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改革是不是“勇敢”过头了?

发表于  2015/11/03 06:30   约5分钟

教学改革之“圆桌课堂”

  当一个时期对某项事物的改革呼声加大时,一般说明公众对其已经到了难以容忍的地步,教育也无外乎如此。近期关于中小学教改的新闻不断涌现,有课程改革、有教学改革,这一切都彰显了社会对现行教育体制的不满。

  在全国各地,诸如“高效课堂”、“翻转课堂”、“圆桌课堂”、“围坐学讲”等教学改革风生水起;在校本课程建设中,“掼蛋”、“24点”等纸牌游戏开始进入课堂;某些学校甚至取消了小学一二年级的数学课程……这些改革林林总总,不胜枚举,官方倒也喜闻乐见。因为这些虽说是改革,却依然是在现有的教育体制之中进行的,顶多是对现有体制进行了修补,结果也只会使现有教育体制更加牢固。

  然而,这些改革所提出的依据并无法说服大众,其具体方案更是一本糊涂账。事实上,教育教学改革在提出不同的教育理念之余,更需要的是科学的改革方案。

  首先,我们来看“高效课堂”改革,其“高效”始终为“分数”所包裹,没有好的分数不足以彰显其价值。所以,“高效课堂”其实只是应试教育的高效。如今,甚至连“高效课堂”的发起人自己,都已经弄不清楚它是什么东西了:“高效课堂”到底是属于教学改革还是教育改革?再来看“翻转课堂”,人本主义教育理念认为,教育应该由教师主导变成学生主导,其发起人据此便贸然提出课堂的反转;而那些大力推广“围坐学讲”的人,其依据仅仅是本科上线率的微小提升(由去年的94%上升为今年的96%);至于“圆桌课堂”,仅仅是重新排列了座次,说是有利于学生讨论;更有一些学校将“掼蛋”、“24点”列入课程建设,认为其可培养学生的团体合作意识及与人相处的能力;而取消小学一、二年级数学课的原因,则仅仅是数学的逻辑性太强,小孩子学着吃力……

  这些都算是什么改革?我只看到一片乌烟瘴气。这些改革并没有系统的理论支持,仅是依照某种教育理念的某句话就盲目进行教改,缺乏切实的目标。这些改革的目标是什么?显然,仍是考试成绩。以提高考试成绩为目的的教学改革,我们可将之视为对现有应试教育体制的“改良”。基于此,我们依然会对“高效课堂”等改革报以希望,但其效果却需实践来证明。

  如果这些改革仅仅是处于实验阶段,我们倒还可以容忍。问题是,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们只看到对“高效课堂”、“翻转课堂”等进行的大肆推广,各种“专家”、“名师”们在各地讲座上大谈的各种理论,却并没有看到有人对“高效课堂”与“普通课堂”做出对比实验。因此,我们无法得知“高效课堂”是不是真的高效;我们也不知道,以学生为本的“翻转课堂”,对学生的人格、智力还有非智力因素,以及学术知识基础会否造成不好的影响;我们更不知道,那些没有在小学一、二年级学习数学的学生,和其他学习了的学生之间有无明显的差异……

  也就是说,现在这些噱头十足的教育教学改革,并没有获得可靠的“临床实验”数据,就直接进入到了推广阶段。如果这不是教育而是医药开发,肯定不会被批准,因为药物不经过严格的实验,不取得可信的统计数据,是会吃死人的。但是,当前的教学改革似乎并无这样的顾忌——反正死不了人。即便真的有问题,那也是十年二十年之后的事情了,到了那个时候,之前“荣誉满载”的“专家”们大概正在安享晚年吧。

  当教育出现问题的时候,能够站出来实施改革,这种勇气值得赞赏。但是,教育改革仅仅靠勇气,是远远不够的。除了勇气,我们更需要的是以科学方法为据,对教育改革进行理论研究和实验设计。只有通过教学实验获得详实的研究数据,并且通过对比实验,证明这些改革与传统教育模式相比存在显著的优势时,才能确定新教改的有效性。

  但是,教育实验的评测指标非常多,单凭一个学校很难完成这些实验,或许,这需要更多的教育智库和教育基金会的参与。当然,学校也可以做一些小规模的对比实验,但是,千万不可在没有任何实验记录时就盲目推广,以免误国误民。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249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蒋永红

教育评论员 /  10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教育改革是不是“勇敢”过头了?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教育改革是不是“勇敢”过头了?

如果这不是教育而是医药开发,肯定不会被批准,因为药物不经过严格的实验,不取得可信的统计数据,是会吃死人的。但是,当前的教学改革似乎并无这样的顾忌——即使没有可靠的实验和研究,教改仍然“勇敢”得有些过头。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84192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