池”等。

 

反映了什么样的社情民意?

 

  1.对社会热点的评判。一是对热点事件和现象的评判。如借“一个艰难的决定”表达对企业竞争挟持消费者的不满,借“西毕生”讽刺学历造假,借“范跑跑”批判极端个人主义,借“我爸是李刚”质疑“官二代”仗势欺人。其他还有“黑哨”“楼脆脆”“正龙拍虎”“开胸验肺”“跨省抓捕”等。此外,“做人要厚道”“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不作死就不会死”“且行且珍惜”等,有劝诫意味。“秀下限”“无知者无畏”等,则是对突破底线行为的批判。二是对官方回应的质疑。借刻意突出、反复引用原话来进行反讽。比如,云南“躲猫猫”事件,网民认为在看守所这么严肃的地方,居然还有“躲猫猫”这么温馨的游戏,居然导致一个青壮年的意外死亡,实在不可思议。之后针对类似事件又出现“喝水死”“睡觉死”“大便死”等网络流行语。类似的还有“70码(欺世马)”“俯卧撑”“休假式治疗”“维修性拆除”“轮流发生性关系”等。三是对“雷人雷语”的讽刺。比如“你是替党说话还是替老百姓说话”“先谢国家”“这事儿不能说太细”“你是哪个单位的?”等等,均反映出舆论对官僚态度等的批判。近年来“雷人雷语”引发的网络流行语明显减少,显示在舆论监督压力下,领导干部和社会名人更加谨言慎行。

  2.反映阶层、群体问题。不少网络流行语与“社会阶层”有关,如“蚁族”“草根”“屌丝”“土豪”“干爹”“逆袭”“高帅富”“矮丑锉”“X二代”,以及“我爸是李刚”“恨爹不成刚”等,反映出舆论对社会阶层断裂、贫富代际遗传、底层民众向上流动机会减少等问题的焦虑。网络流行语还显示出对当前新社会群体的特别关注。比如“海龟”“土鳖”“海带”“白骨精”“月光族”“宅女”“宅男”等,都有着鲜明的时代特征。此外,出现了描述特定男人、女人的“小鲜肉”“暖男”“伪娘”“女汉子”;描述青年人的“普通青年”“文艺青年”“二B青年”。即使是“芙蓉姐姐”“凤姐”“犀利哥”“五道杠”等指向个人的网络流行语,反映出的也是对特定群体的看法态度。而“五毛党”“自干五”和“体制婊”“带路党”“美分党”等,则带有明显的政治态度站队意味,成为网上争论中频繁被使用的“帽子”和“鞭子”。

  3.反映民生社会诉求。如“蒜你狠”“豆你玩”“糖高宗”“姜你军”“苹什么”,反映出民众对农产品价格轮番上涨的惊讶无奈。“被就业”“被捐款”“被代表”“被自愿”等“被XX”系列,反映了公众对知情权、参与权被剥夺的不满。类似的还有,“农妇、山泉、有点田”,显示在追求“成功”的快节奏时代,一些人对小富、安稳生活的向往;“十面霾伏”显示对严重空气污染的担忧,“逃离北上广”流行的背后,是进入一线城市的年轻人生活工作压力大、缺乏归属感等复杂感受。

 

折射出的社会心理

 

  杜骏飞曾归纳了网民心理的九大特征:渴求新知、猎奇探究、彰显个性、娱乐时尚、减压宣泄、跟风从众、追求平等、渴望创新、自我实现。这在网络流行语中大多有所体现,观察近二十年来的网络流行语,以下几种心理比较突出:

  1.面对纷繁世相的惊讶。近20年来,表达“惊讶”的网络流行语数量是如此之多,角度是如此之丰富。比如“汗”“弓虽”“穿越”“霹雳”“雷人”“相当地”“额滴神啊”“细思极恐”“我和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吓死宝宝了”“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用来感叹各种少见的现象;“无语”“给跪了”“毁三观”“重口味”“人艰不拆”“随时受不了”“你家里人知道吗?”“不能放弃治疗”多指令人难以忍受的个人言行;“学霸”“不明觉厉”“霸气外露”“新技能get√”“高端大气上档次”“画面太美我不敢看”,则表达的是相对正面、积极的惊讶感受。不少词句都有独特的含义,比如“穿越”包含“时空错乱”的感受,“人艰不拆”表达了“可怜又可悲”“呵护小人物脆弱的自尊”等态度感受,“蛋疼”“神逻辑”“什么仇什么怨”表达了对动机、逻辑的难以理解,“不明觉厉”则带有类似“高山仰止”“外行看热闹”的惊叹。此外还有“神器”“神回复”“史上最”“也是醉了”“也是蛮拼的”“很黄很暴力”“很傻很天真”“很好很强大”等等,各自有不同的意味和用途。这些丰富多样的“惊讶流行语”,显示当前中国社会急剧变化、明显多元化,不同群体交流碰撞增多,以致于许多个体感到难以置信、难以理解的现象很多,情况较复杂。

  2.普遍的焦虑和压力。在表达心态与情绪的流行语中,有关压力、伤感、矛盾、窘态等灰色情绪的词语出现频率高、流行范围广。从“鸭梨”“杯具”到“伤不起”,再到“悲催”“哥吃的不是面,是寂寞”“时间都去哪了”,表达了网民感受到压力、又不愿被压力所迫的焦虑、自嘲和感慨。而“心塞”“累觉不爱”“现在整个人都不好了”,则更传递出一种压抑、疲惫的无力感。

  3.轻松戏谑、娱乐自嘲。突出表现在网络“萌语系”文化现象:有的是模仿童语,如“萌萌哒”“有木有”“肿么了”;有的是方言谐音,如“赶脚(感觉)”“蓝盆友(男朋友)”“涨姿势”(涨知识)“捉急(着急)”“内牛满面(泪流满面)”;有的是象形表达,如“囧”(八字眉状,表示无奈、尴尬),“Orz”(跪拜状,意为“服了”);有的是英语谐音的模仿恶搞,如“闹太套”(not at all),“狗带”(go die)。即便是表达悲惨、贫穷、伤感、担忧等负面情绪的网络流行语,往往也形象生动、幽默风趣。如将悲剧说成“怀具”,将难以掌控称为“hold不住”,称呼无车无房无女友的男青年为“低碳哥”,称严重的雾霾为“十面霾伏”等等,包含着“苦中作乐”“泪中苦笑”的味道。即使是批评和攻击,也多用“坑爹”“奇葩”“也是醉了”“不能放弃治疗”“我能说脏话吗?”等曲笔反讽而不是直接地板起面孔训人。不少网络流行语反映出网民勇于自嘲的姿态。如“槑”“土豪,我们做朋友吧”,都有一定的“呆萌”精神,而被一些舆论批判为“自贱文化”的“屌丝”“剁手党”“臣妾做不到”“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等等,其实是先把自己放在较低位置、进而取得一种从容的自嘲姿态,本身也是对“自视过高”“过分自我标榜”的一种反讽。而“贾君鹏,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元芳,你怎么看”“待我长发及腰,……可好?”“挖掘机技术哪家强”“主要看气质”等各类“造句运动”,则是网民借助流行语参与的一种集体狂欢。

  4.事不关己,超然洒脱。最具代表性的是“神马都是浮云”“浮云”,意思是什么都不值得一提,位居2010年十大网络流行语榜首,并且流行至今。此外,2008年广州电视台在街头随机采访一位男市民:“请问你对艳照门有什么看法? ”该市民从容回答:“关我屁事,我是出来打酱油的! ”“打酱油”自此迅速流行,表达出“过客”“与己无关”的态度。而2014年的网络流行语排行榜中,“我只想安静地做个美男子”进入前十,表达出不少网民自恋自嘲、与世无争的态度。

  5.积极向上,追求正能量。“给力”“赞”“点赞”“正能量”“最美xx”“光盘行动”“hold住”“中国好××”“航母style”等的长期流行,显示了不少网民追求积极情绪的心态。

 

1996-2015,网络流行语背后的文化变迁

 

  对近20年来网络流行语的来源、内容进行梳理,可以看出网络流行语发展的大致脉络,以及与社会的互动影响。

  1.1996-2005:以网络“方言”为主,“网络群居”特征初显。包括“GG”、“MM”、“7456”等词汇缩写,以及“顶”、“沙发”、“潜水”、“恐龙”等特殊称谓。此外还有1997年后借互联网走红的电影《大话西游》的台词“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靠”“I服了You”等。无论是群体内部的网络“方言”,还是对传统文艺作品的网络化挖掘,都显示这一时期互联网作为独特“文化圈”和“生存部落”的特征初显。

  2.2005-2007:文艺作品大量催生网络流行语,社会文化强势渗入网络文化。与电影有关的有“做人要厚道”(《手机》),“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无间道》),“XX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天下无贼》)”,“你侮辱我的人格、还侮辱我的智商”“素质、注意你的素质”“顶你个肺”(《疯狂的石头》)。与电视节目有关的有“额滴神啊”(电视剧《武林外传》),“海选”“玉米”(选秀节目《超级女声》),“农妇、山泉、有点田”(农夫山泉广告),“你不是一个人……”(世界杯黄健翔激情解说)。与书籍有关的有“痛并快乐着”(《白岩松自传》)等。而央视春晚舞台上赵本山、范伟等表演的小品,更是几乎年年催生网络流行语,如“忽悠”“伤自尊”“太有才了”“不差钱”“这个可以有,这个真没有”,其跨度超过2005-2008年。这一时期网络文化进入快速成长期,大量从传统媒体、社会文化产品中汲取元素,再筛选、加工、传播,成为自己的特色文化符号。

  3.2008-2010:社会热点类流行语暴增,网民自创词句明显增多。正如有学者所说的,网络流行语经历了“从文字游戏到个个有故事的发展过程”,2008年开始特别明显。如“躲猫猫”“俯卧撑”“打酱油”“欺世马(70码)”“范跑跑”“被自杀”“西毕生”“楼脆脆”“小白菜”“开胸验肺”“跨省抓捕”“我爸是李刚”“3Q”“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豆你玩”“姜你军”等。互联网反映和影响舆情热点的时政功能在这一时期集中爆发,究其原因,或与社会矛盾多发、网民参与意愿增强、微博等社交媒体活跃等有关。同时,自2008年开始,网民自创词明显增多,其中既有老字词被赋予新含义,如“囧”“槑”“雷人”“山寨”“霹雳”“杯具”“围脖”“鸭梨”“浮云”“给力”,也有基于热点事件或社会现象的再创作,如“做人不要太CNN”的名词动用,如“正龙拍虎”“秋雨含泪”“兆山羡鬼”等“新成语”,还有“凡客体”“梨花体”“艰难体”“羊羔体”“让XX飞”等各种模仿创作,显示网络空间的语言创造能力明显提升。

  4.2011-2015,社会热点类减少,表情达意类井喷,网络语言加速影响“反哺”社会语言。进入2011年以后,网络流行语中与社会热点事件密切相关的骤然减少,而网民自创的“表情达意”流行语出现井喷。本文“网络流行语折射出多种社会心理”部分所列举的几大类数十个例子,大多产生于这一时期,如“给力”“坑爹”“伤不起”“hold不住”“悲催”“心塞”“随时受不了”“萌萌哒”“现在整个人都不好了”“喜大普奔”等。这些情况显示,这一时期互联网的时政功能有所弱化,情感表达宣泄功能明显强化。还有分析认为,曾在网络上流行的“愤青心态”正渐趋隐退,取而代之的是调侃和吐槽。如“仇富”已部分转型为“涮富”,“有钱就是任性”“买买买”“国民岳父”,多了许多轻松诙谐的调侃意味。再比如“土豪”,最初指“花钱不过脑子”“有钱没文化”的人,后来词义中增加了“高端”“有钱”“霸气”等意味。近20年来,不少网络流行语成为社会语言。2010年以后,网络流行语进入社会语言的速度、数量、传播面均明显增强。“给力”“屌丝心态”“APEC蓝”“悲催”“坑爹”“伤不起”“女汉子”“暖男”“土豪”“大V”等一大批网络流行语,不仅变成社会常用语,有的还出现在《人民日报》等主流媒体上、国家领导人口中。预计未来,会有更多网络流行语从网络空间到现实社会、从口头语言到媒体用语、由“社会方言”变成“社会共同语”,而且从网络流行到媒体、社会流行的迟滞越来越小,对社会的渗入面也将更广。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290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38176 次阅读    12 次回应

专家

白客

资深媒体人 /  14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文化

用文化拓展生命的深度,推动智慧和审美的交流,寻找文化大师。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1996—2015,网络流行语背后的文化变迁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1996—2015,网络流行语背后的文化变迁

未来,会有更多网络流行语从网络空间到现实社会、从口头语言到媒体用语、由“社会方言”变成“社会共同语”,而且从网络流行到媒体、社会流行的迟滞越来越小,对社会的渗入面也将更广。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88614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