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和IP本是同根生,如今还能做朋友吗?

发表于  2015/12/02 13:53   约11分钟

图为IP改编的热播剧《琅琊榜》剧照

  今年,在影视行业内,IP成了和互联网思维一样烂大街的词。IP是什么?狭义地说,它指有粉丝基础的网络小说、游戏等等,而阿里影业的副总裁徐远翔有这么一个观点,有粉丝基础的东西就是IP:“它可能是一部小说,可能是一首歌,可能是一个人,可能是一句网络歌词。他可能是一切。”

  在11月27日,天津举行的“派乐盟2015影视创意峰会”上,徐远翔的IP言论引来一众编剧讨伐。论坛结束后,董润年、汪海林、宋方金、王力扶等编剧都在微博、微信等平台上表示,终生不与阿里影业合作。

  徐远翔触了众怒的,主要是他的所谓“超级IP研发理论”:“我们会请IP的贴吧吧主和无数的同人小说作者,最优秀的挑十个组成一个小组,然后再挑几个人写故事,我不要你写剧本,就是写故事,也跟杀人游戏一样不断淘汰,最后那个人写的最好,我们给重金奖励,然后给他保留编剧甚至是故事原创的片头署名。然后我们再在这些大导演的带动下找专业编剧一起创作。”

图为徐翔言论摘选

  确一石激起千层浪,他这番言论震动了编剧圈。那么,编剧们的“沸点”在哪里?

徐远翔几大“罪状”,前端是IP,后端是编剧?

  首先是徐远翔口中“杀人游戏”的方式,被看作是对所有写手的不尊重。编剧宋方金、董润年认为这是把吧主和写手圈养在一起厮杀、养蛊,“是对所有人尊严的践踏”。编剧王力扶表明,有尊严的网文写手不会愿意做“阿里影视长城脚下孟姜女的丈夫”,并倡议“请如拒绝毒品一样拒绝阿里影业”。这种让作者“进入斗兽场自相残杀”的做法,在编剧余飞眼里,是“挟资本以奴化网络作家”。而那些游戏里的败者,不仅成为斗兽场里的炮灰,还可能创意版权被褫夺。

  二是编剧成为后端技术工的属性引起了职业编剧的不满。如今IP大火,但优质IP非常稀缺,让专业编剧花大量精力修改质量平庸甚至低劣的IP作品,成本很高。在11月11、12日由30余位知名编剧出席的“雁渡寒潭”论坛上,编剧们曾达成共识“拒绝为垃圾IP担任剧本修改,不为垃圾加工”。而IP的价值被市场过分强调,则编剧改编的辛劳不为人知,与原创者易产生矛盾,前段时间《芈月传》的原著作者蒋胜男和制片方的“撕逼”即为一例。再有,编剧是剧本的拥有者,把剧本拆分成产业链,编剧就成了后端的纯技术工,只提供手法而被剥离出思想内容的创造,让不少人无法接受。

图为徐远翔发表“超级IP研发理论”的活动现场

  三是资方的财大气粗令人不适。好的剧本当然值得高报酬,但只谈钱、觉得艺术可以用钱砸出来的态度,自然会让编剧们反感。正如前香港电影金像奖主席文隽所言:“如果有钱就能做好电影,李嘉诚早就出手了,几时轮到这些土豪?”

  最严重的,还是此法对电影行业生态的破坏。会上,徐远翔还提出了他的“屌丝购票心理学”,大意是能收割票房的电影=IP+明星阵容(颜值)+概念(逆袭可能性)。著名影评人周黎明对此颇不以为意:“最后,什么狗屁IP也不用,让走红明星对着镜头搞怪,一定能博得眼球。这大概是马云或他的手下给中国电影指明的方向吧。”将IP推上神坛,也许能创造出商业成功的粉丝电影,但这些“精神鸦片”没有独特、持久的魅力,电影文化的多样性和创造性将被扼杀,电影行业难以发展。

商业的归商业,情怀的归情怀:阿里是对是错?

  11月28日下午,徐远翔本人(微博名@伐柯)在微博发声明回应风波:“第一,本人也是编剧出身,深知剧本重要性,且对编剧同行之尊重由来已久;第二,媒体有些断章取义,建议大家读完全文,且参考当时对话的语境;第三,从未说过只要IP不要编剧,而只说IP和编剧构成剧本产业链的前端和后端。期待和诸位合作!”当天稍晚,阿里影业官微@阿里影业也发布微博,表示对于专业编剧的尊重态度。 29日,有传言称徐远翔因论坛上的言论被迫离职,后有媒体求证,其为虚假传言。

图为阿里影业官方微博的截图

  简要归纳,徐远翔一方和“编剧帮”一方,在技术上的主要争论点是,创作可不可以是纯技术活?剧本能不能拆成产业链,把创作竞技化、流水线化?影视生产能不能、该不该完全工业化?资本和内容,谁带谁玩儿?

  有不少评论站在徐远翔一方,认为徐和其背后的阿里影业在商言商,无可厚非。他的“屌丝购票心理学等式”可从四部《小时代》、《爸爸去哪儿》《奔跑吧兄弟》等大热的粉丝电影、真人秀电影中找到成功例证。而那些情怀满满的艺术电影呢?远的不说,贾樟柯的新片《山河故人》,在他大力宣传,带领几位主创全国各地路演、微博呼吁和院线协调的情况下,最终拿了三千万票房,在艺术片中票房已算不错,但是这个成绩在当今动辄数亿的中国电影市场却也显得颇为“寒酸”。

图为电影《山河故人》剧照

  阿里影业本身也没有扶植艺术影片的义务。电影创作不是手工作坊,不一定要成为情怀的载体。阿里影业寻求的本就是商业电影的最佳操盘模式:写手和吧主找到大众喜欢的点,编剧将点子变成剧本,阿里影业再拍出商业电影,大家各司其职,各自分账,没什么问题。徐远翔也没有否认作者电影。

  至于引起分歧的剧本产业链一说,在电影这个娱乐工业体系里,似乎也无不妥。在那次论坛上,编剧黄晖曾对徐远翔的言论提出质疑,后者回应:“我要求产业链上的效果最大化,在这个目标上是不矛盾的……这样合作比较好。”人多力量大的创作方法不新鲜,杨时旸就在博文中写道,张艺谋也是用类似的方式在筛选剧本,10个编剧PK,剩下俩人写同一个剧本,影视公司全买下,拍其中一部。

  编辑们的自尊因为徐远翔的言论受伤,也被认为有些“玻璃心”。观众最后消费的是工业产品,在不少人看来,编剧完全可以发挥自己的专业价值,担任改剧本的角色。就算编剧再把这个职业神圣化,它也就是一份工作,在市场中是生意的一环,拿钱说事未必就焚琴煮鹤了。而且,徐远翔和张强后来都强调了对专业编剧的尊重。

  不过,即使认同了剧本产业链的逻辑,徐远翔的思虑可能也是有漏洞的。编剧李聪丛就发博文质疑:好的IP价值在于“已有的群众基础”和“即将可能产生的群众基础”。前者的产生需要一个好作品在“网络上经过时间发酵、广泛传播、与竞品撕战稳住脚跟,最后大范围深入人心”。《鬼吹灯》《盗墓笔记》等成熟IP剧成功的核心就在于此。徐远翔的“杀人游戏”如果保密,那便没有群众基础,如果不保密,则挑现成作品就行,无必要找人厮杀;如果着眼于未来的群众基础,那找吧主和写手不如找职业编剧来得省事。现在这样的做法无非是舍不得花钱找高价编剧,“想圈几个还没成名的南派三叔天下霸唱就直说”。这种议论认为,徐远翔硬把IP和编剧的上下游关系搞成竞争关系,导致“职业编剧你少装逼我找的写手比你牛”的伪命题。

原创和IP本是同根生,如今还能做朋友吗?

  还有一种声音,是说徐远翔“动了编剧的奶酪”,编剧圈如此呛声,根本上是对自身充满焦虑。

  这种观点产生的一大原因恐怕就是现在影视市场上IP强势,原创好作品少,大量的高票房烂片和抗日神剧占据着影院和荧屏。有媒体近日根据电视剧50城平均收视、电视剧网络播放量、电视剧豆瓣评分几种因素,综合计算得出了“电视剧台网综合指数”。在一份“2015年网台影响力电视剧Top30”榜单上,有10部是IP改编,占比不算很高,但榜单Top5都被IP剧占领;而那10部IP剧中,原著作者参与编剧的有6部,且其中4部原著作者是唯一编剧。数据说话,在大众眼中,原创的影响力不如IP是事实。

图为一份“2015年网台影响力电视剧Top30”榜单中的IP剧,其中占据前5的都是IP剧

  IP的兴起和原创的萎缩有一定关系。编剧全勇就是这么看,“我自己有时候也没有坚持到底,有时候也在妥协和退让。我们恐惧戴着镣铐跳舞,在写作前就完成了精神上的自我阉割。”编剧高满堂在27日的论坛上也反思,很多作品的影视叙事方式青少年不接受,编剧还孤芳自赏,“老子是天下第一”。

  制片公司和电视台进一步推动了IP热。在11月27日的论坛上,编剧刘毅提到“唯IP论”,说有些电视台在节目交易会上提出“没IP的剧一律不买”。

  IP热潮之下,原创剧本的生存空间被大大挤压,这无疑是原创的寒冬。那些一线编剧——如高满堂、刘和平、邹静之、刘恒等,在行业内深耕多年,自己就是有粉丝基础的IP,资方和电视台会认账,而那些非一线编剧就没那么好运气了。

  但其实,IP与原创并不应该是此消彼长的关系。正如艺术与商业不是二元对立、非此即彼,高满堂就说道,IP与原创应该相互借鉴,传统编剧要向现代叙事方式学习,不能无视这个市场,但是不能丧失自己的底线。编剧、IP应该成为好朋友。

  而很多编剧们反对的,也不是IP,而是打着IP的幌子用低质量的网络作品圈钱的行为。高满堂认为现在的很多影视剧是把优秀的文化传统彻底碎片化,在“欠债”,就像鲁迅的《药》里,华小栓把人血馒头当成中药;这种文化的欠债终究要偿还。

  刺猬君还想说,诚然,不是所有影视作品都需要承担反映现实、启发民智的社会责任,但阿里不能忽略自己言论和行为在国内的影响力,如果他们最终采用这种模式并且成功,那么无法估量会有多少影视公司跟风效仿;这样的IP在资本的推动下很可能(并已经有这个趋势)成为影视产业的主流作品和主流文化创作方向,那么以后我们满眼看到的都是玄幻、仙侠、穿越、架空。我们可以有《花千骨》,但我们不能只有《花千骨》。

  在“雁渡寒潭”论坛上,编剧刘毅还提出了一个在刺猬君看来很有价值的构想,只不过这个声音最近被阿里的新闻盖住了:邀请这个行业内包括编剧、导演、制片人、市场发行在内的500名专业人士,共同搭建一个项目评估推荐平台,牵头广大业余或者专业作者和全国影视公司,定期推荐优秀的原创影视剧本和项目,以专业化的评估改变影视公司无法判断、只能乞灵于IP的现状。

  可以看出,编剧对IP本无敌意。刺猬君很赞同宋方金的观点,即创作者不能左右资本,虽然资本可能把水搅浑,但作者可以把水加深,让漩涡吸走那些“船小好掉头”的雷剧神剧,让资本明白大船要按航线走。用IP提升GDP、颜值代替价值的急功近利者们会在几次翻船以后,明白、尊重影视创作规律,阻止资本载着满是垃圾的末日孤舰,加速整个国家在文化追求方面的迷失。

  资本逐利,但IP和原创还是可以携手向前,减少垃圾,创造佳作。雁渡寒潭,是因为编剧都感觉到了寒意;寒潭虽冷,但是鸿雁展翅,也能轻松飞过。

  (作者:张宇欣,文章选自刺猬公社微信公众号)

10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刺猬公社

传媒观察原创平台 /  1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娱乐

娱乐是一场至死方休的盛宴,是一次次狂欢中的领悟。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商业电影火爆:中国离好莱坞还有多远?

思·睿言 为读者提供最有价值的观点 2015/07/26 13:26 发表于  热点

工业化模式制造出来的商业电影,往往并不会打上导演或制片人的深刻印记,却能够以速食消费品的方式,批量地迎合着大众的口味。这些贴近普通中产口味的作品,比那些精雕细琢的艺术电影更能激起共鸣。

稍后阅读 时长:5分钟

思客

原创和IP本是同根生,如今还能做朋友吗?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原创和IP本是同根生,如今还能做朋友吗?

近日,阿里影业副总裁徐远翔在一论坛上说起“给在座的编剧指一生路”,引发了编剧的集体愤怒。他在演讲中提出意欲以集体IP取代原创编剧,随后一众编剧公开表态:“阿里一路走好,不送”。徐远翔的言论哪里惹恼了编剧们?IP与编剧,以后还能一起玩儿吗?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86788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