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互联网+”的最后赢家?

发表于  2015/12/25 06:30   约6分钟

互联网+将会为鹰插上重生的翅膀

  史上规格最高的中国互联网大会的召开,想必持续升温的互联网+热潮会攀上一个新的峰值。

  一个确认的事实是,如果不能积极拥抱互联网,很可能在未来的转型升级中被时代抛弃。但更尖锐的拷问是:这些狂热的互联网追随者,多数真的能成为最后的赢家吗?

  或许,只有经过更加残酷的市场淘洗,我们才能最后知道谁是风口上的猪,谁是长出翅膀的雄鹰

  12月14日,TCL集团董事长兼CEO李东生和乐视董事长兼CEO贾跃亭的手握在了一起——34岁的TCL集团与11岁的乐视网联姻,系2015年年底是智能电视行业整合爆出的最大新闻,被市场观察家认为是中国互联网+时代的一个重要分水岭。

  2015年中国经济最火的词是互联网+,它被很多正在经历严冬的中国企业视为一根关键救命稻草。

  在“大众创新万众创业”成为振兴中国经济的一项国策以后,各大卫视涌现了一大批创业节目。最初,只要是涉及互联网+的项目,都极易在录影现场获得投资人青睐,并获得高额融资。但现在,只要一提互联网+,投资人都会高度警惕,一定会认真追问:+什么,怎么加?

  而昔日热闹非凡的北京中关村创业一条街,目前骤然门可罗雀。不少投资界的常客纷纷选择外出休假。一些胸怀梦想,豪情万丈的创业者哀叹:没想到钱荒这么快就来了。

  毕竟,不少被互联网炫目的概念和诱人的模式忽悠的风投最终变成“疯投”——投完便疯了

  一篇在微信朋友圈疯传的文章称,2014年完成A轮融资的846家公司,现在几乎全部深陷生存危机。而网络上流传的一份O2O项目死亡名单上显示,近年来,汽车、社区、旅游、教育等16个领域的多个O2O项目关门大吉,仅外卖餐饮O2O项目倒闭的就有十几个。

  其实,在美国,互联网+的一些典型失败者早已敲响了警钟。成立于1996年的美国生鲜O2O企业WEBVAN在没有看到用户时,就烧掉4000万美元建了一个仓库,之后的扩张也是极大手笔,直到倒闭,他们烧掉了12亿美元——那是在2001年。随后共享经济的始祖级企业Homejoy的倒闭更令人震惊,投资者、媒体人甚至是消费者们都开始对共享经济的可行性提出了质疑。

  一些实业巨擘开始对中国互联网+的发展轨迹做出重要修正——靠强大的制造、顾客、渠道、创新基础书写实体+互联网,宛如德国那样。

  无论海尔的物联网实验还是华为CEO拒称“互联网公司”的执拗和自信,都在表明:在经历过最初的浮躁迷失伤痛之后,中国互联网+将进入残酷的大浪淘沙阶段,最后的幸存者都必须有强大的实体支撑。

  于是,2015年10月,58岁的TCL董事长李东生决定为自己的企业代言,并大声疾呼:“挺起中国经济脊梁”。

  此前,他已经率领自己的企业为中国实体探索出一个值得镜鉴的“双+”转型升级路径:智能加互联网和产品加服务,今年又结合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全面实施,强化了国际化这个重要内容。

  背后是这样一张清单:集团营收和利润再创历史新高,2014年集团营收超过1010亿元,跻身千亿俱乐部,海外收入占比达到47%。截至今年第三季度,TCL彩电出货量在全球市场中已跻身第三位,手机出货量与小尺寸液晶面板出货量都进入全球市场前五。这是基础,是实力。

  到2014年底,TCL累计申请专利14278件,其中发明专利8443件。历年发明专利申请量在国内企业中排名第三。这是创新,是驱动力。

  TCL提出了全新的企业定位:”全球化的智能产品制造及互联网应用服务企业集团”,并计划在未来创造“年收入2000亿元,彩电、手机跻身全球市场前三”的目标。这是愿景,是方向。

  与乐视的联姻则体现了TCL的+互联网逻辑:依托TCL集团智能硬件产业链的垂直整合优势,TCL多媒体围绕视频、教育、游戏、生活四大垂直子生态,建设面向用户的服务业务体系,已与业内领先的互联网内容及牌照方建立起优质的客厅经济生态,智能电视平台运营能力快速提升,正快速转变为全球化的多媒体娱乐科技公司。

  联姻不仅为擅长资本运作的乐视稳固了实体的基础,为致力于国际化、智能化的TCL集团腾飞修筑了更为宽广的互联网+跑道。

  在接受著名主持人杨澜采访时,李东生讲到了一个关于鹰重生的故事。他说一只鹰到它40岁的时候,必须要经历一个重生的过程,因为那个时候它的羽毛已经太重了,它的喙已经是不锋利了,它的那个爪,也是要做一个蜕变的过程。所以鹰到这一个阶段的过程,它要在岩石上,要有差不多几个月的时间,把自己的老的羽毛给拔了,把那个喙也给敲掉了,然后长出新的羽毛新的喙,就会再有一个30年的生命。

  不过,前提首先你是鹰,而不是猪。

  如果你目前仍旧痴迷于互联网+眼花缭乱的新概念、新模式、新理论,请注意:中国决策层推出的互联网+最终目标是振兴实体经济

  声名显赫的互联网巨人马云本身有两个著名的外号:一个叫败家娘们儿协会主席——这是褒奖,阿里通过降低消费者购物成本,保障其选择权,使上帝开始名至实归;另一个叫中国假冒伪劣协会秘书长,虽说非马云之过,但也深刻折射了中国互联网+与实体经济的严重背离。

  快速奔跑的中国互联网+,别忘了最初为什么出发

  因此,李东生、张瑞敏、任正非们的探索更值得全情期待。鹰的重生会成为中国实体的常态,互联网+将为它们插上新的翅膀,最终在全球市场的领空有尊严地飞翔。

53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27334 次阅读    5 次回应

专家

石述思

资深媒体人 /  33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2016年怎样投资才不会变穷?

即使面对巨大的挑战和压力,即使伴随着货币战争的硝烟,这个时代留给普通人的投资空间也并不宽广。

稍后阅读 时长:6分钟

思客

谁是“互联网+”的最后赢家?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谁是“互联网+”的最后赢家?

如果你目前仍旧痴迷于互联网+眼花缭乱的新概念、新模式、新理论,请注意:中国决策层推出的互联网+最终目标是振兴实体经济。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88327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