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客会丨杰里米·里夫金:创业不是一定要变成乔布斯

发表于  2015/10/29 09:22   约6分钟

美国华盛顿特区经济趋势基金会总裁杰里米•里夫金接受思客独家专访 摄影/陈文武

  日前,美国华盛顿特区经济趋势基金会总裁杰里米•里夫金接受了思客的独家专访。在专访中,里夫金就创业、创新、“互联网+”等热词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还一针见血地指出了uber的弱点。

关于创业:创业不是一定要变成乔布斯

  大学生的创业热情是很好的,但是很多时候他们思考问题的角度不是很正确。很多大学生认为创业和创新就是一定要变成乔布斯,一定要发明一个特别棒的创新产品或者是应用,那才是创新。但是,我觉得这样的看法忽略了当前的大问题和未来的大方向——全世界的GDP都在放缓,整体生产力在不断下降,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世界上最富有的80个人所拥有的财富加起来占到全人类总财富的1.5%……对于真正的创造者来说,真正应该做的是去解决这些危机,维护我们的环境,而不仅仅是发明出惊世骇俗的产品。否则,创业者也许会赚到大钱,但创业也就失去了它本身的意义。

关于创新:中国没有必要跟着美国的脚步去模仿

  我们现在面临着经济危机和气候危机,但同时也面临着很多的机遇。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各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可以看到,21世纪中国必然会成为领先世界的力量,能够帮助整个人类社会实现很多的发展。所以,中国要发挥重要领导者的作用,指引人类在未来找到正确的发展方向。另外,很多时候世界上其他国家都会跟着美国的脚步,建设一些所谓“全新”、实际上却仍然属于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旧事物。而我认为,没有必要跟着美国的脚步进行模仿,中国应该走出全新的、自己的道路。

关于“互联网+”:这是一种全新的三网融合

  首先,我们要有一个全新的通讯网络平台;第二是交通网络平台,因为在新的工业革命中,交通必然是由新能源驱动、由智能互联网进行调配的,可以大大提升效率;第三是能源互联网,它往往是以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发电为基础,并且可以通过智能电网来调配能源。在新“三网”的存在下,我们会建立起统一的、具有共同目的技术平台,将交通、信息和能源聚集在一起以后,所有的物和人以及产业都会接入到这个三网融合的技术网络平台中,产生生产力的飞跃,这才是我们说的物联网,也就是中国所说的“互联网+”。

关于共享精神:中国文化的DNA有独特的优势

  全世界不同地区的年轻人对共享经济的接受程度有多高呢?曾经有人做了一个调研,发现美国的数据是超过一半,亚太地区很多国家是超过75%,你猜哪个国家得分最高?我告诉你,是中国,中国93%的年轻人都非常欢迎共享经济,这让一些人觉得难以置信。为什么呢?中国人有先天独特的优势,因为中国文化的DNA非常强,自古以来受到孔孟、佛教的影响。在儒家的思想里,人们相互之间以和为贵、和谐相处、互相帮助,有集体分享的精神;在佛教中也讲究相互为善,大家愿意把自己的东西拿出来跟别人分享。有了这样的文化,使中国在未来面对共享经济的时候,心理上的接受程度和主观的意愿都比别的国家更高一些,也确保了中国经济在这场变革中能走在前面。

关于uber:用旧形态管理新事物,难免遭到抵制

  第二次工业革命经济的特征是集中化、垂直化,这在当时也非常有效;而第三次工业革命经济形态是分散化、扁平化、合作化。uber的业态很好,司机是个人的,采取分散化的合作,但它错就错在创造了一个第三次工业革命的经济形态,但管理模式仍然来自第二次工业革命,即自上而下的垂直管理系统,从总公司到各国、各地的分公司,其盈利模式也是跟司机抽成。这样的形态完全就是二次工业革命的形态了。

  用一个第二次工业革命的管理形态来管理三次工业革命的事物,很明显会带来很多弊端,也会遭到别人的抵制。且不说外部的抵制,司机的内部也会产生很多的质疑——很多欧洲的司机缓过劲来:车是我的,服务是我的,耗的油和精力是我的,为什么还要给一个远在千里的外的公司交一分子钱呢,这样不公平。任何一个有基本能力的司机都可以自己在车上建立起GPS的信号,大家可以在一起开发出软件,随时可以建立起召车平台,为什么要把利润分给千里之外的公司呢?如果不需要把额外的利润交出去,他们完全可以把服务做得更加廉价、更加高效。所以,我们觉得uber这样的管理体制必然会带来很大的弊端。

关于监管:共享经济离不开政府监管

  共享经济也会有弊端,政府的监管可以协调利益和冲突,从一开始就避免走上歧途。比如说房屋共享和出租,如果在我住的小区里,80%的户主都把自己的房子租出去,每天人来人往,我会觉得自己正常的居住环境遭到了破坏,可能就会不想住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就需要政府的监管,比如规定一个小区里有多少房子可以出租,或者是每个户主最多只能出租一个房间,而不能把整套公寓拿出来租;又比如,不能把整栋楼买下来以后整体出租。所有的规定,都是为了保证我们在向共享经济前进的过程中不发生偏差。

  我比较乐观,我觉得政府会听到青年人对社会、对创新的需求和声音,也会顾虑到新经济的成长,毕竟这对国家的长期发展有利。所以,政府一定会让社会的管理规则更有利于创新,有利于新事物的发展。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65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170883 次阅读    11 次回应

专家

杰里米•里夫金

美国华盛顿特区经济趋势基金会总裁 /  4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互联网

站在前沿,领略前沿,驾驭前沿。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思客

思客会丨杰里米·里夫金:创业不是一定要变成乔布斯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思客会丨杰里米·里夫金:创业不是一定要变成乔布斯

对于真正的创造者来说,真正应该做的是去解决这些危机,维护我们的环境,而不仅仅是发明出惊世骇俗的产品。否则,创业者也许会赚到大钱,但创业也就失去了它本身的意义。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84111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