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客会丨迟福林:服务业市场开放是深化改革的重头戏

发表于  2015/10/24 10:53   约10分钟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在思客会发表演讲 摄影/翁叶俊

  10月24日,新华网思客会在海南召开,专家学者汇聚一堂共同探讨中国经济的下一程。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发表了题为“以转型改革释放增长潜力”的主旨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现在大家有一个共识,减轻调结构的痛苦实现增长目标取决于改革。未来几年改革,如何适应改革的趋势,在哪里发力,大家有不同的讨论,我的观点是服务业市场开放是关键。所以今天因为时间关系,我想就以服务业市场开放为重点的市场化改革跟大家做一个简要的交流。我的一个总的判断是,适应经济转型升级的大趋势,未来几年加快推进服务业市场开放,既是转方式调结构的关键,又是市场化改革的重点。我从以下三方面做一个讨论。

“十三五”形成新格局的关键在于改革

  第一个观点,服务业市场开放牵动转型增长全局,未来几年我认为中国有三个,我们面对很多的问题,但是我们有三个大的趋势。第一个我们中国制造有可能在互联网+下,由生产性制造开始向服务型制造转变。第二,我们的城镇化有可能从规模的城镇化向人口城镇化的转型。我估计到2020年中国的规模城镇化率有可能达到60%,人口城镇化率未来几年每年提高两个百分点,那么可能从现在40%到52%。第三大趋势,消费结构由物质性消费向服务型消费为主的转变,我估计2020年中国城镇居民的服务型消费将由现在的不到40%会提高到50%。2020年“十三五”经济对增长的拉动率稳定在60%到65%的区间。这样的一个驱使下,我认为“十三五”阶段的中国将形成三个大的格局,一个将形成以服务业为主体的产业结构的格局。

  估计到2020年中国的服务业比重将由现在的51%左右提到55%到57%,将形成消费拉动经济增长的新的格局,我估计未来几年消费每年还会以两个百分点左右的速度增长。第三,形成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对外开放新格局。我们讲“一带一路”,我的理解三句话。第一,以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为依托。第二句话,以扩大自由贸易区网络为目标。第三句话,以服务贸易为重点。我们知道服务贸易是整个提高对外开放水平的一个重要标志,从货物贸易为主转向以服务贸易为主,是一个国家开放水平和现代化水平的重要标志。我估计到“十三五”末期中国的服务贸易占对外贸易比重将由去年的12.3%提高到20%左右。

  这样的一个大的格局,就是一个大趋势。三个新的格局是我们最大的一个优势,这个优势下我们实现“十三五”未来的五到十年,我们的6%或者到7%的增长是有条件有可能的,问题的关键取决于改革。这个改革的重点在我看来那就是市场化,就是服务市场的开放。这个开放什么关系呢,时间关系我概括三句话。一个要适应于我们经济转型升级的趋势,加快服务业市场开放。第二,服务业市场开放是一个全面的开放;第三,形成以服务业市场开放的新格局牵动影响转型增长的全局,这是第一个大问题,我想跟大家做一个简要的交流。

服务业市场开放是深化改革的重头戏

  第二个观点跟大家讨论,服务业市场开放是深化市场化改革的一个重头戏。为什么服务业市场开放是深化市场化改革的重头戏,我有这样三个方面的判断。一个是,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当中的决定性作用,关键是服务领域。我们大家知道我们现在的服务业领域市场是什么样的情况呢,我简要概括是“三低一高”,一个是服务业市场化程度低,比如说我们现在的工业部门的市场开放程度至少在80%以上,而服务部门50%以上被行政垄断的格局尚未打破;第二,服务业对外开放的程度也比较低,比如说我们现在的自贸区,应该说服务业开放是走在前面的,尤其上海自贸区在金融开放方面走在了前面,但是即使上海自贸区现在它所出台的负面清单122项,其中83项是服务贸易领域,也就是说对于服务贸易的限制仍然是一个大头。第三个低,就是服务型水平低。我们知道中国的发展速度快,城镇化规模也快,我们的房地产发展也快。拿房地产来说,我们房地产的规模已经应该说到了一个相对饱和的状态了,但是现在就面临着一个规模房地产如何向服务型房地产的转型的问题。如果我们的房地产能够以健康服务为重点,这样的一个服务水平可以提高,我想它就会大大提高我们的房地产使用价值。“一高”就是服务价格高,2014年我国的宽带平均上网速度全球排在第75位,仅为韩国的15%,但是,平均一兆每秒的接入费用却是发达国家的3到5倍,所以由这样的一个“三低一高”来看推动市场化改革,我认为重点应该解决服务领域这样的一种情况。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在思客会现场 摄影/郭小天

  为什么是重头戏,我想可能我们需要以破除行动垄断为重点加快推进服务业市场开放。我想这个里面三件事情很重要,一个打破服务业市场的行政垄断以市场垄断,刚刚刘世锦谈到的就是电信。第二,推进服务业市场的便利化改革,使社会资本可以进入相关的服务领域,促进服务领域的市场活力。第三,要主动放开服务业市场的价格,我们服务业市场价格应该说在很多的方面还是行政垄断的。

  第三个观点我认为以政府推进公共服务为重点推动服务业市场开放,如何充分利用社会资本的力量扩大公共服务的供给,这个取决于政府的采购规模。我就说能不能使政府的采购规模占财政支出的比重从我们去年的11.4%到2020年可以达到20%左右,就是无论哪一个所有制,只要它提供的公共产品好,政府就应当平等地来购买,由此提高政府在公共服务购买当中的份量,同时也有一个质量,在这个方面我们面临着许多的政策和体制的障碍。

结构性改革如何适应服务业市场开放?

  第三个大问题我想跟大家讨论的,就是推进服务业市场开放关键在于破题结构性改革。我们一再讲结构性改革,我们结构性改革怎么样能够同服务业市场开放相适应,我的观点是三个方面:第一,我们服务业市场开放应该说包括服务业的发展面临着诸多的政策性、体制性的结构性矛盾。我总的看法,现有的某些政策体制仍然带有鼓励工业和重化工的发展,抑制服务业发展这样的一些突出特征。比如说我们现在的土地,服务业用地跟工业用地至少差5到9倍,比如说我们的税收,我们营改增到现在还没有完成,以消费税为主体的税种现在还没有退出,这个对于我们以服务业为主体的产业结构严重不相适应,所以走向服务业为主导的产业升级面临着一系列的政策性、体制性、结构性矛盾的一些挑战,不解决这些政策性、体制性、结构性的矛盾,形成以服务业为主体的产业结构激发我们市场活力是比较困难的。

  第二,我们破题结构性改革重点在哪里,我认为有四个大的方面。一个破题投资体制改革,加快投资转型,实现投资与消费的互动和融合。我不大赞成不讲条件,只是说投资是关键消费是基础,在一定条件下,消费可能是关键,在一定条件下投资可能是关键,问题在于投资要适应消费结构升级的趋势,比如说我们在北京,我想再建几所儿童医院恐怕都是有需求的。比如说我们现在进入老龄化,我们现在老年人的消费潜力到目前为止至少在1万亿左右,而实际的供给还不到两千亿,所以,适应消费结构变化的投资转型是最重要的,当然不改变政府主导型的增长方式也要改变投资体制困难。第二,深化金融体制改革,改革发展以社会资本为主体的中小金融机构。第三,推进财税体制改革,我这里讲尽快推进以消费税为主体的税种,以税服务业加快发展的趋势。第四,加快调整教育结构,尽快发展以转型升级趋势相适应的职业教育。

  很多企业家知道,我们找一百个大学生很容易,但是我们找十个高级钳工却很困难,我认为中国的人才问题,主要是一个结构问题,从短期中期来看重在调整教育结构。我不久前也发表一篇文章,教育需要第二次,如果不改变以考试型、封闭化、行政化教育体制,转变为能力型、开放型、专业化的教育体制,我们教育结构是难以适应转型升级这样的一个需求的。

  第三,服务业市场开放关键是纵深推进简政放权改革。我们新的时期要形成一个市场的新的动力在哪里,我想是激活市场、激发企业。我一直呼吁几件事情,我们有条件尽快实行企业自主登记制度,我们到时候应该取消企业一般投资项目备案制,我们应当不用或者少用产业政策干预企业的行为。第二,可能重要的就是要全面实施负面清单管理。第三,推进监管转型。比如说我们股市出现的问题,不能不说同我们的监管的体制直接相关联,会议经营已经成为越来越强的趋势,我们监管当局是分业监管的趋势,我一直强调实行会议经营的大趋势,尽快组建国家金融监管总局是当务之急。最后,我说这样一句话,“十三五”我国正处于转型改革的历史关节点,把握经济转型升级大趋势,实现改革开放的重大突破就能缓解短期经济下行的压力,释放经济增长的巨大内需潜力,以实现可持续的增长。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思客会]刘世锦:防止经济落入低效益、高风险的陷阱

[思客会]樊纲:中国经济近期波动与长期发展

迟福林:把握消费主导经济增长的新格局

54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70766 次阅读    5 次回应

专家

迟福林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 /  40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演讲

一人之辩,重于九鼎之宝;三寸之舌,强于百万之师。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思客会丨迟福林:服务业市场开放是深化改革的重头戏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思客会丨迟福林:服务业市场开放是深化改革的重头戏

无论哪一种所有制,只要它提供的公共产品好,政府就应当平等地来购买,由此提高政府在公共服务购买当中的份量,同时也有一个质量,在这个方面我们面临着许多政策和体制的障碍。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83865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