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其仁:杜润生给了我们苏格拉底式的教育

发表于  2015/10/09 13:45   约4分钟

  2015年10月9日消息,原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和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杜润生先生今晨6点20分于北京医院病逝,享年102岁。杜润生先生系中共党内最资深的农村问题专家之一,农村改革重大决策参与者和亲历者,被誉为“中国农村改革之父”。曾经师从杜润生的周其仁,曾经在多个场合表示自己敬佩杜老的为人为学。

  他拥有厚实的农村、农民和多方面的知识,但一辈子注重调查研究,对新情况、新问题永远抱有强烈的求知欲望。他远见卓识,又一辈子从实际出发。由于这些合金般的品格组合,使杜老拥有无与伦比的说服力、感召力和协调力。杜润生先生当然是他那个时代的一个代表性符号,不过他更是遵循实事求是路线研究农村问题的光荣传统和团队的灵魂。

       ——2007年,杜润生在专访中透露,周其仁这样评价自己

  杜润生90岁寿辰的会上,大概几年前,像我们这些当年有幸在杜老指导下从事过农村研究的人,好像得过一个称号,据说原话是这样的,这批人无非是杜润生的徒子徒孙。这不是一个很雅的称号,但是,我今天在这个场合讲,这是很了不得的对我们的一个恭维。我是想不到今生今世会有哪个称号像这个称号,能让我们引以为自豪。

            ——2003年,周其仁在杜润生90岁寿辰上发言

病榻上的杜润生,听杜鹰(右一)和周其仁(左一)谈农业问题,听说粮食连续6年丰收,竖起大拇指称赞。

  其实这一代人都很普通,就是77、78上来的,就是因为对课堂上教的内容不够满足,然后参加这样一个小组。杜润生杜老的办法就是跟你提问题、跟你讨论,说得你心服口服,他从来没有批评我们小组当中任何人,就是问问题。

  最近老谈论人类思想的源泉,有希腊文明,希腊文明的源头就是苏格拉底对话,就是你一句他一句,他再一句,这个问题就越想越深了。当年杜润生差不多就是这个办法,他从来没有一句肯定的话,也不轻易表扬,决不会批评。不断在积极研究农村问题上鼓励你、提醒你,同时用他的经验知识和判断力来校正你的看法,然后把你一次次引向农村调查。那时候是真想去参加调查,因为去了可以学到东西,发现不懂的事情,就去找答案。

  80年代那一段日子,对我们这一伙人是很大的锻炼。当然上头给好多架构,比如翁永曦这样比较年轻的、跟我们接上话的干部,官僚气也不是很重,同时我们这个架构里面也得有另一个层面。当年我们小组的党支部书记陈锡文,也是搞农村研究的一把手,没有他可不行,因为我们说话比较顺便,讨论问题可以,但是对于政治纪律、政治文化,真是不懂。很多因素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就是深入中国的时机,可以从村、从户,越过所有中间层次,最后参加一号文件的起草。这样关注国家整体的运行,比单独读书本稍微多了一点知识。

           ——2013年,周其仁在“江湖”沙龙活动上发言


不能再让户籍的阴影笼罩一代又一代

中国的未来取决于什么?

空城不是好政绩,要让城市骨架上长肉

18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周其仁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 /  74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周其仁:杜润生给了我们苏格拉底式的教育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周其仁:杜润生给了我们苏格拉底式的教育

“希腊文明源头上就是苏格拉底对话,就是你一句他一句,问题就越想越深了,当年杜润生差不多就是这个办法。他从来没有一句肯定的话,也不轻易表扬,决不会批评。”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83293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