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纳入SDR与IMF的“中国茶道”

发表于  2015/12/31 10:58   约10分钟

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

  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是2015年最为重大的经济事件之一,也是中国经济融入全球金融体系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其进程可谓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论及个中缘由,还要从SDR的创设机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说起。IMF总裁拉加德女士曾经将中国加入SDR比喻成“泡中国茶”,“怎么泡,泡多久,需要掌握好时机”。IMF的“中国茶道”究竟如何,值得笔者与读者一同品鉴。

头道茶汤:取耶?舍耶?——反控制与控制的博弈

  众所周知,“布雷顿森林体系”(Bretton Woods system)在上世纪70年代初解体后,新的国际货币秩序逐渐形成一个自由放任的“非体系”,大量权力由主导战后秩序的国家移交给市场。由此,美国主导的IMF在一定程度上行使着类似“世界央行”的诸多职能。随着世界经济格局的发展变化,掌控全球金融话语权长达半个世纪的IMF面临严峻考验:一是第一大股东美国的控制权不断遭遇英法德意等成员国的挑战;二是以中国为首的新兴经济体的崛起客观上又要求调整IMF内部话语权结构与话语权比重。

  以法国前财长拉加德为首的IMF当前正在推进的IMF结构性改革,包括主动提出让人民币进入特别提款权(SDR,即IMF创设的一种储备资产和记账单位,可与黄金、自由兑换货币一样充当国际储备)的议题,实际正是应对上述考验的建设性举措。

  基于自身结构性改革的需要,自2010年起,IMF一方面以成为国际储备货币作诱饵,反复主动邀请中国“入篮”;但另一方面IMF又坚持中国纳入SDR要满足“经济体量,外贸体量,货币可自由兑换”三大苛刻条件,并最终因人民币实现资本项目下的可自由兑换尚有条件限制,拒绝将人民币纳入当时的SDR。

  从表面看,人民币之前没能成为IMF储备货币的重要原因是因为人民币的不可自由兑换,以美国为主的西方世界唯恐中国政府操纵人民币汇率以帮助出口。实质上IMF“又拉又打”的双面手法真正反映出的事实是:一个唯美国马首是瞻的不平等国际金融体系面对当前新兴经济体崛起的客观情况,不得不进行内部话语权结构与权重的重新分配

  然而以中国为首的新兴经济体要获取更多话语权,始终非西方所愿。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美国在人民币被纳入SDR事宜上一直不积极,而亚洲国家及G20其他国家官员却表示,希望今年可以对该问题展开积极讨论。

  可见在这场反控制与控制的激烈博弈中,国际货币体制仍是美元独霸天下的格局,人民币尚不具备足够实力与其抗衡。虽然中国经济体量已经全球第二,外贸体量全球第一,早已满足“入篮”的前两个条件,但“入篮”条件如要求人民币实现按西方标准的“可自由兑换”,则对中国而言为时尚早。因为对于长期实行外汇管制的我国而言,外汇市场的概念局限在银行间的外汇市场,真正意义上的外汇市场根本尚未形成,更谈不上成熟和健全,虽然金融改革稳步推进,但实际上仍然需要对人民币实现资本项目下的可自由兑换进行必要的限制。

  综上种种,正如可能夹带农药泥沙又可能含有丰富营养,令品茗者十分纠结不知该倒掉还是喝掉的头道茶汤一样,中国多年前的SDR“入篮”申请,IMF怕是把握不好火候

二道茶香:热冲?冷泡?——IMF的反复与中国的坚持

  进入2015年以来,IMF开始重启每五年一次对SDR货币篮子构成的评估。围绕中国能否在今年年底前“入篮”SDR,事情的发展可谓一波三折。

  首先IMF自身从5月份起就多次出尔反尔,引得国内外舆论的风向标时而指向理智冷静,时而指向热情洋溢。而2015年6月A股市场戏剧性的股灾与救市风波之后,我国上证指数被延缓进入MSCI指数,之前对于人民币加入SDR渲染过度的市场情绪一度又陷入空前低迷,甚至有预言“入篮”成空并归咎于股灾的趋势。不料IMF发言人Gerry Rice却于2015年7月23日在华盛顿举行的新闻发布例会上表示,IMF的评估有“一系列清晰明确的标准”(其中包括开放金融系统和发展资本市场的长期努力),“这不是短期市场变动来决定的事情”。他明确表示“最近的股市动荡是与人民币以及SDR讨论无关的议题。” IMF首席经济学家Olivier Blanchard也表示,中国股市下跌只是“插曲”,“不反映中国的基本面”。

  上述正面表态又令市场有关中国救市影响人民币纳入SDR的种种揣测顿成浮云。

  然而令市场始料未及的是,就在这令人振奋的积极声明发布之后不久,2015年8月19日,IMF突然发表声明,将SDR货币篮子的构成现状延长9个月,意即人民币在2016年9月30日前无法纳入SDR货币篮子。这再一次考验了市场情绪的心理底线和财经媒体的反应能力。

  与IMF的反复无常和外界的莫衷一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国际化进程中“始终如一”的人民币——与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这四大能够自由转换为其他资产的完全可兑换货币不同,人民币并非完全可兑换货币,而且按照中国一贯的态度,它将不会成为完全可兑换货币。

  2015年4月,央行行长周小川已对外界表明了这一点。他表示:“中国正在寻求实现的资本账户可兑换不再是基于完全可兑换或自由兑换这样的传统概念。”他将中国的目标定义为人民币“有管理的可兑换”,即中国希望保留限制投机性资本流动的自主权,并且在国际收支出现问题时可以采取资本控制。而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也对外表示:“(人民币是否加入SDR这个问题)这是水到渠成、瓜熟蒂落的过程,什么时候加入、加入不加入,中国金融改革开放的进程会继续地向前推进。”

  由此可见,中国在人民币“入篮”问题上冷静和理智地坚持了人民币“有管理的可兑换”,并未因期待膨胀而失去正确方向和清晰的发展思路

  IMF对人民币加入SDR的忽冷忽热,使得拉加德操刀的这二道茶汤滋味莫辨,但无论是釜底抽薪还是急火猛攻,人民币国际化的趋势不可逆转,人民币可自由使用的事实颠扑不破,中国的崛起已令人民币成为重要国际货币,IMF不但无法忽视,并且亟需正视。

三道精华:兑换?使用!——IMF的现实选择与中国的机遇挑战

  2015年11月30日,IMF主席拉加德宣布,正式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SDR货币篮子相应扩大至美元、欧元、人民币、日元、英镑5种货币。决议将于2016年10月生效。IMF确认人民币已达到自由使用的标准。

  这意味着人民币成为自SDR诞生近50年来第一个由新兴市场国家发行并被国际社会正式认定的国际可自由使用货币,同时进一步确认了中国进入世界顶级经济体行列的事实。

  令人惊讶的是,IMF这次明智地选择绕开完全可兑换性问题,将“可自由兑换”的条件替换成更为准确的“可自由使用”,最终向人民币开启了通往储备货币地位的大门。自此,“可自由使用”货币的概念打破了原有的“储备货币=完全可兑换货币”的程式。因为对于IMF而言,这是目前国际储备货币体系改革的需要。IMF的这一决定反映出其结构性改革的决心和成果。

  对我国而言,正如拉加德在11月30日的执董会结束后所表示的:“执董会关于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的决定,是中国经济融入全球金融体系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它是对中国当局在过去多年来在改革其货币和金融体系方面取得的成就的认可。中国在这一领域的持续推进和深化,将推动建立一个更加充满活力的国际货币和金融体系。这又会支持中国和全球经济的发展和稳定。”

  值得注意的是,决定公布当天,亚市盘中,离岸人民币一度大涨超过300点,随后涨幅继续扩大,一度达0.33%至6.4260,或将创出一个月来最大涨幅。而据汤森路透数据显示,2015年11月以来,人民币累计贬值1.2%,是自8月贬值2.6%以后的最大跌幅。可见,当下国际市场投机性很强,人民币已成为投机的重要目标,我们应该提高警惕。

  目前据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统计,人民币已成为全球第二大贸易融资货币、第四大支付货币、第六大交易货币、第七大国际储备货币。这表明近年来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发展得确实很快,但人民币依然存在准备不足的问题。并且,人民币加入SDR之后的角色有可能不好定位,主要是人民币的国际化与美元的全球化将构成竞争性关系,对目前美元的霸权制度构成挑战,但人民币又暂不具备挑战美元霸权制度的实力。因而人民币的“入篮”,对我国而言实是机遇与挑战并存

  为此,我国在还未达到四大国际货币国家经济水平的情况下,将市场手段与政府手段相配合,坚持人民币“有管理的可兑换”,以市场手段和各种金融工具去化解汇率风险,控制成本(如利率自由化成本、宏观调控成本以及用以维持人民币国际信心的承诺成本等),防范金融风险。

  早在2009年,周小川行长就曾表示:“SDR的存在为国际货币体系改革提供了一线希望。”未来,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的不断推进,中国在谈判新体系时将更多地掌握主动权,从而有望基于“有管理的可兑换”这个目标,将包含人民币在内的SDR作为新秩序的核心,重塑国际货币秩序。

  三道茶汤是精华,IMF明智地选择将“可自由兑换”的条件替换成“可自由使用”,可谓“深知其味”。人民币纳入SDR对中国而言是机遇也是挑战。其究竟是不是中国乃至世界经济的那杯茶,还需要中国政府和IMF的共同努力。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38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厉声教

中国资深外交官、双语作家 /  2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财经

更加轻松、好看、有用、时尚的财经资讯及全球金融市场行情。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思客

人民币纳入SDR与IMF的“中国茶道”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人民币纳入SDR与IMF的“中国茶道”

人民币纳入SDR对中国而言是机遇也是挑战。其究竟是不是中国乃至世界经济的那杯茶,还需要中国政府和IMF的共同努力。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88609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