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思2015,共享经济还处在“战国时代”

发表于  2015/12/25 06:30   约8分钟

编者按:2015年即将过去,这一年里发生的许多曾经牵动国人的事件,都快散落到记忆的边缘。新华网思客在年末之时推出“回思2015”,梳理政经、文化、互联网等热点领域,希望能就此提出一些问题,洞悉未来变革走向。

· 点击进入“回思2015”年终策划

· 查看“回思2015”更多文章

 

  共享经济是这一年里的热门议题,其代表的模式正渗入国人的日常生活,影响着衣食住行。上海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刘远举为思客独家撰稿,回顾这一年共享经济的发展与趋势。

 

2015年,共享经济进一步渗入生活

 

  2015年,在主题为“描绘增长新蓝图”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分享经济”这个词出现了。“目前全球分享经济呈快速发展态势,是拉动经济增长的新路子,通过分享、协作方式搞创业创新,门槛更低、成本更小、速度更快,这有利于拓展我国分享经济的新领域,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推动发展的强大动力,是发展分享经济的重要推手”。

  而人们对这个词更熟悉的提法是“共享经济”。中国人对此已不陌生。平时上下班坐着Uber的车,或者约个顺风车;晚上在各类私厨App上寻觅美食;假期开着从PP租车租来的私家车自驾,通过Airbnb住在当地人家里;甚至P2P理财产品,也是将闲置金钱进行共享。这已经成为都市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并慢慢酝酿颠覆和革命的力量。共享经济的前提是分享,而普通人所拥有的、所需要的,最多的就是“衣食住行”四个字。现在,在行、住、食三个领域,共享经济的发展势头都非常好。

 

巨头合并,专车管理之争贯穿整年

 

  2012年9月,滴滴打车在北京上线,启动资金仅有80万。三年之后,经过地推大战、补贴大战的激烈竞争之后,最大的两家滴滴与快的合并,背后分别站在腾讯与阿里两个巨人,这是今年中国共享经济领域中的一件大事。目前,滴滴快的已经从最初的出租车打车软件,发展成为具备出租车、专车、快车、顺风车、代驾、巴士六大业务线的全球最大的一站式移动出行平台,拥有两亿用户和八百万司机,每天服务近千万人次出行。2015年9月,滴滴快的完成最新一轮融资,融资金额高达30亿美元,创造了全球未上市互联网企业的融资纪录,估值更是达到165亿之巨。

  2015年对于滴滴快的而言,正在艰难的克服政策上的障碍。2015年10月,上海市交通委正式宣布向滴滴快的颁发第一张《上海市出租汽车经营资格证书》,核准经营范围为“约租车网络平台”。这被视为政府和业界对交通领域移动互联创新的肯定和认可,专车也有望寻得路径走向“合法”。但是,紧接着,交通部推出关于专车的意见征求稿,其内容仍然沿用出租车管理的模式,给专车市场浇了一盆冷水。目前,管理者、新兴经济、既得利益的博弈仍在进行。实际上,这也是在全球范围内共享经济与旧的运作体系的博弈在中国的反映。

 

食住行服务尚处于“战国时代”

  出行领域的另一大共享经济模式就是P2P租车。在P2P平台上,车主可以将私家车的闲置时间与租客的用车需求对接起来。目前,P2P租车第一梯队中包括了PP租车、宝驾租车以及凹凸共享租车。

  PP租车于2013年10月在中国上线,目前已有60万车主,超过100万租客,进入16个大中城市。在2014年拿到A轮1000万美元和B轮6000万美元之后,2015年9月,有消息称,PP租车已获得由天图资本领投的5亿人民币C轮融资。

  在住的方面,2008年成立的短租平台Airbnb在全球市场获得成功之后,中国涌现出了一大批效仿者,比如小猪短租、住百家、途家、蚂蚁短租、游天下、木鸟短租、爱日租等。其中爱日租在烧光了2000万美元后于2013年黯然关门。同样参照Airbnb模式,但又接地气的小猪短租发展势头不错。

  小猪短租2012年8月正式上线,首轮获得了晨兴创投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在北京、上海等全国13个城市设有分公司,房源覆盖国内130多个城市。2015年7月,小猪短租完成6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由愉悦资本领投,晨兴资本、中信资本、和玉资本跟投,以太资本作为财务顾问全程参与。

  除了出行居住,办公用房也有分享经济模式。美国的Wework可以供租赁者按月甚至有些按周租赁办公空间,并提供会议室、打印机等公共设备,其估值已超过50亿美元。在国内,潘石屹推出了短租写字楼项目SOHU 3Q,将SOHO中国的写字楼办公室以短租的形式对外租出去,预订、选位、支付等所有环节都在线上完成。SOHO中国上海虹口项目,3Q预出租率高达94%。

  在食的方面,食材不能分享,但闲置、沉淀的厨房、厨具、甚至厨艺与时间却可以分享。目前,国内私厨正处于快速增长期间。在私厨平台上,下岗职工、退休人员、全职妈妈、留学海归、公司白领等等,有全职的也有下班后兼职的,在自家住宅制作包含了熟食、风味小吃、烘焙甜品、调味料等食物,他们从事私厨大多因为热爱美食、愿意分享美食。目前,这类App有“回家吃饭”,去年11月上线的“妈妈的菜”、今年4月上线的“蹭饭”等。

 

 

信任成本将成为重要的变量

 

  共享经济的本质,在于拉低交易成本,使原来不可交易的资源进入可加以的范围。用交易费用的概念去分析,有些资源,虽然有供给也有需求,但是,由于相互寻找、讨价还价、订立合同的成本太高,所以无法进入市场交易,只能闲置。而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出现减小了交易费用,使得这些资源变为“可交易的”,从而产生庞大的共享经济规模。

  比如,从寻找资源,讨价还价、订立合同的成本角度,过去要找一辆车、找一间闲置的房,都是非常不容易的。但现在,通过网络可以方便的完成这个过程,消费者在点击的时候,也意味着签订了合同、确定了价格。

  但是,必须指出的是,交易费用并不仅仅包括这些,还包括关于确定很多因素的协商过程实际上,国内发展得更好的共享经济模式,恰好是涉及这一部分比较少的。比如,滴滴快的的专车,交易成本主要在于寻找、价格、合同,在点击之后,这些问题都解决了。推向极端,乘客与司机,可以在点击之外不做任何交流,但是,在车辆与房屋短租、私厨过程中,这却是不可能的。晚上留宿陌生人,把车租给陌生人、陌生人到自己家吃饭,对于当下中国,信任问题是一大难题。

  PP租车CEO张丙军就发现,这种模式在新加坡运行时,由于诚信制度和信任关系都比较完善,车主不会担心车辆会遭到损坏,但在中国市场,即使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也只有17%的车主愿意分享自己的车辆。车主担心车一去不复返,担心不当驾驶等问题。这就是典型的交易成本问题。问题不在价格,而在于价格之外的很多因素。

  小猪短租在发展初期也曾经遭遇大量二手房东和中介涌入平台,影响了用户体验,损害了品牌。对此,小猪短租减缓了发展速度,通过筛选审核,让房东的一手房源控制在80%以上,并重点推荐。

  所以,在未来一段时间,建立完整的个人交易信用和风控体系,是共享经济将来着力解决的重大问题。事实上,能否解决好这个问题,不仅关系到一个项目的成败,更关系到某个领域内共享经济的发展与前景。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36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20090 次阅读    3 次回应

专家

刘远举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  20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财经

更加轻松、好看、有用、时尚的财经资讯及全球金融市场行情。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回思2015,共享经济还处在“战国时代”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回思2015,共享经济还处在“战国时代”

衣食住行之中,“行”的发展最快,但“合法”之路依然曲折。而在未来一段时间,建立完整的个人交易信用和风控体系,是共享经济将来着力解决的重大问题。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87536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