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袋想入非非的葡萄

发表于  2015/10/08 06:30   约6分钟

买的一公斤的葡萄,实际只有520克

  前一阵到苏州公差,遇到一个很气人的“老太婆”——我尊老爱幼,一般不这样称呼上年纪的老太太。我们一位同伴在平江古文化街跟她买水晶葡萄,明明没有一公斤,她硬说有。我把三星手机放在秤盘上,想试一下秤有没有问题,这款手机的标准重量为168克。老太婆大概知道我的“阴谋”,一次次拨开我的手。后来我觉得后怕,庆幸她没有抓起我的手机扔到河里,要是她真的那样做,我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怨自己倒霉,还会给大家落下笑柄。老太婆怒气冲冲,满脸皱纹,像一朵脱水的干花,简直可以说是“面目狰狞”。

  那个看穿我“阴谋”的老太婆,不停地拨开我的手,同时一次次把装进塑料袋的水果掼回到秤盘里,戳着指针,叫我们看却又不给看仔细,声称不会不足秤,我们似乎成了多事之徒。她的普通话带着浓重的当地口音,嘴里像含着一颗石头,但我们都明白她的意思。同伴很不情愿地付了款。人生地不熟,为了两斤水果与一个老太婆计较,说出去实在不好听,虽然这与吝啬无关,但你保不住别人不这样想,要是所有人都这样想了,那你跑不掉要戴上“吝啬”的帽子。大凡发生过的事,时过境迁就没有了是非,《十五贯》里的娄阿鼠说的,老爷说是通奸杀人,就是通奸杀人的了。就像曹操本来是一个伟大的政治家和著名的文学家,但《三国演义》编他“割发代首”,他就成了奸雄。

  每个人处理这类事,有不同的方式。我们当时其实还有一条路,那就是退货走人,反正钱还没有给,问题是在过秤之前我们几个人一共尝了三颗或者四颗,肯定不超过五颗。葡萄还算甜,那几颗下了肚的葡萄,让我们成了吃黄莲的哑巴,对退货由衷地觉得理短。我有个朋友有一次同样被人骗秤头,他二话不说,付了款后将那袋水果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他自己觉得解气,甚至有些英雄气概,但我觉得那样做不好,像小孩子拗气,还暴殄天物,水果跟你并没有仇。但这道理头脑发热的时候是拎不清的,被对方宰了一刀,还乖乖地拎着东西走,感觉跟双手举着卸了子弹的枪当俘虏差不多。所以同伴拎起那小半袋葡萄离开时,脸上写满了不情不愿,就像拎着一只癞蛤蟆。

  我想说的是,在某种情形下,一个人的智商真的“然并卵”。我们并不是不知道一公斤葡萄大概有多重。但老太婆又诅咒又发誓辩称足秤,比那头要吃掉下游小羊的狼还理直气壮,那种决然毅然、不容置疑的样子,使我们的智商统统归零,不由自主地怀疑起自己的判断,对同伴一路拎着的那只“癞蛤蟆”,有人认为差不了多少,有人猜可能有一斤七两,最大胆的也认为应该有一斤半。同伴想找旁边的流动摊贩复一下秤,被她们纷纷拒绝。后来走了很远,终于找到了一间商店,不明真相的店主给我们过了秤,乖乖隆的冬,只有520克!

  我不好说这件事影响了我对苏州的印象,但这样的事的确让人郁闷。我明白一个地方的确是一片大林子,什么鸟都有,这个老太婆并不代表当地人,而且更重要的是,并不只有苏州的街头摊贩才这样,相反,天涯何处无芳草,东南西北不乏骗秤头,对苏州心生怨艾,说不好听,那是一种偏见。我这样说并非空口无凭。一个朋友曾经做过街头巷尾水果摊贩骗秤头的调查,结果我不好透露,说了你脆弱的心灵可能会蒙上生活的阴影。反正每次不管在哪里的路边摊子买水果,我心里都像走在被白蚁蚀空的木地板上一样不踏实。

  我读书太少,想得太多,生活中的鸡毛蒜皮常常让我脑洞大开。我想我们既然有那么优秀的传统,骗秤头为什么这么普遍?骗秤头到底是生活所迫还是心理需要?宰人者看着市民游客、官员老板、教授专家、学生士兵、道德模范、优秀员工、三八红旗手被玩于秤盘之上,纷纷中锤,无论怎样据理力争,最后还得乖乖付款,做这样的智力游戏是否感觉很爽?我还想到骗秤头的泛滥是否跟废除了杆秤有关。过去使用杆秤,上面有“福禄寿”星,据说缺一两减福,缺二两少禄,缺三两折寿,骗秤头要受报应,所以都讲“秤平斗满”,现在用电子秤,推广应用时的说法是电子秤准确,能有效地避免短斤少两。这么不靠谱的说法也拿来当作理由,短斤少两难道是秤的问题吗?我发现从某种角度,我们似乎是现代化的“不适应人群”,越是摩登的东西越带来危害。手机也一样,本来是方便随时随地联系,却变成了胆战心惊的“手雷”。我每天起码收到三条以上诈骗短信,花样越来越翻新,写这篇文章时就收到一条,一个“15015531710”号码直呼我名字,说是把前几年聚会的存照搞成了视频,后头有一个网址。前几天收到的一条更气人:梁XX,表面上看你道貌岸然,没想到居然做这么肮脏的事情,你自己看看吧。后面是一个网站。幸亏脑子一机灵,差一点就点开链接了!

  我想到我们当时之所以那么气愤,可能并不是因为被宰,而是因为宰我们的是一个老太婆,被老膺啄了没啥,被鸡叮了感觉太过窝囊。不过话说回来,那个老太婆一把年纪——看上去应该有70岁了,还这么死乞白赖,应该也挺难为情的。袭用托尔斯泰的话,骗秤头的目的都是一样的,但骗秤头各有各的理由。做这样的小本生意,每天挣个三文十二,骗骗秤头,揩点油水,似乎算不了什么。要说宰人,老太婆连“小儿科”都算不上,买房子开发商会“算错”面积,汽车加油时油站会短斤少两,你用的手机,各种“套餐”比哥德巴赫猜想还复杂,绕得人头晕,现在推出4G,你为预装软件偷跑流量交了多少冤枉钱?

  那天傍晚我就坐在平江文化古街的一条石桥上,一边剥葡萄吃,一边胡思乱想。桥上流水潺潺,岸边杨柳依依,佳景如斯,我对那个宰了我们的老太婆的怨恨涣然冰释。

为什么“慈母”总比“孝子”多

一只西瓜引发的道德公案

领导到底该“亲自”做什么?

16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梁思奇

时事评论员 /  28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情感

情感释放之地,心灵共鸣之所。在这里来一次畅快淋漓的相遇吧。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一袋想入非非的葡萄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一袋想入非非的葡萄

我想我们既然有那么优秀的传统,骗秤头为什么这么普遍?骗秤头到底是生活所迫还是心理需要?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83136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