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稻葵:中国将借“十三五”消灭贫困

发表于  2015/10/26 09:00   约12分钟

图为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

  《国家十三五发展规划》即将登台亮相。对于“十三五”,我最关注的还是整体的经济走势,具体说来,就是在“十三五”期间能不能够基本上完成国家和政府自己提出来的,要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用经济学的术语来讲,就是能否实现中等收入陷阱的突破,人均GDP能不能够超过1.2万美元。

  很多人提到小康社会就觉得,好像离我们还很遥远。其实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官方的提法已经用了很久了,但是据我所知,并没有明确的量化指标,所以我个人的理解应该包括这么几个方面。

  首先,全国的人均GDP应该能够超过1.2万美元,甚至于更多一点,这是世界银行当前所制定的中等收入的一个界限。第二,贫困人口,按照目前国家的计算是7千万人口,应该还要基本降低到1千万左右,要降低到基本上很低的水平,就是占整个的14亿人口的0.7%这个水平,如果1个亿的话,就是7%,1千万就是0.1%,应该降到这个水平。第三个就是,基本的经济制度,市场经济制度要基本的成熟化、定型化,成熟和定型,在我看来这就是最基本的指标。

  总体来讲,我对“十三五”还是相对比较乐观的,为什么相对比较乐观呢?就是说,如果能够抓紧这一两年时间,能够对中国经济最关键的几个部门实施有针对性的改革,那么未来1、2年能够实现中国经济增速的U型调整。先往下、然后往上,这样的话在“十三五”主要的时期,就是后三年,经济增长速度能够回到7%或者更高一点,这就能够实现全面进入小康社会的目标了。

  是哪些部门的改革必须要抓紧呢?我觉得至少有这三个方面:

  第一,城镇化,与城镇化相关的改革必须得加快。具体说来,土地政策、土地流转必须要切实的建立起来,要把农民从土地的束缚上解放出来,要给进城的农民建立切切实实的不依赖于土地的社会保障网。目前给农民的保障主要是靠土地,就是你没工作你可以回家当农民,这个是和现代化进程相违背的,应该把农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假如说你进城当城市居民,国家会给你一定的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的保障。万一你出现了问题,万一你市场竞争力不足,国家一定要给你提供一个最基础的,跟土地无关的利益保障,这是必须的,否则农民怎么进城呢,他进不了城,这是城镇化方面的改变。

  第二,国有企业的改革。国有企业现在到了一个结骨眼,目前表面上看利润还是往挺进高度走的,但是利润效率还有巨大的提高空间,所以大量的国有企业需要进一步的转型,需要变成现代化的企业,国家就不要管这些企业具体的经营,国家只管资本,以后中央政府乃至地方政府都直接管控若干个国有基金,相当于当前的中投一样,而不是管国有企业,这是第二个改革。这个改革如果一旦能够推出的话,将能够带来我们资本市场的新的春天,上市的股票会搞活,也能够带来我们制造业和负责业的一片新的春天。

  第三,就是我们政府自身的管理体系也要改革。现在政府官员要不然是纪律松懈,容易出现腐败的问题,要不然就不作为,这个是不行的,因此正常的一个充满活力的中国经济需要什么呢?需要一支严格按照纪律形势既廉洁又能够积极有作为的政府官员队伍、公务员队伍。目前政府自身的管理体系如果不改革到底的话,那中国经济很难走出U型的底部。

  在稳增长和调结构之间,我们完全能够找到平衡点。刚刚我说那三件事,这是三项改革,国有企业、城镇化以及相关的土地问题,还有政府官员的行为准则、这三个方面是稳增长的措施,如果这三个措施推出的话,能够带来新的一批投资,新的企业进入和企业激励效率提高的激发,所以在稳增长和调结构之间,关键的关键是我们这三项改革到家了、到位了,没有矛盾。

  很多人说我们这些经济学家身上有一种盲目乐观的状态,但其实我们也是有担忧的,产能过剩、债台高筑,很多的传统企业、传统行业甚至于是负增长,这些都是我们的担忧。但是中国经济毕竟还是一个增长型的经济、贫穷的经济,所以要看到新的增长点,要看到那些新兴的产业正在兴起,包括互联网、服务业、消费相关的旅游行业,所以各行各业从学者到官员、企业家的任务,是要针对那些传统的行业找出解决的办法,该重组的债务要重组,该退出的行业要坚决退出,这是关键,办法总是比困难多,关键是要能不拘泥于传统行业的困境而举步不前。

  

从“计划”到“规划”


  之前我们经历过十几轮的“五年计划”,“十三五”是第三个“五年规划”了。“五年计划”主要是倚重于工业、制造业这方面,“五年规划”可能从字面意义上来说,包括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两方面,从目前两轮的“五年规划”来看的话,好像效果并不太明显。但这并不意味着“十三五”的“五年规划”在整个中国经济发展历程包括中国发展历程当中起到的作用不大。

  从“计划”到“规划”,就是一字之差,实际上反映了什么呢?反映了一个重大差别,“计划”是主要计划各种经济活动,包括增长速度、包括投资,而“规划”规划的不是经济活动,规划的是政府的政策和改革的措施,所以“十三五规划”的重点是要推出什么样的改革,要推出什么样的政策调整。只要你的改革到位了,政策调整到位了,经济的活动,包括经济增长,会自然的有所反映。

  举个例子,我们以前计划是计划汽车的运行速度,就是我要走50公里/小时或者80公里/小时,规划主要是规划你的油门和档位的配合,你准备的这个时间,你加多少油门、用几档,你换档期间什么时候踩离合、什么时候松离合,谈的是政策和改革,所以着力点不一样。所以某种意义上讲,现在规划可能更重要,他谈的是更根本的问题,而不是谈的表面的经济现象。

  改革不同于革命,改革并不是说使群众被发动起来,推翻一个政权和一个政府,改革是政府要对自己下刀,所以这就是规划的重要性了,规划就是要政府或者上级政府站在这个顶层设计的高度,要为未来的发展、未来的改革描一个宏图,要给全社会一个期望,要给各级政府的改革指明一个方向,所以规划在今天仍然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它和发挥市场的作用一点都不矛盾,它是一个推动改革的过程,如何能够通过改革让市场更好的发挥作用这么一个过程。

  在经济数据层面,我想未来“五年规划”可能是前低后高,前低指的是处在目前应对经济下滑的过程中,可能是低于7%,后高可能是高于7%,平均可能在7%左右,所以我觉得中国经济目前所碰到的困难是改革中的困难,是一个新增长点如何营造出来的困难,所以不要把今天中国经济的困难延伸到或者放大到我们整个“十三五规划”期间。

  

改革要下大决心


  另外,很多人认为渐进式改革并不适合中国的国情,比如说在国有企业改革上需要的还是一刀切的改革。我倒是觉得,中国经济改革到了今天,是到了一个需要下决心大力推动改革的一步,但是在执行的过程中确实要特别小心,因地制宜、分类指导。一开始信心很大,但是真正要去落实的时候可能不适合于一刀切,这就是今天改革为什么这么难的一个基本的道理。

  尤其是在农村土地问题上,千万不能一刀切,现在为什么裹足不前,为什么中国争论来争论去都下不了刀、解不了急、没有切入点,就是大家在认识上可能还有一种误区。

  农村土地改革问题应该给一个方案,应该统一走,我不同意,农村土地问题应该因地制宜。咱们以前采访中也谈过,比如江浙一带、沿海一带,可以适当的快一点,可以搞完全的土地流转,而内地中部地区可能稍微慢一点,西部更要慢一点,因为各个地方农民的市场经济的成熟程度,农民市场经济的智商不同,所以你要采取不同的办法。

  国有企业更是如此,不同的国有企业所处的行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不一样,在行业中的相对地位也不一样,所以咱们很难用一个办法去把所有国有企业的改革都能够罩住,我们只能给一个国家管资本,不管经营的大方向,在这个大方向指导和引导下,让各个地区的国有企业去试点和探索。

  刚刚提到农村土地改革这一块,其实我们注意到,比如说一些中部包括一些西部地区,出现了一种所谓的状况,宅基地在转让之后可能因为农民工市民化的过程还没有成熟,或者说还没有健全,这个时候农民是需要土地,到头来是两手空。

  正是因为这个问题他让很多的政策制定者和关心改革的人裹足不前,完全应该针对这个问题提出一个方案,比如说在农民土地流转的过程当中,要求农民把一部分流转的一次性收入变成基金的投资,这个基金完全由省一级政府提供担保,担保回报率,我保证你这个回报率比通货膨胀高3%,这个基金你是不能变现的,你可以每一年提出利息,但是我不允许你变现,除非家里出现了小孩受教育、上大学缺钱或者出现了重大的疾病,你可以拿来用。通过这个方式,让农民在土地转让的过程中不会完全挥霍掉他的土地转让所得,这个办法完全可以试点。

  我再把这个事情细化一下,今天你我到商业银行买理财产品,咱们只能够买到5%回报率的理财产品,今天这个5%就是比通货膨胀高3个百分点,既然你我可以这么做,为什么不能地方政府把农民土地转让的钱集中起来给他提供一个担保的基金呢。所以我还是那句话,改革只要有决心,办法总是比困难多,总是能够不断推进的。

  在“十三五”当中农民问题还是很重要的,除了土地流转之外,还应该针对农村的发展搞一些针对农村的金融服务,让农业进一步大规模的生产产业化,让农业从一家一户的经营转变成一个大企业式的规模运营。如果金融的扶持能够到家的话,农民将会出现比较快的产业化,农民也就从以前的一家一户的农户变成了拿工资的产业工人,这样的话农业的发展,农民的民生能力都得到保证。


哪些行业会得到发展?


  从大的经济发展规律看的话,在“十三五”的“五年规划”当中我比较看中这几个行业:

  一个是与消费相关的一些产业,尤其是一些消费升级的产业,其中不光是制造业,更重要的是服务业,比如说健康服务、养老服务、旅游服务。

  第二个我比较看好的是与金融服务相关的,比如说专业理财,因为现在我们中国经济到了一个发展阶段,大概两三亿的城市居民,他的温饱已经完全解决了,他们关心的问题是未来自己的生活,他们现在最关心的是保值增值的投资。那么这部分人,严格意义上讲,他们不具备专业投资的能力,这一轮股市的波动他们是最受其苦,所以需要出一批专业的金融公司,对这几亿人口进行专业的理财,

  第三个行业,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引导出来。我还比较看好的是新型的制造业。为什么呢?虽然制造业产能过剩,但是我们应该看到,中国制造业面临升级的一个需求。比如以钢铁行业为例,我们的钢铁行业的确是产能过剩的,但是我们的钢铁行业效率低下、污染严重,在这个情况下如果中国政府能够主动把一部分落后的钢铁产业砸掉,给一些补贴,我们钢的产量会下降,价格会上去,我们新一代的先进钢铁厂就会自动有人去投资,比如说沿海一带。通过这个方式就把整个中国的钢铁及重化行业带动起来了,这能够拉升GDP,也能够大规模的改善我们污染的问题。

  我觉得最重要的,“十三五”末期的重点,应该是中国真正的跨入了初步发达国家的行列,初步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人均GDP在1.2万以上,国内的贫困问题基本上解决,贫困人口基本上被消灭,我们的社会管理和经济管理的能力大幅度提升。“十三五”末期,我们对于股市,对于金融机构银行,对于社会福利,对于房地产调控的手段,将会更加的合理、成熟和有效,这是我对“十三五”的展望。


李稻葵:中国制造,树立品牌形象是关键

李稻葵:中国经济转型需要“针灸疗法”

现在的问题不是没钱,是不知往哪花


7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李稻葵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 /  82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财经

更加轻松、好看、有用、时尚的财经资讯及全球金融市场行情。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李稻葵:中国将借“十三五”消灭贫困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李稻葵:中国将借“十三五”消灭贫困

“十三五”末期的重点,应该是中国真正的跨入了初步发达国家的行列,初步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人均GDP在1.2万以上,国内的贫困问题基本上解决,贫困人口基本上被消灭,我们的社会管理和经济管理的能力大幅度提升。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83471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