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客会]肖耿:中国要在试错中告别野蛮增长

发表于  2015/10/24 11:57   约8分钟

香港大学商学院及社会科学院金融与公共政策实践教授肖耿在思客会发表演讲 摄影/郭小天

 10月24日,新华网思客会在海南召开,专家学者汇聚一堂共同探讨中国经济的下一程。香港大学商学院及社会科学院金融与公共政策实践教授肖耿发表了题为“以金融深化与开放来激发创新与增长”的主旨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非常荣幸,祝贺思客开这么好的会议!上午学了不少东西,也越听越糊涂,到底该投还是不该投,房市、股市还是人民币。我今天想讲的就是中国目前实际上是在从野蛮增长转变到可持续增长。野蛮增长是什么呢?就是只涨不跌,房市只涨不跌,人民币只涨不跌,要么就是只跌不升。现在的问题就是要做这个转变,要实现可持续增长的障碍在哪里?动力在哪里?希望在哪里?机制在哪里?有什么秘密武器?

 

中国正在做四个癌症手术

 

  首先,我们来看这个障碍。刚才已经讲了很多,中国目前实际上正在对四个癌症做手术:一个是腐败,一个是污染,还有一个就是过度的地方债,另外还有一个就是产能过剩。这个手术已经开始了,但是大家仔细想一想,所有的这些手术都是对中国的宏观经济紧缩、腐败、减少消费,刚才邱晓华提到,污染增加成本、地方债财政紧缩,你要处理地方债就财政紧缩,产能过剩就很明显的是经济要下滑。那么在过去一段时间,我们的宏观货币政策、财政政策还有一些社会政策,实际上是低估了手术给我们带来的短期威胁。这已经得到修正,昨天刚刚双降,还有一系列的刺激政策几个月后可能都会见效。

  现在的问题就是过去的增长这么快,为什么这些动力都没有了?我们首先要搞清楚这个动力在哪里?主要在三个方面。一个是地方政府,他们有没有积极性。二是国有企业,他们有没有积极性去提供更多的公共基础设施,更好、更聪明的公共基础设施,因为那些是民营企业发展的基础。没有互联网,没有高速公路、高铁、飞机、机场、码头,我们的淘宝怎么淘?淘了以后怎么送货?所以公共基础设施和民营企业是互补的。在这个过程当中,还有一个动力就是外资和民企。但是外资和民企有一个特点,他们特别注重市场,如果没有市场他们不会投资,这时候的市场预期就变得非常关键。

 

实现创新与改革红利,需要容错机制

 

  这三个动力必须重新启动,要重新启动非常困难,希望在哪里?有两点。刚才很多专家都提到,一个就是创新,美国上百年的稳定增长主要就是靠劳动生产率和创新,另外一个希望是我们中长期的改革红利,就是我们的“中国梦”,我们的改革红利就是中国梦的实现。但是这些红利都不在今天,都在将来。那么为了要实现这两个最有希望的领域,一个是创新,一个是我们的改革红利,我们缺的是机制。两个机制最近特别提到:容错机制。中国的改革37年的历史就是试错的历史,我们现在改革所有的问题都是我们在试错过程中的错,但是没有试错怎么可能有成功?所以我们一定要有容错机制。在人类历史上,在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有两个容错机制,我们必须要拥有,这是两个必须要跨越的槛,一个就是股票市场,还有一个就是破产。破产我们比较熟悉,朱镕基当年改革的时候关停并转,然后再投基础设施、上市,这就是破产机制,只是我们现在还没有将它制度化。

  另外就是股票市场,股票市场的机制是过去几百年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重要的一个机制,它的特点是什么呢?它是用无限的股民热情自愿地去承担有限的责任,和让最优秀的企业去冒险,去试错。使得90%以上的创新企业可以失败,但是整个金融系统、整个经济系统能够可持续发展。这是我们要达到中国梦不可缺少的一个机制。这个机制里面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不能有过度的杠杆。一个人如果有10万块钱收入,他投2万块钱,这是可以承担的有限责任,但他如果去做杠杆,他去投20万,超过了他的承担能力的话,一旦失败他只有跳楼,这种悲剧我们不能容忍它不断地出现。

香港大学商学院及社会科学院金融与公共政策实践教授肖耿在思客会现场 摄影/郭小天

  那么这两个机制里面,实际上股票市场、债券市场、银行,它们的关系必须要处理好,这就是我讲的金融深化。金融深化实际上是一个风险管理的系统。你投资一个企业,如果它有股票,那么你投资它的债券会更安全,因为股东首先为你承担最前沿的风险,然后银行给有股票又有债券的企业放贷也会更安全,因为前面有股票、股东还有债券持有人给你挡着,那么银行的安全系数就大大提高。在中国我们的金融体系还没有形成,以股票市场为主,然后配合债券市场,最后才是银行的这么一个现代体制,这个现代体制在美国就是一个样板。美国经济能够承受那么多的风险,并且能够抓住机会,主要的原因就是它的金融体系具有这么一个优势,我们必须学习。

 

三个秘密武器:竞争、问责与公共服务

 

  谈到整个中国经济的增长,实际上我们是在向西方的市场经济学习,西方的市场经济有三个秘密武器,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但是我们经常忘记。第一就是市场竞争,这个秘密武器是我们衡量中国可持续发展能否实现的一个很重要的事情。一个是竞争、一个是问责,还有一个是提供公共服务。竞争不仅是人与人之间的竞争、企业与企业之间的竞争、城市与城市之间的竞争,还有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竞争。这种竞争在今天的中国是越来越激烈,竞争的质量也在不断提高。但是竞争也有风险,我们的污染、我们的腐败,我们的声誉产能,还有我们的地方债务,某种意义上来讲都是恶性竞争、负面竞争的结果。就是在规则不清楚、规则不透明、规则不好的情况下竞争导致的负面效果,要阻止这些负面效果就必须要有问责。问责不仅仅是要用投票来问责,还要用脚来投票,用钱来投票,用市场来投票。

  这个秘密武器里面还有一个就是公共基础设施,公共基础设施不仅是硬的基础设施,不仅要通过聪明的投资改善每一个城市的基础设施,还要有软的基础设施,软的基础设施就是产权基础设施,产权比较清楚,交易平台必须建立,产权争议的解决必须透明、公平、公正,这里面我们还是有很多的差距。有了这些东西以后,中国经济长期的可持续发展的发展就有了希望。我个人认为,目前我们就是在这么一个转折点,我们37年改革以来,梦寐以求的市场环境正在出现。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座的可能有一半认为股市、楼市、人民币会升,可能还有另外一半人认为股市、楼市、人民币还可能跌,这种状态就是最好的市场环境。这种状态就使得我们,而且必须通过试错的方法让市场来决定未来谁赢输,也就是市场来决定股市、楼市、人民币。也就是说人民币未来的新常态、股市的新常态、楼市的新常态是有升有跌,而不是只升不跌,或者是只跌不升。

  这里面对我来讲非常乐观的,一个现象就是中国的市场力量已经在主导中国的未来,我们知道中国的老百姓、农民工现在可以去中国任何一个城市打工,我们的资金在国内已经可以任意流动,很快也可以流向海外。也就是说我们的人流、物流、资金流都在迅速放宽。这就导致现在有两种现象,我们有一线城市,上海、北京、深圳、广东迅速崛起,也有一些鬼城的房价在不断下跌,他们在转型、他们在改革。这些就是我对中国经济未来非常乐观的原因,我已经乐观了20多年,但是中国经济的实际状况在过去20多年都比我预期的要好。所以我在华盛顿和美国人就讲,我说为什么你们总是低估中国改革的力度和成就?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思客会]刘世锦:防止经济落入低效益、高风险的陷阱

[思客会]邱晓华:中国经济前景展望

[思客会]麦马啸:高速的管理创新:中国的下一个出口?

48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1432 次阅读    11 次回应

专家

肖耿

香港大学金融与公共政策教授、香港国际金融学会会长 /  11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演讲

一人之辩,重于九鼎之宝;三寸之舌,强于百万之师。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思客会]肖耿:中国要在试错中告别野蛮增长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思客会]肖耿:中国要在试错中告别野蛮增长

一个非常乐观的现象就是,中国的市场力量已经在主导中国的未来。我们的人流、物流、资金流都在迅速放宽,我们的资金在国内已经可以任意流动,很快也可以流向海外。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83898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