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五年,中国经济还会高增长吗

发表于  2015/09/10 13:50   约7分钟

  近日,由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和中信出版社联合主办的“中国未来五年的增长与改革暨《北大国情报告:在朗润园读懂中国》新书发布仪式”在北大朗润园举行。北大国发院名誉院长林毅夫教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研究部部长赵昌文,北大国发院教授、中国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卢锋,北大国发院副院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黄益平教授和北大国发院教授、中国卫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刘国恩,纷纷站上【朗润·格政】讲台,解读中国改革,助力中国崛起。


国企改革不是要让国企消亡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研究部部长赵昌文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研究部部长赵昌文

  众所周知,国企改革仍然是推进现代化、保障人民共同利益的重要力量,因此要在坚持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和市场经济方向的前提下推进。国企改革现在的主要目标首先是做强、做优,然后是做大,逐步提高国有经济的活力、控制力、影响力以及抗风险能力。

  国企改革需分为三类。第一类商业型国企要推进股份制改造,实现整体上市。第二类公益型国企要加强内部治理结构,尽可能降低运营成本,提高效率。第三类自然垄断型国企要符合“政企分开、政资分开、特许经营、政府监管”的方针。

  作为国有资本的代表,国资委授权的出资人不能成为直接的生产经营主体。国有资本布局的结构调整,不是体现在让国企消亡,而是体现在股东的进退。

  国有企业的公司治理结构和激励机制问题至关重要。应正确协调好国企内董事会和党组织之间的关系,处理好上级公司和下级公司之间的关系,允许将部分国有资产转化为优先股,在一些企业内探索实行员工持股等。

和中央国企相比,地方国企数量上占多数,改革任务也不尽相同,地方国企改革要和地方债的化解、投融资平台的清理和财税体制等问题相结合。(阅读原文

中国正处于结构调整关键时期与周期调整最后阶段

北大国发院教授、中国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卢锋


北大国发院教授、中国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卢锋

  周期规律是制约宏观经济运行的基本规律之一。中国经济的高增长在周期性波动中实现,而这次周期调整无疑时间更长,内容也更加复杂。原因在于:第一,从扩张失衡环境背景看,通过高额投资派生出的产能过剩需要较长时间来消化;第二,从扩张失衡形成机制看,中国经济面临更为复杂的存量调整和局部资产负债表修复问题;第三,从调整进程短期中断看,大规模的经济刺激行为中断了早先调整,加剧了失衡;第四,从叠加结构调整特点看,要素价格上升和重工业接近峰值倒逼转型升级。

  新一轮扩张失衡形成特点有四个方面:一,外部失衡对货币信用扩张产生重要影响;二,通货膨胀更容易传导为资产泡沫化压力;三,金融抑制环境下影子银行与地方债务扩张;四,权利寻租收入飙升客观上助推扩张失衡。

  虽然承受多方面代价,成效却依然显著。本轮调整消化上游部门过剩产能,调减商品和资产虚高价格,限制政府债务扩张,监管影子银行,而且转变“政策是跌出来的”预期。

  周期与结构双重调整塑造了近年中国宏观经济走势。目前处于结构调整关键时期与周期调整最后阶段,中国经济仍面临下行压力,有必要加大稳增长与防风险的政策举措,使关键领域的深化改革取得突破性进展,并由此提升经济潜在增长率,充分释放市场创新力量,激活新经济增长因素,更好发挥新型大国能动性,有效拓展全球经济增长空间。

不应把金融市场放在实体经济的对立面

北大国发院副院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黄益平教授


北大国发院副院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黄益平教授

  中国金融体系改革发展到现在取得了显著进步,规模很大且机构完备,但是问题在于政府对金融体系的运作干预明显。为何在中国金融体系中市场机制失效呢?首先,过去传统的“双轨制”模式(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双轨制,产品市场和要素市场的双轨制),尤其是金融抑制已经引发了很多结构性问题和风险;第二,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阶段,需要有新的金融形式与金融渠道来支持创新和产业升级。最重要的是要放开准入,开放市场,改善监管。

金融改革中有哪些问题值得关注呢?首先,不应该把金融市场放在实体经济的对立面;其次,在金融改革中是否愿意相信市场?第三,在金融改革的过程中还需要一些改革的秩序和前提条件;最后,要提高金融资源的利用效率,保持金融体系本身的稳定,使金融体系充分支持实体经济。(阅读原文

新龙头产业与医改使命

北大国发院教授、中国卫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刘国恩


北大国发院教授、中国卫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刘国恩

  研究表明,医疗卫生的开支的比重是收入增长比重的1.6倍,人类对健康的需求不会尊重边际效用递减的约束,但对健康投资所带来的边际效应是递减的。而且相比欧美发达国家,短时间内中国仍然会在劳动力要素上具有比较优势,因此从相对衰落的制造业转型到现代服务业是必然选择。医疗健康行业才是21世纪中国经济的龙头产业,投资健康、医疗行业一定会促进经济增长。

  中国医疗体制改革必须解决两大问题:筹资模式和服务模式。医疗服务的需求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同时医疗服务供需双方具有信息不对称性,因此医疗服务需求风险很大。中国原有的医疗筹资制度,即以公立医院为主的“补供方”模式,需要被改革成为新型模式,即全民基本医疗保险的“补需方”模式。这需要完善全民基本医保,建立大病医保,并且促进多元商业医保。

  医疗服务模式的改革则艰难得多,主要有三个方面:首先是分级诊疗,应实现急诊、住院在医院,普通门诊在诊所的模式;其次是结构改革,应发挥医保“补需方”配置资源的关键作用,助推基层全科医学体系的建立,并促进医生多点自由执业;最后是技术创新,应实现“互联网+”医疗,全社会范围内有效调动和配置医务人员。

中国经济增长放缓,靠“买买买”扭转?

李稻葵:中国经济转型需要“针灸疗法”

解决住房问题,是靠市场还是靠政府?

4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以国家发展为中心议题,立足于改革与现代化实践 /  14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财经

更加轻松、好看、有用、时尚的财经资讯及全球金融市场行情。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下一个五年,中国经济还会高增长吗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下一个五年,中国经济还会高增长吗

改革与发展已成为当下中国国情的重要组成部分,国企改革的前路应该怎么走?金融体制改革如何才能充分支持实体经济?医疗制度应如何改革?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82229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