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有意思的病,和有点意思的道歉

发表于  2015/09/09 15:01   约5分钟

  每天读新闻的时候,就像在布满海藻的水域里潜水。“这个有意思,那个没意思”,眼睛代替大脑不时做出冒失的判断。那么,对于我眼睛里那个神秘的分拣者来说,有意思和没意思究竟有什么区别呢?如果一定要给个解释,大概可以这么说:有意思的事情总是包含某种诗意的成分,某种多义的、含混的、不透明的东西,它让你下意识地兴奋或紧张;至于没意思的事情,它就是没意思。估计看到这里,有人就不耐烦了。

  还是说说有意思的事吧。安徽省高院在一家地方性晚报上登了一个公告,它的面积比一块豆腐还小,但还是被眼尖的家伙发现了。因为它是一个道歉公告。三年前,安徽省高院在审理一桩轰动性的非法吸储案时,维持了亳州中院的判决,但两级法院的判决却被最高法院撤销了。案件重审时,检察机关对被告中的19人做出了不起诉决定,一下子把安徽高院给闪着了。在当事人的一再要求下,安徽高院决定支付赔偿金,并登报道歉、消除影响。

  高级法院在报纸上登公告给当事人道歉,这事儿实在太新鲜了。过去,有的冤假错案在平反时,公检法机关会向当事人或其家属当面道歉,但登报道歉这种事几乎不会发生。沉冤得雪,还得到了国家赔偿,一般人这时候都会发自内心地“感谢政府”,哪里还好意思提出公开道歉的非分要求呢?但亳州这个案子的当事人可能比较执拗,坚信自己是被冤枉的,所以非要法院给恢复名誉不可。那么,安徽高院该不该道歉呢?不好意思,我又要说,这事儿需要“辩证地看”。从情理上说,法院判错了案子,给当事人道歉也算合理。但从法律的角度看,法院未必就有道歉的义务。错案的发生有多种原因,责任未必都在法院。如果每一起错案都要道歉,不仅法官们忙不过来,法院恐怕也要变成“道歉机关”。

  法院要不要道歉,不仅要看是否存在这样的法定义务,还要看道歉对法院和法律的形象有无正面价值。如果大多数人都认为道歉对法院的形象有好处,我不反对法院道歉。但是,如果存在矮化法律的可能性,就应该三思。一个社会要想实现长治久安,法律和司法的权威是必不可少的。这种权威来自公正审判、来自依法纠错,而不是被动地打人情牌。安徽高院的道歉或许可以安抚人心、息事宁人,但它对法治本身究竟有什么积极意义,还真不好说。

  前几天和家人去吃涮羊肉,在叫服务员加汤时,我特别地小心和客气,生怕出现意外情况。因为我记得,朋友圈里都在说,别惹我啊,我有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这个拗口的精神卫生术语为什么如此流行呢?因为南京交管局微博发布调查结论说,撞人宝马的司机在作案时患有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有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坊间因此一片哗然,有人说,司机现在分为三种:司机、女司机、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司机。对这种歧视女性的说法,我当然是坚决反对的。

  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是一种很有意思的病。好好的人,忽然就可能发病。发作完了之后很快又好了,跟没事人一样。要我说,这个病本身就是个神经病。大家之所以质疑鉴定结果,恐怕跟这个病太神经也有关系。

  有钱和有权的人要想减轻刑事责任,患上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是个不错的办法。它矫如神龙来去无影,雨过天晴不留后患,你见过这种不需要吃药打针做理疗就能自愈的病吗?但转念一想,万一宝马司机在作案时真的是犯病了呢?从当时的报道情况看,这种可能性还不小。如果侦查机关和审判机关压根不考虑嫌疑人的精神状况,或者明知他有精神疾患也铁面无情,那岂不是很不人道也很不公正么?要摆脱这个两难困局,就不能只凭个人好恶下判断。首先要尊重科学,再不靠谱的病,那也是教科书上明确记录的病,如果南京脑科医院不能令人信服,那就再找一个名声好点的鉴定机构。更重要的是,还要相信法律。罪与非罪、轻罪与重罪,只有法院才能做出最终结论。一个鉴定结果,还远不是司法结论,用不着那么着急上火。

  舆论对鉴定结果做出过激反应,说到底还是对司法不够信任。当然,也有可能是对宝马这个车型不信任。既然能开宝马,就有可能左右司法。很多事情就是在这种杯弓蛇影般的集体无意识中,开始变得有意思的。法院虽然还没出场,就已经成了躺枪的主角,这不是也很有意思吗?

  一个在持久的转型中有点没型的时代,会出现很多不该出现的现象。这话太绕了。我其实想说的是,有的有意思的事情,在任何年代任何社会都很有意思。另一些有意思的事情,只在当下、在这里才有意思。后一种事情越少,社会就越健康。还是太绕,就这样吧。

  (来源:团结湖参考)

利益调整,被触动的想必不会只是灵魂

没有犯罪感的人都在跳舞

在世故的世界,妄想狂也不算太坏

57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43297 次阅读    18 次回应

专家

蔡方华

《北京青年报》评论员 /  13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很有意思的病,和有点意思的道歉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很有意思的病,和有点意思的道歉

一个鉴定结果,还远不是司法结论,用不着那么着急上火。舆论对鉴定结果做出过激反应,说到底还是对司法不够信任,当然,也有可能是对豪车不信任。很多事情就是在这种杯弓蛇影般的集体无意识中,开始变得有意思的。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82138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