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需要试错,创新需要“黑帮文化”

发表于  2015/12/03 11:07   约11分钟

图为财新智库研究部主管、首席经济学家何帆在活动现场

  近日,在由北大国发院博士论坛、中信书院、新华网思客共同主办的论坛活动中,财新智库研究部主管、首席经济学家何帆发表演讲。本文根据演讲内容整理。

成功是个别现象,失败才是常态

  很多人都在教我们如何成功。管理学里面第一本销售上百万册的书是《追求卓越》,这本书里列举了很多卓越的企业。什么叫卓越的企业?卓越企业不单是好的企业,而是永远都能够好下去的企业,是能够基业常青的企业。这本书非常的流行,大家都在看这些企业是怎么成功的,怎么向卓越企业学习,自己也能成功。两年以后,《商业周刊》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把《追求卓越》这本书里讲过的卓越企业又拿过来一个个看,仅仅两年之后,43家卓越企业里已经有14家遇到了严重的问题。再过几年,一半以上的卓越企业已经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市场经济的竞争是非常残酷的。其实世间万物都是这样,大自然比市场经济的竞争更加残酷。到现在为止,地球上已经存在过的物种有99.9%都已经灭绝了,成功是很个别的现象,失败是常态。

创新是基因突变

  为什么我们会只看到最后的成功?这叫生存者偏差。你只看到乔布斯现在非常成功,但是当年在互联网泡沫的时候,有很多企业可能比乔布斯的企业还有创新精神,但不知道他们现在到哪里去了。所以你看到的只是能够生存下来的成功者,而这个样本是有偏差的,这就提醒我们在管理思维中要破除很多的盲区和偏见。

  我们经常会受生存者偏差影响,但实事求是地讲,在成功的过程中,有很多时候靠的不是英明决策,有纯粹的运气因素。过去我们往往会盲目相信因果关系。因为马云做了这件事情,他成功了,所以我做这样的事情,我也会成功。其实,马云做那件事情和他成功之间并没有因果关系,你做这件事情和你的成功之间也不可能有因果关系。很多时候,我们更多只会发现相关关系,但是没有办法寻找到因果关系。

  过去,我们都相信标准正态分析,如果这个世界是很正常的,那么这个世界应该是标准正态分布。就是优秀的人很少,愚蠢的人也很少,大部分人都是在中间。但是如果按照标准正态分布的话,我们无法理解我们的经济体系。

  过去,我们对很多理念是坚信不疑的,但是现在你会发现很多坚固的东西都有可能会动摇。就像马克思所说的,要敢于怀疑。如果你想创新,想有改变的话,我们更多的要向生物学去学习。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创新就是基因的突变。在绝大部分情况下基因的突变是错的,就好像你抄一本书的时候出现了一个错别字,所以它跟原来不一样了。所以大部分的创新都是盲目的,大部分的创新到最后很可能都是错的。

要避免灭顶之灾,别怕先犯小错

  《进化论》里经常会讲到优胜劣汰。很多人误以为优胜劣汰就是努力让自己变成最优的,然后淘汰最差的。实际上优胜劣汰不是由个人去选择的,优胜劣汰的机制其实是自然选择,是由市场环境、自然环境最后决定你到底是不是那个适者,所以这是个人没有办法控制的。我们只能先在盲目尝试之后,有了一个自然的淘汰机制,这个时候我们才会去复制那些可能已经生存下来的经验。但是如果你要想做最开始的那个创新者,而不是后面的追随者的话,你必须要懂得这个世界是如何的复杂、必须要学会承受更多的风险。

  在这个纷纭复杂的世界里,怎样才能够避免失败、怎样才能更好地创新?

  第一,我们必须要知道这个世界是没有办法预测的。如果谁告诉你明年的中国股票市场会涨到多少,他是在骗你,未来是不能预测的。但是未来不能预测并不意味着我们会陷入不可知论,我们要学会在这个纷繁复杂的社会里寻找万物之间的联系。

  这个世界是不可预测的。因为这个世界本身是一个复杂系统,复杂系统在本质上是没办法预测的。最简单的复杂系统是沙堆,你有没有想过,把一个沙堆越堆越高,也不可能把这个沙堆一直堆到月亮上。因为当沙堆堆到一定程度,再往上堆一粒沙子的时候,这个沙堆就会倒塌,但是你不知道堆到多少粒沙子的时候它会倒塌。当中国的股票已经到达四千点的时候,你已经知道这里头有风险,但是你不知道风险什么时候到来。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计算机能给预测出复杂体系,怎么办?要寻找万物之间的普遍联系。看起来没有联系的事物之间是有联系的。

  第二,没有创新,就没有办法生存。但是大家千万不要把创新想得太过于复杂,创新是一件很稀疏平常的事情,我们每个人都能创新,而且必须要创新。

  我们如何去创新?创新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神秘。不是说只有当了北大教授、评上了中国科学院院士才能够创新,每一个人都能创新。创新其实就是混搭,混搭是这个时代的时尚主题,每个人都会混搭。

  不知道大家是否玩游戏机,在家用游戏机市场上,过去有两个巨头,微软和索尼。由于传统游戏机主要是给骨灰级的玩家设计的,所以对图象的要求非常高,但是开发图象处理技术要消耗大量的资金,所以到最后索尼和微软赔钱。这个时候一个叫任天堂日本的游戏机公司,要开发一款新的游戏机操作系统。我们知道撞车的时候,安全气囊会弹出来,就是因为这里面有一个加速机,猛踩刹车的时候,它会按照原来的设定自动弹出来保护我们。任天堂就把加速机和游戏机结合在一起,但是做出来的游戏机图像画面非常丑。专家说这么丑的东西你们都敢拿出来卖?但是市场反响非常好,而且女性也开始购买,用来减肥。因为用这款游戏机玩一个打网球的游戏、跑步的游戏、拳击的游戏,都要动起来,对女性很有吸引力。一个小小的混搭最后改变了整个游戏机的竞争格局,所以说创新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我们每个人都要学会在已经存在的事物之间用一个新的眼光去看它,用一种新的组合去把它们重新创造出来。

  第三,要避免犯致命的错误,但是要经常犯小的错误。

  如果出现致命的、系统性的风险,会有灭顶之灾。如1929年的股灾最后引发了全球范围内的经济大萧条,所以我们要防止的是出现系统性风险。

  怎么样才能够防止系统性的风险?最好的办法是先释放出来风险,先犯小的错误。

  美国的黄石公园原来经常发生火灾,经常是一大片森林全部烧没了。黄石公园一开始采取零容忍的策略,哪里有火灾,就必须第一时间把火扑灭。但是结果却是火灾越来越多。为什么?因为一有火就扑灭,森林老化的速度会提高,于是森林里到处都会是枯枝败叶,一旦起火,就会一发不可收拾。终于,黄石公园爆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大火。在那之后,黄石公园改变了策略,如果火灾是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就不去扑灭,有时候甚至会主动放一把火。就是要烧出隔离带来,这样当出现森林火灾的时候,着火的地方就会局限在一个区域,不会酿成系统性的、严重的风险。所以犯小错不仅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而且是值得鼓励的事情。

何帆新书《先放一把火》,中信出版集团出版

创新更多的是一种“黑帮文化”

  我们有很多人做企业,也有很多年轻人创业,怎样才能够创办一个好的企业,使这个企业里充满了创新?这个时候就要看企业文化。

  企业的文化分不同的层次。我们每个人都在混自己的圈子,真正能够团结在一起的大概是150人以内,超过了这个,就会很难处理人际关系,所以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圈子、自己的部落。企业是否有竞争力,取决于部落领导力行不行。

  最底层的企业文化Stage1,有整个部落成员都相信的共同理念,即“我们的生活烂透了”。所以他们可能有非常强烈的暴力和反社会的倾向,可能我们会很少遇到这些人。

  再高一点的是Stage2,即“我的生活烂透了”。所以这种人很消极,不愿意改革,你要跟他说做一点什么事情,他会说早就试过了,没用。但是他不反社会,因为他知道,他的生活很烂,但是别人的生活很好。所以他只是很消极、很被动,不愿意做更多的事情、承担更多的责任。

  Stage3的时候是“我很牛,但是你不行”。大学里、演艺圈、体育界经常会遇到这种人。在Stage3的时候,他个人可能很成功,可能会拿到诺贝尔奖、奥运会的金牌,但是他没有团队。如果问他为什么这么成功,他会说因为我很牛。为什么没有做得更好呢?因为身边的人都是傻瓜。所以你会看到他努力去学新东西,但是他不会把自己学的东西跟别人分享,他害怕别人超过他。

  Stage4是“我们很棒,但他们不行”。这时候必须要有一个团队,这个团队里大家互相支持、互相帮助,但是竞争对手决定了这个团队水平有多高。在Stage4的团队里,你会看到大家的精神面貌不一样了,大家会互相支持,因为这是一个团队。这已经很不错了,但是还不够完美。

  Stage5的时候是“We are making history”。有几个专门研究部落领导力的管理学家,他们本来以为到了Stage4的时候就已经最好了,后来他们做企业调研的时候发现有几个企业很另类。他们到一个医疗类、制药类的企业去问,你们的竞争对手是谁?这个企业从老总到研发人员都愣住了,说没考虑过,我们的竞争对手是癌症,因为我们还没有想好如何去攻克癌症。在这个Stage,团队已经没有竞争对手了,唯一所想的就是如何能够创造历史,他想的是要把潜能发挥出来。所以这是可以达到的最高境界。

  作为创新企业,我们如何才能够做到这一点?其实我们的优点也恰恰在这里,因为我们更像个游击队,比团队作战要更容易出奇兵。解放战争时,最关键一场战役辽沈战役,打到最后毫无章法,团自为战、连自为战,军官找不着士兵,士兵找不着军官。晚上参谋部同志向林彪汇报:某某部歼灭敌人多少、击毙军官多少、缴获枪支和车辆多少……从一堆数据中,林彪发现某个地方缴获的短抢比缴获的长枪要多、击毙的军官比别的地方要多,因此判断敌军司令部就在此地,最后竟然真的打下来了。这就是一个游击队团自为战、连自为战,最后和顶层设计结合的完美例证。

  所以创新和管理不一样,管理有很多流程化的理念,但是创新有时候真的是用不着管理的,有时候创新更多的是一种“黑帮文化”。“黑帮文化”是什么?“黑帮文化”讲究团队、冒险。有很多不一样的狂热和独有的文化,所以我们很可能是先从“黑帮文化”做起来的。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46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何帆

财新智库研究部主管、首席经济学家 /  35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财经

更加轻松、好看、有用、时尚的财经资讯及全球金融市场行情。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思客

创新需要试错,创新需要“黑帮文化”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创新需要试错,创新需要“黑帮文化”

创新和管理不一样,管理有很多流程化的理念,但是创新有时候真的是用不着管理的,有时候创新更多的是一种“黑帮文化”。“黑帮文化”是什么?黑帮文化讲究团队、冒险。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86921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