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重恩:中国经济研究不能盲目崇拜外国指挥棒

发表于  2015/09/14 19:35   约6分钟

   

  9月12日,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主办的首届思想中国论坛在北京举行,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弗里曼经济学讲席教授、清华大学中国财政税收研究所所长、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白重恩在“中国经济学发展的痛点和难点”分论坛上从需求和供给两个角度发表演讲。以下为演讲整理:

  前两天我看到这样一篇文章,是康乃尔大学的一个金融学教授写的文章,文章题目《本地偏向》。针对学术中的一个悖论,他就做了一些数据的分析。他发现什么呢?他在金融学里找了14篇顶尖的期刊,看这些期刊里实证的研究都是用的哪一国的数据,结果发现少于23%的文章是用美国之外的数据,其他的77%的文章是用美国的数据,如果我们看各个国家在世界GDP中占的体量,美国显然没有占77%,但是全世界最顶尖的14本金融学的期刊上有77%的实证文章用的美国数据。

  那么这就有问题了,这就有导向了。我如果是一个做金融的人,我应该研究哪个国家的问题?明显的,研究美国问题有77%的机会被发表,被发表的机会比是77%比23%,那么是不是美国的学校特别多,所以有大量关于美国的文章发表呢?这个教授也做了分析,发现这个关系就是美国有多少学校跟世界上其他国家有多少研究机构,是完全不能解释23%和77%的比例的,那么是不是美国培养的PHD学生多,其他国家少,所以造成了这样的现象,也不是,他也做了分析,发现依然不能解释。他就把这个叫“Home bias”,当然他是从美国人的角度,美国作为Home,作研究的偏向是偏向于美国的。那么作为美国之外的,那就不是Home bias而是Foreign bias,其实他里面也有讲到Foreign bias,就是这样的问题。

  我们还不谈这个方法论的问题,我们只讲研究的对象,这个研究的对象就造成了这样的指挥棒,比如说我们现在也开始从海外引进一些在海外受过很好的训练,经济学研究工具都掌握很好的教师,他们做什么研究?大部分的还是用外国的数据做外国的问题,尽管这些人是中国人,在中国的学校教书,但是他们仍然做外国的问题,用外国的数据,这个指挥棒太有力了,不是利益的利,而是力量的力,这对我们非常不利。它真是引导了我们的研究,中国问题导向的高质量研究非常非常的少,我觉得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问题,刚才讲到中国经济学的痛点和难点,我觉得这既是痛点也是难点。

  为什么说是难点?既然国外指挥棒不管用,我们能不能用国内指挥棒,我们期刊不负责任发大量烂文章,国内的学术评价体系非常不完善。它不是导向问题,而是技术上非常粗糙不精确,国外的导向尽管有一定的公正性,但是导向是不对的,而国内的我们评价机制又不够精确,又不够公正,所以我觉得这个才是我们经济学研究发展的很重要的问题。这是中国的社会科学所独有的,数学不会面临这样的问题,因为数学没有用哪个国家数据的问题,物理学、化学都没有这样的问题,只有社会科学才面临这样的问题,所以我们所有社会科学都面临这样的问题,就是我们的指挥棒、我们的导向非常有问题。

  那么从供给的角度来看,我觉得我们也是,在中国做经济学研究真难,也有很多有利的地方,就是我们每天能看到很多值得研究的问题,但是要把这些问题研究深、研究透非常的难,一个是有很多外界的吸引,像张老师说的不独立,我们要开各种各样的会,要做很多行政的工作,这是一方面。还有我们数据的获得性实在是很差。一些在其他国家非常容易获得的数据,在我们这儿非常难获得,也有人能获得,都是动用自己各种各样的资源,我们要成为一个好的经济学学者,首先要是一个好的企业家,否则你得不到这样的数据,你要是单纯的学者想得到数据真的是难,所以这是一个影响我们供给的问题。

  第二个我们有一些特别重要的问题,它的可观察性或可度量性比较差,其实刚才成钢讲到了制度问题,刚才成钢还讲到方法论的发展,说物理学中望远镜曾经起到很重要的作用,而对我们来说要研究影响经济最重要的问题——制度问题,就面临一个很大的困难。当然如果成钢说的用大数据解决这个问题很好,但是我现在还看不到这个前景。我们制度里很多地方太不透明了,我们现在需要的不是望远镜,我们需要X光机,能够穿透这个不透明的表面,能让我们看到里面是什么,如果你研究制度都不知道这里面制度的内容是什么,你没有基本的观察,你怎么能够写好的理论模型来描述个制度,这个我也不知道怎么解决。我就希望我们在体制内的,像夏斌老师这样的人,对制度特别了解的人,能多跟做学术研究的人沟通一下,让做学术研究的年轻学者了解一下制度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张老师说要写好的理论模型,你都没有基本的观察怎么可能写一个好的模型。所以这点上真是希望我们学者也要主动的去找这些对制度了解的人,向他们学习,向他们了解这个制度背景,然后才能作出符合中国、对中国有利的理论模型。

  以上就是当代中国经济学研究的难点和痛点在需求与供给两个层次的表现。

许小年:中国政策制定部门不缺建议,缺常识

“安倍经济学”初露败象

从GDP到GNP:中国经济的全球布局新阶段

9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白重恩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 /  9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财经

更加轻松、好看、有用、时尚的财经资讯及全球金融市场行情。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白重恩:中国经济研究不能盲目崇拜外国指挥棒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白重恩:中国经济研究不能盲目崇拜外国指挥棒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弗里曼经济学讲席教授,清华大学中国财政税收研究所所长,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白重恩发表重要演讲,从需求和供给两个角度分析当代中国经济学的研究困境。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82453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