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国恩:中国经济还有很大的潜力

发表于  2015/09/08 18:42   约6分钟

图为北大国发院教授、中国卫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刘国恩

  近日,在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和中信出版社集团联合主办的“【朗润•格政】中国未来五年的增长与改革暨《北大国情报告:在朗润园读懂中国》新书发布仪式”上,北大国发院教授、中国卫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刘国恩发表演讲。本文根据演讲内容整理。


  中国经济新常态的一个视角是增长速度的变化。中国经济增长速度目前面临减速的情况,应该更多的去讨论减速的主要原因。这个原因概括起来无非就是两大类的主义:一类是相对来说短期的经济周期的变化导致的目前经济增速暂时的减缓;一类是相对长期的、发展阶段的转型。如果是前者,那么我们可知利用的手段,更多的可以放在依靠政府出手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调控上来,因为它是短期的周期性的一个影响产生速度减缓。所以反周期的调控手段是可知力度的。反之如果这次增速的下降不是短期的周期性的变化,而是相对长期的阶段性的、发展阶段的转型,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干预不应该成为我们的主要手段。主要手段显然应该集中在技术进步和生产率的提升上面。

中国经济的潜力依然很大

  

  目前国内外的学者,特别是国外的学者对中国经济确实不怎么看好,很多人认为中国确实会步上类似于日本当年的后尘,就是增长面临了一堵墙,越不过去。要想去理解这些国外的学者们对中国经济的悲观判断,可能要从两方面来思考。

  第一,中国14亿人,内需市场的潜力还有多大?把中国和日本比较起来,其实是比较明显的。在美国80年代末日本经济减缓的时候,他的收入已经是世界发达国家的高收入的水平了。而中国今天的人均收入仅仅在7000美金左右,所以离高收入水平还有相当的距离,这是从需求的角度来看。也就是说中国14亿老百姓的内需潜力,是比日本当时经济增速减缓的时候,要大的多得多,这是从需求角度来看。

  第二,从生产潜力的角度来看,中国目前的要素生产率是不是已经比较接近发达国家,特别是以美国为基准的这个水平?这个幅度空间还有多大?这里我引用加拿大一位华裔经济学家,朱晓东,在2012年发表的文章。这篇论文里面朱教授用了非常翔实的数据和理论,比较了中国现在总和的全要素生产率的水平,以美国做参照。那么他发现日本,包括亚洲四小龙,在当年经济起飞的时候,也经历了一个高速的增长,包括韩国都超过了两位数字的增长。他们当时的全要素生产率是在美国的20%左右,在哪个时候他们停下来了呢?大概都是在美国全要素生产率的60%左右,他们减缓下来了。

  中国今天的全要素生产率满打满算才大概接近美国的20%,也就是刚刚达到四小龙和日本当年起飞的那个水平。所以从内需的潜力还是从生产的潜力来看,中国都不具有日本当年增速停下来的同样的条件,潜力是无比的巨大。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我比较认同林毅夫教授的乐观判断。

提升生产率要靠技术创新和资源配置

  为什么中国目前会出现增速的减缓呢?大多数经济学家的共识应该是集中在我们生产出来的产品和服务供需脱节的点上,每一年有60几万亿的新增产品和服务生产出来,还要卖掉,这不是一件易事。如果我们生产出来的产品和服务供需脱节,那么就面临着你明天要再新增,就非常困难了。如果主要问题是停留在我们的需求和供应脱节上面,要么是供过于求,要么是供不应求。这两个矛盾同时出现,往往就是在政府干预频频,或者说国营企业偏多的产业和市场上。

  因为如果在一个市场主体或者民营企业为主的市场上,如果生产出来的产品和服务供需脱节,他会血本无归。所以对于他们来说,他天天都在思考,我今天生产的,明天生产的,后天生产的产品和服务能不能卖掉,能不能跟市场需求对接。所以我们要解决当前中国的供需脱节的问题,很显然我们必须要减少政府行政规划和国营企业干预经济的程度,没有其他道路可走,这是一个基本判断。

  从长来看,如果提升全要素的生产率是任何一个经济体必须依靠的根本之路。那全要素的生产率取决于两个条件。一个是技术类创新,一个是基础条件决定的配置效应,这里的基础条件包括制度的、政策的,甚至包括地理位置的,还包括文化的。技术创新是这里边的核心要素,克强总理给出了八字方针,叫全民创业,万众创新,以全民创业作为条件来带动万众创新。创新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属性,就是他是很难有预测性的。创新是极具不可预见性的。创新的源泉主要来自于草根的全民参与,而不是自上而下的计划。国家有目的的去进行攻关是很难达到创新的目标的,包括中国历史上的四大发明,没有一个是集体攻关或者政府计划推动下的产物。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政府的决策部门,事实上意识到了,否则就不会出现克强总理提出这八字方针来。新一届政府能提出这个口号,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三中全会特别强调了,与这个八字方针很一致的一个资源配置的原则,叫做市场配置资源应该成为中国的决定性的手段,从而才能够更好的发挥政府的作用。如果把它再具体诠释出来,我的理解,如果如何在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的同时,可以更好的发挥作用。我想除了保驾护航,别无他选。政府保驾护航的内涵就包括开放市场,促进有效公平的竞争,特别是减少产业政策的各种各样的干预。刚才您说的创新的难预见性是我们改变不了的一个基本属性。格力电器的董事长董明珠认为,企业创新不需要国家的产业政策扶持,只要有公平竞争的环境,企业自己就可以做好。

  (作者:刘国恩 北大国发院教授、中国卫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蔡昉:改革红利不是一个空洞的词

中国经济的”隐形推手”:勤俭和教育

赵昌文:国企改革五大问题的新共识

11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以国家发展为中心议题,立足于改革与现代化实践 /  14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刘国恩:中国经济还有很大的潜力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刘国恩:中国经济还有很大的潜力

中国今天的全要素生产率满打满算才大概接近美国的20%,所以从内需的潜力还是从生产的潜力来看,中国都不具有日本当年增速停下来的同样的条件,潜力是无比的巨大。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82109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